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趣味研究 » 慢性疲劳症研究进展一览

慢性疲劳症研究进展一览

来源:生物谷 2017-05-16 15:34

2017516日 讯 /生物谷BIOON/ ---慢性疲劳综合征(Chronic Fatigue Syndrome),也叫肌痛性脑脊髓炎,是一种神经性的疾病。该疾病会造成大脑紊乱、注意力低下以及炎症反应等等症状。针对近段时间以来关于慢性疲劳症方面的研究结果,我们进行了简单的盘点,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够喜欢。



1. 受到慢性疲劳综合症影响的青少年


最大的慢性疲劳综合症(CFS)也被称为肌痛性脑脊髓炎(ME)的研究, (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到目前为止,近2%16岁少年患有CFS持续超过六个月,近3% 16岁少年患有CFS持续超过三个月。CFS患者平均每周超过半天的时间不在学校。

研究人员观察了575690年代患有CFS的儿童参与者,发现女孩患有CFS几乎是男孩的两倍。这是因为在13岁和16岁之间的女孩慢性疲劳综合症变得更加常见。在家庭中经历巨大不幸的儿童更有可能患有此病。逆境的定义包括贫困住房、经济困难和缺乏母亲的情感支持。

研究人员指出,慢性疲劳综合症的诊断不是由医生而是对青少年和他们父母的问卷调查的反馈得出的。Esther Crawley博士是儿科医生顾问,专门从事慢性疲劳综合症的研究,他说: “这是一个重要的研究,因为它表明,相比之前的研究结果慢性疲劳综合症在青少年中更加常见。治疗对在这个年龄断的大多数孩子是有效的但很少有孩子在英国获得治疗。孩子们在学校平均一周两天参加巴斯英国皇家联合医院的专责服务。这意味着只有最严重的病例才能得到帮助。作为儿科医生,我们需要更好地识别慢性疲劳综合症,特别是那些来自弱势背景的孩子们可能不太有机会进行特殊治疗。”Simon Collin博士补充说: “慢性疲劳综合症是一个非常使人衰弱的疾病, 对儿童及其家庭的生活有巨大的影响,我们的研究的结果凸显了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原因,改善治疗儿童慢性疲劳综合症”。 Mary-Jane Willows说: 这项研究结果鼓舞了我们,最终孩子们和他们的家庭为诊断所需的证据去努力。证据不仅确认患病,更重要的是, 也反映出他们生活的苦难。

Sonya Chowdhury说: “这项重要的研究分析数据来自父母和孩子完成的问卷分析,突显出16岁少年ME患病率的增加, 我们需要加强有效治疗的紧迫性。我们知道患ME儿童的对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影响。现实情况是,许多年轻人会失去在学校一个星期中超过半天的时间,而最严重的影响是他们被隔离与家人分开或者卧床不起。”


2. ScienceNIH加大对慢性疲劳综合症的研究力度



研究者们对NIH长期以来对肌痛性脑脊髓炎/慢性疲劳综合症研究力度不够的指责正在加剧,面对这些指责,NIH最近表示要加大力度开展对这一疾病的研究,以及开发有效的治疗手段。

NIH的主任Francis Collins在采访时称一些研究员主动避开与肌痛性脑脊髓炎有关的研究,因为这一领域目前还比较混乱。许多研究人员都认为这是个难以解决的科学问题,不如把精力花在其它方面。不过我们现在正以更加坚定的态度去支持这一疾病的相关研究。

对于肌痛性脑脊髓炎研究的具体投入,NIH并没有给出确切的承诺,但它下属的临床中心开展了一项对与该疾病类似的感染性疾病患者的研究计划(该疾病跨越了神经紊乱到系统性紊乱,以及免疫与睡眠异常等问题)。另外,NIH还将通过国家神经异常与痛风研究所,女性健康研究办公室开展对肌痛性脑脊髓炎方面的研究。

该疾病的研究倡议者Robert MillerNIH刚刚作出的这项决定表示赞成,同时他也赞扬了为促使这一决定达成的患者群体长期以来的不断呼吁。Miller本人是一名居住在内华达的矿工,1982年因为感染流感进而患有该病。

目前NIH计划以5百万美元的预算用于该疾病的研究,美国疾控中心认为这一计划将对至少一百万美国人有影响。对这一研究的重新被重视,医学研究所(IOM)也功不可没,其于今年2月份刊登的一项报告指出,对慢性疲劳综合症的起因,病理学以及治疗方案方面的研究投入的资金实在太少。IOM甚至为该病起了一个绰号:"systemic exertion intolerance disease"(再不能忍的疾病)。Collins也表示IOM的这一报告为NIH新计划的启动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Miller则认为:"NIH空说大话,也没见多投一个子儿",不过,他还是相信collins的承诺。"过去他们常常说把钱用在这上面是不科学的,现在虽然不说了,但还是啥也没有做"


3. Microbiome:肠道微生物影响“慢性疲劳症”的发生

DOI: 10.1186/s40168-017-0261-y


最近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患有慢性疲劳症(chronicfatiguesyndromeCFS)的患者肠道微生物的水平出现异常。这一证据表明CFS并不仅仅是患者的大脑出现了问题。

几十年来,数百万人患有慢性疲劳症,这一疾病会引起大脑的意识模糊、剧烈疼痛、极度疲乏,患者难以进行正常的生活,甚至有些患者难以下床。然而,这一疾病的病因却一直没有得到揭示。

2015年,美国医学研究所公布了详细的诊断慢性疲劳症或肌痛性脑脊髓炎的方法。今年早期,科学家们将这一疾病与免疫细胞表面受体的紊乱联系在了一起。这一发现解释了为什么慢性疲劳症的副效应十分多样化,而且难以精确诊断。

然而,目前针对这一疾病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常用的疗法即认知性行为疗法以及运动疗法等等,但这些疗法甚至弊大于利。

如今,这项最近的研究表明患有ME/CFS的患者肠道的微生物构成发生了变化。而且基于症状严重性的不同,肠道微生物的变化特征也有差异。

此前已经有文章表明80%的患者可能通过肠道微生物进行准确诊断,而这一发现又提供了新的证据。

研究者们对50名欢患有ME/CFS的患者以及50名健康人的肠道微生物进行了检测,并且对血液中的免疫分子进行了检测。他们发现有7类微生物种群与ME/CFS的疾病发生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性:

Faecalibacterium

Roseburia

Dorea

Coprococcus

Clostridium

Ruminococcus

Coprobacillus

当然,这一研究的样本量较小,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进行佐证,尽管如此,这是首次基于肠道微生物对ME/CFS进行诊断以及治疗。

相关结果发表在《Microbiome》杂志上。


4. “非典型”慢性疲劳综合征的生物学基础

doi:10.1038/tp.2017.44


慢性疲劳综合症是一种衰弱异常,其特征是严重疲劳,且能持续6个月以上。 其病情伴随着一系列的症状,从肌肉疼痛、头痛到认知功能障碍。 这种疾病有时候难以诊断,而且其原因尚不清楚。 然而,新的研究发现两个慢性疲劳综合症亚组的生物基础,这可能在未来有助于临床医生诊断疾病并更有效地对其进行治疗。

慢性疲劳综合征(CFS),有时也称为肌痛性脑脊髓炎(ME),在美国影响着超过一百万人。 这种疾病在40多岁和50多岁的妇女中最普遍,妇女的发病比例比男性高出四倍。

CFS的症状包括关节痛、淋巴结疼痛、睡眠困难、头痛,以及难以集中注意力和记忆东西。 医疗专业人员还不清楚疾病的原因。

因为没有专门的测试,且与其他疾病有一些同样的症状,CFS难以被识别。 然而,新的研究调查了疾病的生物学基础,并确定了两个向不同方向发展的CFS亚组:所谓的典型CFS和“非典型”变体。

该研究由位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邮递员公共卫生学院感染和免疫中心(CII)的研究人员进行,由CII转化医学研究主任、流行病学副教授Mady Hornig博士领导。 研究结果发表在Translational Psychiatry杂志上。

Hornig和团队进行了免疫测定,以测量32名患有典型CFS27名非典型CFS患者脑脊液中的51种免疫生物标志物。

测试结果显示,非典型CFS患者的免疫分子水平低于典型患者。 分析显示白细胞介素7(一种在针对感染的适应性免疫中起关键作用的蛋白质),白细胞介素17A和趋化因子配体9(在神经系统疾病的适应性免疫中具有关键作用的分子)的水平显着降低。

此外,这些生物特征还伴随着不同的疾病史和合并症轨迹。 非典型CFS患者往往有病毒性脑炎病史,也更容易在出国旅行或输血后患病。 此外,非典型CFS的患者会继续发展出并发症,如癫痫发作、多种类型的癌症或脱髓鞘病变等,后者是一种会损伤髓磷脂的多发性硬化样疾病,髓磷脂是我们大脑和脊髓中神经细胞周围的保护鞘。

“我们现在有生物学证据表明,ME / CFS的触发因素可能涉及不同的疾病途径,或者在某些情况下,会使个体倾向于发展出严重的并发症。重要的是,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这些早期生物标志物谱在ME / CFS诊断后可能很快被检出,为更好地了解和治疗这种复杂而且知之甚少的疾病奠定了基础。 “Mady Hornig医生说。

该研究的资深作者和CII主任Ian Lipkin博士也解释了研究结果的贡献:

他说:“有多种生物学途径都可能涉及到ME / CFS的发病机制。一系列临床亚型与环境触发因素的多变性、遗传和表观遗传脆弱性以及共病模式有关。 揭示这些途径可能有助于我们识别各种可能引起疾病的药剂,并设计出更精确、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法。”

总体而言,与普通人群相比,非典型和典型的CFS患者均显示出异常的免疫系统。

然而,只有典型CFS的患者显示了之前发现的“3年标记“,即经过3年的免疫系统”过热“,CFS患者身上出现免疫“疲惫”的迹象,其免疫分子水平急剧下降。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只有典型CFS的患者在3年后才出现免疫分子的下降,而非典型CFS的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控制免疫细胞发育和激活的蛋白质-水平稳定或升高 。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内华达州斜线村Sierra内科临床医生Daniel L. Peterson博士评论了这些发现的意义:

“早早地识别出那些首次诊断时符合常规临床标准,但随后发展非出典型特征的患者,将帮助像我这样的临床医生识别和治疗这些复杂病例,甚至可以预防致命的结果。”

Hornig推测了导致两个亚群之间差异的机制。她推测,非典型患者可能经历了一个身体的免疫系统尝试恢复的 “闷热的炎症过程” ,但她指出,为了测试这一假设,我们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她还表示,遗传倾向可能导致免疫系统对非典型个体产生不同反应。

目前CII的研究人员正在继续调查CFS患者的其他亚组,如过敏、认知障碍和胃肠道问题。


5. Clin Exp Immunol:“慢性疲劳症”的发病机制是什么?

doi:  10.1111/cei.12882


慢性疲劳症,又叫肌痛性脑脊髓炎,是最复杂的疾病之一。它每年影响了一百万的美国人,而且对全球人口的2.6%都有影响。在发病严重的状态下,患者几乎无法工作或学习。

然而几十年来研究者们都无法理解其中的起因与机制,因此许多医生都不认为它是一种真正的"疾病"。目前,澳大利亚的研究者们解开了其中的谜团,第一次揭示了慢性疲劳症其实是免疫细胞一类受体的缺陷导致的。

"这一发现对于许多患有慢性疲劳症的患者来说是巨大的利好,因为它标志着这确实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疾病,并不是心里的异常状态。"

这一研究不仅首次揭示了细胞表面受体的缺陷对免疫系统的影响进而导致慢性疲劳症的发生,同时也为未来的慢性疲劳症的治疗与检测提供了新的思路。

事实上,目前治疗慢性疲劳症的措施主要有两点,即行为治疗与运动。而并没有证据表明这两种方法具有明显的治疗效果,而且这些治疗方法反而会带来很多害处。

来自Griffith大学的研究者们最近发现患有慢性疲劳症的患者在特定的细胞受体中更有可能出现单核苷酸多样性(SNP)的变化。

这一细胞受体叫做TRPM3,在健康细胞中它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负责钙离子从胞外向胞内的传递,进而调节基因的表达以及蛋白质的产生。

但是在多篇文章中,研究者们发现慢性疲劳症患者的TRPM3与正常人相比具有一定的差异。

而他们通过对15名慢性疲劳症患者以及25名健康志愿者的血液样本进行分析,发现患者的TRPM3功能具有一定的损伤。

因此,患者受损细胞中的钙离子相比正常人明显偏低,细胞的功能也受到了损伤。

更糟的是,TRPM3不仅仅存在于免疫细胞中。研究者们利用血液样本进行检测是由于其较容易获得,但事实上TRPM3存在于体内的每一个细胞表面。这也是慢性疲劳症不仅难以治愈,而且十分严重的原因。

严谨地说,这一研究仍处于初步阶段,我们如今仅仅知道该受体参与了慢性疲劳症的发病过程,但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加以证实。

不过,这一研究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治疗慢性疲劳症的思路,也许通过寻找合适的钙离子通道激活剂就能够起到有效的治疗效果。

相关结果发表在《Clinical Experimental Immunology》杂志上。


6. “慢性疲劳症”其实是人类的“冬眠”现象

doi: 10.1073/pnas.1607571113


研究者们最近发现了一类慢性疲劳症(CFS)的特有化学标记物,而且这一特征与其它物种在受到环境压力时出现的“冬眠”现象十分相似。

慢性疲劳症影响了美国250万人,而且没有对应的治疗方法。这一发现能够帮助研究者们更好地理解其中的内在机制,并且能够为未来的治疗提供线索。

慢性疲劳症又被称为肌痛性脑脊髓炎,能够对患者造成长达半年之久的疲乏症状。在这一时期内,患者会不时表现出头痛,睡眠障碍以及记忆问题等等。

女性相比男性更容易受到上述疾病的困扰,主要患者年龄位于30-50岁。

为了研究该疾病的生物学原理,研究者们招募了84名志愿者(45名患者与39名健康人)进行试验。

通过采集样本,他们筛选到了612个代谢标记,参与了血浆中63种不同的生化反应。

通过比对健康人与患者之间的代谢物差异,作者们发现患有CFS的患者在其中20个代谢通路中出现了异常,而80%的代谢物水平也有明显下降。

这意味着患有CFS的患者在代谢上述化合物时相比正常人有明显的障碍。这一特征与蠕虫在进行冬眠时的情况十分相似。

理解CFS与冬眠活动之间的关系能够帮助解释造成上述疾病的根本原因。冬眠本是动物对环境胁迫产生的本能反应,而CFS差不多也是相似的机制。

当然,虽然CFS与冬眠之间的联系这一假说十分有意思,但现有的试验数量还不足以验证上述说法。不过,由于目前的针对性治疗基本上也是瞎猜,所以这一新的发现有希望促成第一个科学的治疗方法的问世。

相关结果发表在《PNAS》杂志上。


7. Scand J Immunol:研发出新型慢性疲劳综合征诊断技术


澳大利亚科学家们找到了一种了能够通过筛选测试对慢性疲劳综合征(diagnose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进行早期诊断的生物标记物。该方法已经可以向大众开放。

长久以来我们为了治疗这一疾病做出了大量的努力,但是由于缺少足够的工具,使得对慢性疲劳综合征的诊断与筛选十分困难。另外,此前由于存在大量的不确定性,人们对于这一疾病是否是"真正的疾病"还持保留意见。

与之前的众多检测工具需要相互验证的特点不同,该筛选技术能够独立诊断CFS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这一筛选技术能够作为一类实验室的标准工具,它将提供确定的、高效的、针对CFS的诊断"。而目前来说,CFS患者需要接受一系列不同类型的诊断,才能最终确诊。这对整个医疗系统来讲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另外,该设备也并不仅仅是一次性使用的。它不仅能够进行诊断,还能够预测不同患者该疾病未来阶段的发展形势。这将有利于医生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这一疾病十分难以诊断,这导致许多人在长达数个月内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与看护。而新型的诊断技术则能够大幅缩短这一时间。

具体来讲,该技术是利用大家已知的一类叫做"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 (SNPs)"的遗传标记。该标记能够指示某个人是否患有CFS。根据研究者们的说法,腺热病(一类传染性疾病)患者中80%会引发这一SNP的表达,进而导致CFS的发生。

相关技术的细节发表在最近一期的《Scandinavian Journal of Immunology》杂志上。

这项研究的作者们并没有给出该技术最终面世的日期,主要是资金问题限制这一项目的运行。如果能够面世,将会解决数十年来令医疗界十分头疼的一大问题。(生物谷Bioon.com

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欢迎个人转发, 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谷”,商业授权请联系我们 。更多资讯请下载 生物谷 app.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全文约18816字)
<< 去看24小时最新(58)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