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药产业 » 为何139个品规被宁夏踢出局

为何139个品规被宁夏踢出局

来源:E药经理人 2017-11-04 16:08

 

此次之所以取消是因为企业存在不诚信的行为,具体而言,就是企业在进行申报价格中存在瞒报、漏报、错报的情况。

近日,宁夏药品采购中心发布《关于调整、取消宁夏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公开招标和直接挂网(第一批)相关企业药品招标(挂网)资格的公司》,此次公示的中标资格调整和拟取消药品名单共涉及153个品规。

据名单显示,有关企业相关药品(挂网)资格调整名单共包含14个规格,涉及健康元、丽珠、拜耳、正大天晴等知名药企,增删品规各2个。而拟被取消中标资格的则有139个品规的药品,涉及天方药业、西安利君等16家企业。

此前,该消息出台后,有诸多自媒体发布,但是,至于具体的原因,并没有详细的披露,对此,E药经理人就有关问题向宁夏药品采购中心进行了采访。

1虚报价格成主因

宁夏招采中心人士告诉E药经理人,此次之所以取消是因为上述企业存在不诚信的行为,具体而言,就是企业在进行申报价格中存在瞒报、漏报、错报的情况。

今年年初,宁夏招采中心发布了《关于开展2016宁夏公立医院直接挂网采购药品价格监测等工作的通知》,其表示,对于符合《2016宁夏公立医院直接挂网采购药品申报文件》要求,经审核公司的12684个品规(次),进行价格监测。

当时,其便明确要求,生产企业填报的价格信息必须真实、合法、有效,并对提供的信息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错报、漏报、瞒报造成的后果由生产企业自负,经核实后,取消该企业所有产品的挂网资格。”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该通知还做了明确、细致的要求,生产企业填报的价格信息,提交后均不能做任何修改,报价按照每个产品最小制剂单位进行报价,价格保留到小数点后四位。

所以,可以看出,此次虽然有139个产品被取消了资格,但涉及的企业只有16家,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违背上述的明确要求,取消了上述企业的所有产品的挂网资格。

以何判断企业是否存在错报、漏报、瞒报?对此,宁夏招采中心依托其建立的价格检测网络,而判断的标准则来自于企业填写的价格,根据宁夏的要求,企业需填报相关药品2017年1月22日(含)之前在全国所有省份药品集中采购中标(成交、挂网)价格。但是宁夏招采中心拉出各省中标价对比,实施价格联动发现,上述16家企业填报的价格却出现问题,最终导致企业所有产品出局。

2提供虚假资料

此次宁夏挂网采购,对于企业填报资料的要求是:1、生产企业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以及被授权人身份证(同一生产企业只能授权1人进行网上确认);2、上传生产企业提交价格真实有效的承诺函;3、上传生产企业药品供应实施“两票制”的承诺函(企业自拟)。

宁夏招采中心人士告诉E药经理人,此次出现的问题中,除了价格瞒报、漏报、错报之外,还存在提供“虚假证明材料”的行为。

长期以来,在药品集中采购中出现“提供虚假材料”的情况一直存在,此前,市场混乱,但时至今日,药品招标办法施行已经8年,各种制度完善,对于药企的造假行为,监管部门也已经熟稔,所以,招标中材料是否真实监管部门的分辨能力越来越强,一般而言,一经发现便取消中标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提供虚假资料目前正被监管部门越来越关注,除了取消中标资格,更有甚者今后有可能被列入黑名单,禁止至少两年内不得参与竞标。

3主动与被动

除了宁夏,此前,辽宁省采购中心发布的《关于暂停部分企业参与辽宁省药品集中采购和配送资格的通知》显示,有87家医药企业被暂停参与辽宁省药品集中采购与配送资格,其中生产企业64家,配送企业23家。其中不乏同仁堂、中美史克等知名药企。

当然,除了被招标部门踢出市场的情况之外,也有企业主动放弃市场,比如说甘肃发布的《关于取消部分药品中标挂网资格的通知》显示,恒瑞、华润赛科等15家企业24个品种因厂家停产、生产线改造、成本上涨等原因,无法保障正常供应,提出废标的书面申请。

无独有偶,10月30日,内蒙古发布的关于公布医药采购网取消挂网资格药品的通知显示,有12家药品生产企业(代理企业)提出取消挂网资格申请,共涉及37个药品。

关于招标进出,在此不一一列举,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进入了各省招标的主要阶段,在各项医改政策制度落地之下,企业需要在市场准入方面仔细研究政策,有些红线是企业不能去碰触的。以目前的情况而言,一旦被踢出局,再进入将会很难。

4药品招标何时退出舞台

9月30日,湖南省公布了《2017年基本医疗保险、工商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透露出的一个风向是,湖南的医保支付标准是按照通用名来制定,这意味着药品在湖南的中标价将成为医保支付的重要参考依据,在药占比、医保控费等政策因素的裹挟下,将进一步影响医生处方。

而就在5天前,湖南省还发布了一条《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通知》,主体内容是落实第二轮国家药价谈判36个品种在医疗机构的采购与报销事宜,其中规定:从2017年9月1日起,湖南省公关资源交易中心将在省医药集中采购平台以国家医保谈判药品价格直接挂网,取消原中标价格。各医疗机构要按新的挂网价格与企业签订采购合同,不得再行议价。前者药品中标价直接影响医保支付,而后者则是医保支付直接影响了药品中标价。

虽然在各种公开场合,医保支付标准规则制定者并不明确其价格制定者的身份,但散落在各类文件中对医保的表述能够逐渐明确的信号是,医保部门作为医疗服务的战略购买者,实际上随着其对自身角色定位的愈加清晰,目前呈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医药产业价格调节的角色正慢慢向医保部门过渡。而确定并影响价格一直是药品集采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一个颇为大胆但并非不可能的预判是,当医保部门在药品价格调节中担当大任之时,就是以省为平台的药品集中采购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

不同的人对达到这个时间点的看法不同,有说10年,有说5年。当然,也有说,让药品集采退出历史舞台,可能性不大。

这里要明确的是,在医药行业从业者的印象中,一般不会太区分药品招标与药品集采两个概念,但事实上,当官方口径将药品招标转变为药品集采开始,药品招标已经成为药品集采所涉及的几种方式之一,“不管是官方文件还是内部交流中,我们都在逐渐淡化招标而更多的提及采购的概念”,一位卫计委官员在一次行业交流会上表示。(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