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抗药物

单克隆抗体通过激活和加强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来抵御病毒细胞的入侵,目前主要用于治疗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及器官移植的抗排斥反应。把单克隆抗体与抗癌药物或毒素结合起来,就成为威力强大的抗体生物导弹,注射到癌症患者血液中,它就会像导弹一样在患者体内追踪并附着于癌细胞上,具有高度选择性。

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单抗药物 » ADC技术平台基本成熟 药物研发面临新机遇

ADC技术平台基本成熟 药物研发面临新机遇

来源:贝壳社 2017-08-22 19:02

抗体药物偶联物(Antibody Drug Conjugates,ADC)是一类新颖的治疗药物,正日益受到全球制药公司的关注。ADC药物由单克隆抗体和强效毒性药物(toxic drug)通过生物活性连接器(linker)偶联而成,是一种定点靶向癌细胞的强效抗癌药物。由于其对靶点的准确识别性及非癌细胞不受影响性,极大地提高了药效并减少了毒副作用。



抗体偶联药物的工作原理

1、ADC药物有望开拓百亿美金级市场

近几年,全球已掀起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研发的热潮。ADC类药物被认为能够更加高效和有效的治疗疾病,在未来将成为治疗疾病的重要手段。辉瑞的Mylotarg、武田和西雅图基因合作的Adcetris、罗氏、基因泰克和Immunogen合作的Kadcyla先后上市,开创了抗体偶联药物(ADC,Antibody drug conjugate)这一大品类。

根据全球知名市场调研公司Research & Markets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未来10年,ADC市场将经历飞速发展。未来10年,预计将有7-10个ADC新药上市,2024年ADC市场将达到100亿美元。

2、国内外新势力给ADC药物研发带来新机遇

抗体偶联药物结合了抗体的特异性识别和小分子毒素的杀伤力,靶向效果突出。对于ADC,生物医药圈的人对其原理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目前全球进入临床阶段的ADC约60多种。曾有不同的专家根据各自的理解将目前处于临床阶段的ADC划分为不同的“代”,但总体看,这些“代”之间的药效、毒性等差异并不大,划分为不同的“代”有些勉强。通常来说,下一代技术应该比上一代技术有革命性进步才能实至名归。而下面我们介绍的这两家公司的ADC技术也许够资格称为新一代ADC。

Mersana Therapeutics, Inc(简称“Mersana”),位于美国波士顿,2017年6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其与众不同的ADC技术渐为更多业内人士所知。出于保护专利的目的,Mersana在公开的专利中夹杂了大量干扰信息,很多同行即便看了专利文献,也难以理解其技术原理。国内虽然有很多文章介绍ADC技术,但鲜有提及Mersana技术的,可能也与此有关。传统ADC技术使用小分子偶联物,这就产生了一个根本矛盾——小分子水溶性差而抗体水溶性好,这必然带来蛋白聚集、毒副作用大的问题。Mersana创造性地使用特定的高分子作为偶联物,这种高分子偶联物水溶性好、可生物降解,不但解决了传统ADC的根本问题,而且在药效、毒副作用方面体现出了显着优势,这种变化是革命性的。

新一代ADC与传统ADC的比较



基于新一代ADC技术的特点,必然会带来新药品种增加、药效提高、毒副作用降低、治疗窗口增大等现象。高达12-20个小分子的载药量可以在一个抗体上同时携带两种小分子药物,高分子偶联物也可以直接递送小分子药物,这些都为技术平台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充足空间。

世界上对于HER2低表达尚无有效药物,而Mersana临床一期的XMT-1522展现出了对HER2低表达乳腺癌的良好药效。



图:Mersana产品XMT-1522 (HER2)药效比较(说明:图片来源于Mersana网站)

从图中可以看出,HER2低表达乳腺癌,使用XMT-1522 仅1mg/kg,60天内癌细胞基本消失;使用3mg/kg,60天内无复发。而做对比的已上市药物,包括传统ADC药物Kadcyla,则效果相差甚远。

美国的生物医药生态系统非常成熟,“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Mersana突出的ADC技术优势,早就受到了行业内资本和大药企的关注。2012年,Mersana提交ADC专利申请后即完成了A轮融资,NEA、辉瑞、富达基金等投资了2700万美元。2014年,Mersana与武田和德国默克达成协议,授权他们使用Mersana的ADC技术平台。2016年10月,世界ADC大会,Mersana的ADC技术平台获“Best ADC Platform Technology”(世界最佳ADC平台技术)。同年,武田扩大了与Mersana的技术合作,达成11亿美元的授权协议,并支付首付款4000万美元。2017年上市时,Mersana披露的已达成的授权协议合同额已达21亿美元。

在新一代ADC技术的道路上,美国的Mersana并非独行者和技术垄断者。我国的诺灵生物医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诺灵”)也掌握了高分子偶联技术,其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平台与Mersana相比,不但毫不逊色,而且在药物代谢控制、药物释放方面更优。诺灵的ADC平台偶联美国Immunomedics公司独家使用的水溶性差、毒性最小的SN-38效果很好,这一点连Mersana也没能做到。

除上述两家公司外,目前尚未出现其他可以使用高分子偶联物的ADC公司。毕竟,这项新技术出现时间不长,而且在高分子偶联物上做文章的难度很高。

传统的ADC技术平台,因为专利容易绕过,所以各药企一窝蜂地追逐,产生了60多种临床实验的药物。如同各药企对当下热门的PD-1和PD-L1的追逐,据说已经有100多种产品进入临床阶段了。这意味着未来上市的药物必然扎堆,赢得市场80%利润的只能是20%的产品。ADC药物也如此,如果技术平台的特性趋同,可供选择的靶点和小分子药物数量有限,上市后的竞争必然惨烈。新一代的ADC技术平台基本成熟,相信这股ADC新势力会给药物研发带来新的机遇。(生物谷 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