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2017药明康德生命化学研究奖颁奖典礼讨论环节实录

2017药明康德生命化学研究奖颁奖典礼讨论环节实录

来源:生物谷 2017-12-09 12:00

感谢我们今天所有在现场的演讲嘉宾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演讲。在我们今天的颁奖盛典上面,为了增加大家对获奖者的了解,探讨未来医疗行业的发展发现,下面进入到专题讨论会环节,下面有请主持人,他是奖项评审委员会专家、药明康德执行副总裁、首席战略官兼首席商务官杨青博士,同时有请上台参与讨论的各位嘉宾,他们是本届药明康德化学研究奖“杰出成就奖”获得者,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吴一龙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病理系医学院副院长卢煜明教授,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周德敏教授,以及“科技成果转化奖”获得者,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夏宁邵教授。

杨青: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同事,最重要的是各位获奖者,让我们再次热烈的对各位获奖者表示热烈的祝贺。就像刚才王志珍院士所说的一样,每位获奖者都有非常好的在前沿上的洞见和最新的看法,我们今天也做了一个小小的尝试,在今后要有更多的迭代,因此在今天安排了一个论坛和讨论的环节,让我们听听学术大咖的分享和他们的科研成果,让我们感受到科研前沿的魅力。我下面主持的论坛会分几个部分,首先每一位获奖者花几分钟的时间,简单描述一下他们获奖的工作,以及获奖的感言,首先有请吴一龙教授,他的获奖项目是肺癌精准诊疗体系的建立与应用。

吴教授:我做了大概20年在肺癌的基础医疗方面探索,我们从2004年开始,瞄准了肺癌的突变跟治疗的关系,跟香港的一位教授一起做了一系列的临床试验,这个工作让全世界的肺癌患者治疗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病人的存活期从八个月提高到40个月。这就是我做的工作。

杨青:谢谢吴教授,下面有请卢煜明教授介绍一下他的工作和获奖感言,他的获奖项目是无创性产前诊断的发展与应用。

卢教授:我的研究是做产前诊断的,很多科学家也希望可以发展出一个方法,做产前诊断没有危险的方法1997年,我刚从英国回香港,就在想,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所以我就拿了一点点孕妇的血浆,把它煮五分钟,然后再去检查,发现孕妇的血浆有男性的DNA,这是全世界第一次发现原来孩子的DNA会在母亲的血浆里面出现。很多人在想,这个方法可以做性别的诊察。而我们用11年把这个方法发展出一个无创产前诊断的方法,筛查胎儿唐氏综合症。这个方法在2011年,在中国第一次做,现在中国每年已经有400万人使用,在90多个国家也有,可以说是最快的基因组的诊断方法。

杨青:谢谢吴教授。下面我们有请周德敏教授分享他获奖的工作,他的获奖项目是病毒直接转化为活疫苗和治疗性药物的通用方法。

周教授:我自己主要是做基于化学和生物学的交叉,建立医学和药物学的新方法。追溯到2002年2003年,当时我们SARS爆发,医生护士都有去世的。因为我是学化学的,我自己就在想,为什么这个疫苗就这么困难呢?现在大部分疫苗通常都是用病毒的蛋白的一个成分或者两个成分,效果不太好。我自己在想,增加多个成分,最好把活病毒整个做一个全新的,把它作为疫苗来研发。把生命科学问题凝练出来,我们就有办法了,在活病毒上加一个开关,在正常人体上是关的,但是我们把这个开关打开,就是完整的病毒,但是在人体内又不能复制,这样就保留了病毒的完整性,最后效果也比较好。我想这种方法将来可以应用在更多的病毒上。

杨青:谢谢周教授,请第四位获奖者,夏教授来给我们讲一讲。夏教授的获奖项目是传染病创新疫苗和诊断试剂的成果转化。

夏教授:我1995年到厦大,首先做诊断试剂,后来慢慢地往疫苗方向走。我们做出来的艾滋的诊断,在1999年的时候,把国内第二代变成第三代。2001年获得了国家二等奖。后来研制出戊肝疫苗,在2012年已经正式上市,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疫苗。我们宫颈癌疫苗是国内第一家报到国家药监局去的宫颈癌疫苗。

杨青博士:刚才我们听四位获奖嘉宾简单的陈述了一下他们的工作。我们都知道,学术的道路是漫长的,科研的工作是靠多年的积累,尤其是刚才卢教授讲到,实际上是20年前,在煮方便面的时候突然有这个想法,所以科学中的灵光一现需要很多的积累。我们在各个领域,生命科学,尤其是数据科学领域,都在大步前进,影响我们人类的生活和健康。所以我也想请四位专家畅想未来,一方面谈谈自己的领域,在自己的实验室有什么激动人心的事情,还有什么黑科技,能不能提前给我们分享一下,让我们知道您有哪些可以让我们期待的新的发明和创新。

吴教授:其实我们的工作是一贯性的,每个工作现在看到只是前几年开始做的总结。今年和明年、后年都是现在已经开始的工作。我非常期盼的是明年我主导研究的中国第一个肿瘤免疫治疗的药物将会上市,目前在这一方面是空白。我更为期盼的是,现在药物学发展到今天,中国老百姓很多的药是用不起的,这是我们临床医生面临的一个问题。我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们一定要帮助扶持我们民族企业的药品能够尽快上市,才能真正的照顾老百姓。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时间,我们有很多民族的企业产品同样会来照顾到老百姓。我想这样两个方面结合起来的话,我们才是有价值的。

杨青:谢谢吴教授,他不但是科学上的领头人,更是有情怀有梦想的。我们有请卢教授分享一下,您对您这个领域前瞻性的发展,可以是自己的实验室,或者更大的。
卢教授:其实胎儿在孕妇身体里的情形,和肿瘤在身体里的情形很相似,我们前几年就问,有没有可能用我们产前诊断的方法用做瘤肿的诊断,我最近最有兴趣的就是用这个方法来筛查DNA,我们在香港做了两万人的试验,发现用我们这个方法去筛查肿瘤以后,我们可以把这个早期的肿瘤DNA从20%推进到70%,他们的生存率增加10倍。因此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可以在中国把这个技术做出来。如果我们可以这么做的话,死亡率应该减半。再靠前一点,如果我们可以把这个方法去推进其他的瘤肿的话,我想癌症这个病魔对我们的影响应该会大大的降低,谢谢。

杨青:谢谢卢教授,我们可以看到科学的工作是从实验室,最后走到了社会,最后是造福于社会。

周教授:在这里特别感谢国家的“973计划”,我们国家的长期的基础的投入,最终会化来很好的成果,到时候自然水到渠成。我非常感谢我当时2009年回国以后,有一个973项目,叫基于蛋白质定点的修饰。在这个工作基础之上,我们一直想做的是病毒载体,做基因治疗,我们想实现病毒载体的治疗,定点输送到定点细胞里面,来干预基因,这是我们想做的。自从有这个设想,到这个工作完成,半年的时间,到正式发表,四个月,对我来说是一个奇迹。我特别感谢国家在基础方面的投入,到了一定程度自然是水到渠成的。我一直想做的是基因治疗,在病毒载体上加入特定的靶头,来特定的感染,避免感染其他细胞带来副作用,是我们做的工作。

杨青:我们请夏教授分享。

夏教授:在宫颈癌方面我们是在进一步的研究,也是上一个月,我们的第二代的宫颈癌疫苗已经通过了皮试。我们现在实验室正在攻关的是第三代宫颈癌疫苗,但是这个难度比较大,我们希望是六个蛋白能防21种HPV,这是比较大的难度。这一块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们经过基因改造,去掉一个独立基因的疫苗,他去掉的这个独立基因是不感染皮肤,不感染神经的,我们这个月正式申报到药监局,治疗性的乙肝蛋白。希望未来在肿瘤和乙肝的治疗做出更大的贡献。

杨青:我们看见一个一个疾病,就像一座一座山峰,它们都有机会在我们最新的科学,最新的研究方面慢慢地低头。首先我要特别祝贺我们的两位嘉宾,在今天早上刚刚出炉的《Naturebiotechnology》“2016年20大转化研究者”(Top 20 translational researchers of 2016)榜单上,就有我们两位获奖者卢教授和夏教授,这当然是表明了他们工作的出色,同时还列出来了他们的专利是怎样被引用的。我下面是问每一个获奖者一个具体的问题。夏教授,因为您在全球转化方面已经有这样的经验,而且您现在的工作不但在国内有影响,而且已经走出国门,在“一带一路”的国家都开始应用。您分享一下科技成果在走向国际化的过程中 ,有哪些感悟和哪些体会。

夏教授:国际化方面,说实在的,我们是有一些痛苦,真的不容易。但是也有些许的自豪,我们的疫苗得到了挪威政府的支持,在孟加拉做临床。这次也得到了美国NIH的支持,明年在美国做一期临床。

杨青:这就是作为先驱者,谢谢。我想这个是代表了中国科学界能够走出国门,我们的科研带动国际上摸索出一条新路。周教授,您刚才说到基因治疗,去年欧盟批准了基因治疗的药物,在美国也有各种各样的基因治疗的药物,您觉得对中国的工业界和学术界来说,在基因治疗领域有什么样的机会?
周教授:谢谢,我想生物治疗是代表当前新药研发的一个朝阳方向。我相信基因治疗是继免疫治疗之后的又一个大的突破。我想这是代表了一个很重要的方向,虽然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起步很早,但是中间没有跟上。转化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特别希望大学和企业,加强合作,推动科研成果转化。同时,虽然现在基因治疗费用较高,但是它是从源头上进行治疗,是中国未来一定会走的路。

杨青:卢教授,您开创了无创产前诊断,很多行业的预测说,这个趋势还会继续,我们会越来越便宜,越来越精准地测序,越来越海量的数据。这样一个发展趋势,在今后5年10年,对无痛产前诊断及相应的领域有什么大的影响?

卢教授:基因治疗在未来10年,或者是20年,应该是我们普通治疗的一部分,我们应该更好地准备迎接这一天的来临。比如说在香港医院管理局,也没有这个基因 治疗,我们要把它放在风控医疗里面。目前没有特别的法律去管理他们可能用DNA来筛查等等,我想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去讨论这些问题。

杨青:谢谢,我们也很期待。吴教授,我接着您刚才说的那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关于免疫治疗的,您在行业中绝对是世界性的,现在又对肿瘤免疫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您怎么看以生物药为基础的肿瘤治疗和化学药治疗,您现在是不是像武侠小说中一样,用两种利器,可以双手互搏?

吴教授:我觉得有两种还不够,还有更多的武器。随着对疾病认识越来越深,我们的武器会越来越多。虽然这几十年在全球奠定了我们自己的位置,但是它只是涉及到我们疾病的其中的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现在还在研究。我觉得中国必须走出自己的路子出来,不能说人家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现在最大的一个机会就是,我们现在来做的话是跟全球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沿着人家的路,我们又是落后别人的。中国这几年的进步就是病人的基数,这是任何一个国家没办法比得上的,这恰恰是我们选择病人最好的基础。我觉得两个武器不够,要更多。

杨青:的确是这样的,所以中国有历史的机遇,很多新兴的技术,中国和全球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们论坛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最后有一个选答题,大家都知道,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了健康中国2030,十九大以后,“健康”被摆在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们在美好新时代,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面,如果要为中国的年轻学生们、研究者们,包括一些正在实验室里面非常努力的在攀登科研高峰的早期的研究者,根据我们创新的前景,你们有什么对他们有什么寄予,有什么期望,欢迎大家分享。

卢教授:我想现在应该是年轻人有史以来最好的机会,去做他自己想做的,去发现从来没有人发现过的事情。我鼓励他们去加入科学家的行业。

吴教授:借用一句俗话,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对所有人的机会都是一样的,所以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把握好今天你就会创造出未来。

周教授:希望我们的论文不仅仅是发表在CNS上,更重要的是书写在祖国的大地上。

夏教授:我刚才想要说的卢教授已经说了,所以我就不知道说哪一句话了。我觉得确实年轻的人现在机会是比我们那个年代要好得太多了。各种各样的人才计划,我想应该把握好这样的机会,谢谢。

杨青:我代表我们组委会再次请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观众、各位同事,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我们四位获奖嘉宾精彩的分享和满满的正能量的期许,这个论坛环节让我们更加了解他们的工作,和他们的情怀和希望,谢谢大家。(生物谷 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