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高分辨率成像 » Nature:我国科学家解析出人GLP-1R的高清三维结构图

Nature:我国科学家解析出人GLP-1R的高清三维结构图

来源:生物谷 2017-05-28 15:09


G蛋白偶联受体的七跨膜α-螺旋结构,图片来自Valeryns/Wikipedia。

2017年5月28日/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上海科技大学iHuman研究所和复旦大学药学院的研究人员解析出人胰高血糖素样肽-1受体(glucagon-like peptide-1 receptor, GLP-1R)的分子结构。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5月17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Human GLP-1 receptor transmembrane domain structure in complex with allosteric modulators”。论文通信作者为上海科技大学iHuman研究所创始所长Raymond C. Stevens特聘教授、副所长刘志杰(Zhi-Jie Liu)教授和复旦大学药学院院长王明伟(Ming-Wei Wang)教授。

GLP-1R是B型G蛋白偶联受体(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GPCR)家族成员之一,也是2型糖尿病的一种广为人所知的药物靶标。举例说明,几种针对这种靶标的肽类药物已在市场上销售,这些药物每年的总体销售额为几十亿美元。在全世界,与治疗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相关的成本一年超过2000亿美元。糖尿病在全世界以惊人的速度在增加,近期最为显著的增加发生在中国。

GLP-1R的结构是在与负变构调节物(negative allosteric modulator, NAM)结合在一起时被解析出来的。NAM通过插入到GLP-1R的螺旋VI和VII之间的凹陷处来阻止它被激活,而正变构调节物(positive allosteric modulator, PAM)主要结合到GLP-1R的螺旋V和VI之间的空间上来激活它。Stevens说,“这种结构是GPCR药物开发的最高目标之一。”

几十年来,很多制药公司积极地寻找替换这些肽类药物的口服小分子药物。上海科技大学iHuman研究所宋高洁副教授说,“考虑到结合肽类分子的GPCR存在多种连接点,开发针对它们的小分子药物特别充满挑战。”

王明伟教授说,“这项主要任务起始于2002年,当时我们正在寻找GLP-1R的小分子拮抗剂。我们在开发首个口服的活性GLP-1R拮抗剂Boc5上遭受到的失败经历让我们作出结论:高分辨率结构生物学是药物可靶向性(drugability)的优选解决方案。”(生物谷 Bioon.com)

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欢迎个人转发,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谷”,商业授权请联系我们 。更多资讯请下载 生物谷 app.

原始出处:

Gaojie Song, Dehua Yang, Yuxia Wang et al. Human GLP-1 receptor transmembrane domain structure in complex with allosteric modulators. Nature, Published online 17 May 2017, doi:10.1038/nature22378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