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

国际、国内药企的新药研发情况即时跟踪。新药是指化学结构、药品组分和药理作用不同于现有药品的药物。根据《药品管理法》 以及2007年10月1日开始执行的新《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新药系指未曾在中国境内上市销售的药品。

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新药 » Nature综述:RNA药物极具想象空间

Nature综述:RNA药物极具想象空间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 2017-12-04 11:49

 

RNA药物研发虽然也已有30年历史,但目前全球上市的RNA小分子药物屈指可数:Vitravene (Fomivirsen)、Macugen (Pegaptanib)、Kynamro (Mipomersen)、Defitelio (Defibrotide)、Exondys 51(eteplirsen)、Spinraza(nusinersen)……

11月28日,《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发表一篇题为“Small molecules against RNA targets attract big backers”的综述,文章中谈到了像诺华、默沙东、辉瑞这样的大公司在RNA靶点及与之对应的小分子方面的布局和发现,也提到了像Arrakis Therapeutics和Ribometrix这样的初创生物公司是怎么跟大学教授合作做成果转化的,还从科学界角度谈到了RNA靶点成药的可能性及挑战。当然最后科学家认为,RNA靶点可应用的疾病领域还是非常具有想象空间的。

产业界

一直以来,因核糖核酸(RNA)半衰期短容易降解及基因测序技术限制,RNA并没有成为药物研究中的最佳靶点。随着化学稳定性的改进及基因测序的飞速发展,靶向RNA的小分子药物成为了临床上的新宠。诺华、默沙东、辉瑞制药和一些小型生物公司已开始布局靶向RNA的小分子药物,希望解开那些一度不可成药的靶标和新生物之谜。

诺华在开发脊髓性肌萎缩(SMA,也就是霍金罹患的疾病)疗法时,经过多年的表型筛选,才发现候选药物LMI070 能够提高SMN蛋白表达量,原因是该药物可以与RNA靶点结合。“LMI070与细胞的剪接机制和SMN2基因生成的mRNA前体(pre-mRNA)相结合,从而调节外显子剪接并且增强功能蛋白的生成。”诺华负责罕见病开发的主管Rajeev Sivasankaran兴奋地说,“我们发现了一个用小分子有选择性地靶向剪接过程的创新机制”。如今,LMI070正处于治疗SMA的临床II期试验中。

除了诺华,默沙东和辉瑞也各自独立地通过表型筛选发现了靶向RNA的小分子,并加速了他们在此领域的探索深度。此外,一些最近成立的生物公司,包括Arrakis Therapeutics和Ribometrix,主要聚焦在利用该技术,解开无法成药的靶点之谜。

辉瑞公司无意中发现了一种能够与人类核糖体相结合的小分子。它能够有选择地与PCSK9转录生成的初始多肽链相结合,从而阻止PCSK9蛋白的合成。

默沙东已经从不同的生物学领域中找出了超过40个不同的RNA靶点,并正在开发不同的技术来探索RNA领域和转录子组,他们发现能够几乎像进行传统小分子筛选项目一样针对RNA靶点优化小分子先导化合物。

今年完成3800万美元A轮融资的Arrakis公司在开发中发现一些问题,譬如RNA靶点通常没有“活性位点”,这样就比较难预测什么时候小分子与RNA的结合能够对生物功能产生影响,以及它是如何调节RNA折叠、mRNA剪接和核糖体的处理过程的。因此他们正通过生物信息学手段,基于预测的结构特征来找出RNA靶点,计划明年进行1000个高通量筛选实验来发现与RNA靶点结合的候选化合物。不过他们所采用的算法究竟是否准确,暂时也没有很有力的证据。

科学界

核糖体是由核糖体RNA和蛋白构建成的分子,这个自然不用说。核糖体RNA几乎在所有细胞中都表达,表达量非常高,核糖体上有很多裂缝和口袋能够让小分子与它相结合,因此它相对较容易成为小分子的靶点。理论上,小分子可以用来靶向多个RNA靶点,其中包括RNA复合体、mRNA和非编码RNA

虽然已有研究结果对小分子靶向RNA作出了概念证明,但是该领域仍然需要面对很多未被解决的问题。许多主流科学家都不太相信有选择性地靶向RNA的药物是能够成功的。

佛罗里达Scripps研究所的Matt Disney博士发现了一个名为targaprimir-96的小分子,它可以与microRNA-96的前体(pri-miR-96)相结合。pri-miR-96经过RNA突变生成miR-96,它是一种致癌的miRNA,能够降低FOXO1的活性,对导致乳腺癌有重要作用。

Targaprimir-96通过与pri-miR-96的结合,阻断miR-96的生成,提高FOXO1活性并且在肿瘤细胞中可以导致细胞凋亡的发生。不过,Disney博士发现targaprimir-96并没有遵守类药五规则(Lipinski's rule of five),因此他觉得它的可成药性值得商榷。

此外,他还发现了能够调节miR-210生成的targapremir-210,前者可通过缺氧诱导因子 (hypoxia inducible factor, HIF) 信号通路在三阴性乳腺癌细胞中增加细胞凋亡的发生。如今他正在对这些化合物进行先导物优化实验,同时他也在与生物技术公司合作,试图通过靶向其它RNA发现创新药物。

杜克大学的化学家Amanda Hargrove博士团队对100种靶向RNA的配体进行了化学信息学分析,发现用于靶向蛋白质的化合物库是也适用于靶向RNA,这意味着这些物质在后续的溶解度、细胞渗透性和毒性方面出现问题的风险会减少。

适用范围

从医疗领域的角度来说,Disney博士坚信RNA在生物学中的作用是无限的。在他看来,几乎所有的疾病都被某个RNA控制着。这些领域包括但不限于肿瘤、神经疾病、传染病等。

其中,肿瘤领域的RAS和MYC蛋白的无法成药性已经阻碍了靶向它们的小分子药物的开发,研究人员希望通过靶向RNA有更高的成功率。此外,很多非编码RNA在肿瘤细胞中出现异常,导致蛋白表达图谱的大幅度改变,研究者则希望能在这些蛋白和非编码RNA方面取得突破。

神经疾病领域则是以亨廷顿病为例,在HTT基因和mRNA上出现的CAG扩增会导致有毒蛋白的积累,因此科学家将重点放在了携带三核苷酸重复序列扩增的mRNA上。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NA科学家和Ribometrix公司的联合创始人Kevin Weeks博士则认为,如果谁能可靠地靶向RNA,他将为医疗方式带来重大变革。

当下炙手可热的PD-1药物也是在被发现20年后才获得临床认可和大规模应用的。可以结合RNA的小分子药物虽有挫折,那它的时代是不是也近在眼前呢?(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