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分子生物学 » 【深度解读】为何CRISPR专利裁决并不是整场故事的结局?

【深度解读】为何CRISPR专利裁决并不是整场故事的结局?

来源:生物谷 2017-02-22 17:13

2017年2月21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美国专利局审查与上诉委员会作出裁决,判定张锋(Feng Zhang)及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Broad研究所申请的CRISPR基因编辑专利,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者Dougna和欧洲合作者Charpentier的CRISPR发现,并不存在冲突,"no interference in fact"。这也就表明,两家的研究发现并不重复,因此张锋(Feng Zhang)与Broad研究所得以继续保留其2014年获批的CRISPR专利权;这场天价的专利争夺战,至少在当前已经结束,张锋取得了巨大胜利。

这项专利之争始于2012年,当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者Dougna和维也纳大学的研究者Charpentier及其同事描述了如何利用CRISPR-Cas9来对分离的DNA进行精确切割;此后2013年,Broad研究所的张锋团队等研究人员就阐明了如何采用这种基因编辑系统对真核生物进行DNA编辑,比如植物、家畜甚至是人类。

伯克利的研究者首先进行了专利申请,但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却批准了Broad研究所的专利申请,在这项裁决中存在着很大的赌注,专利的拥有方或许会因CRISPR-Cas9的应用价值而获益数百万美元,如今这项基因编辑技术已经开始加速遗传学研究了,而且很多科学家也利用该技术开发出了对疾病耐受的家畜以及治疗人类疾病的疗法。

但如今争取CRISPR技术的专利权或许并没有结束,为什么这样说呢?以下四个理由或许就能够清楚说明。

1、伯克利方面或将继续上诉

伯克利方面有两个月时间对USPTO的裁决进行上诉,当然他们也会这样做,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为何伯克利在这个专利的争夺上会如此有自信?一旦获得该专利就意味着该技术会覆盖最有利可图的真核细胞领域的应用,比如利用该技术开发出新作物或者人类疾病疗法等。

Broad研究所的胜利集中于一个关键的区别,即这项专利详细地阐明了CRISPR技术如何在真核细胞中使用,而伯克利方面却无法对此阐明,这也就是为何USPTO会裁定双方的发现并不存在冲突。伯克利的研究者在裁决后会很快发声,如果在当前状态下他们获得该专利的话,CRISPR-Cas9的使用将会覆盖到任何细胞之中,也就是说,任何人想要售卖利用CRISPR-Cas9制造的产品的话,就需要获得伯克利方面和Broad研究所的许可。

有专利学者就表示,然而USPTO裁定的细节也削弱了伯克利研究者在真核细胞中推动这项技术的想法,在USPTO 50页的裁决报告中有很多都证明了CRISPR-Cas9在真核细胞中的应用(Broad研究所专利中所描述的),除了伯克利专利应用中的描述外还需要额外的一些创新;因此伯克利方面觉得他们还必须上诉,而且他们的知识产权已经授予了多个想要在真核细胞中开展CRISPR-Cas9技术研究的公司,这些公司同样也并不愿意支付Broad相应的专利使用费用。

2、关于欧洲的专利现在还不好说

目前双方在欧洲也提交了类似的专利,而且依然在争夺相应的专利权。专利律师Catherine Coombes表示,欧洲的最终决策或许并不必遵循USPTO相应的裁定路径。基于欧洲的相应法律,欧洲专利局将会选择性地评估是否伯克利提交的专利中描述的广泛性基因编辑系统能够提供足够的动力来促进真核细胞的研究实现质的飞跃,如果欧洲的法官发现的确是这种情况的话,他们或许会裁定伯克利的专利能够覆盖CRISPR-Cas9技术在真核细胞中的应用。

同时这也将会给予伯克利的研究者在美国没有的优势,Coombes认为,实际上已经有6个研究团队成功实现了CRISPR-Cas9在真核细胞环境中发挥作用,而且也表明该技术在此领域有着明显的前景,当然他们也非常有动力去干这件事情。虽然如此,这场在欧洲的专利战也并不会那么快结束,Coombes推测,在欧洲的这场专利之争至少也会拖个5年,甚至更长时间。

3、其它方面也声称自己拥有关于CRISPR-Cas9的专利权

我们将注意力一直关注于伯克利和Broad这场专利大战上,因为他们的专利使用相当广泛,而且对于CRISPR-Cas9的大多数商业应用非常重要;但来自咨询公司IPStudies的数据显示,目前还有763项和Cas9相关的专利,在这些专利中,有些声称拥有某些CRISPR-Cas9基因编辑方面的专利权,当然随着时间过去,这些专利的拥有者或许也会试图去维护他们的权利。

但这或许直到使用CRISPR-Cas9开始从其产品获利才会发生,那时拥有相关专利的人可能就会起诉侵权或者要求使用许可费了。来自纽约法学院的知识产权学者Jacob Sherkow表示,当那一天到来时,或许我们就应当寻求大量的专利持有者了,每个人或者其表叔们或许都会声称他们在Broad的专利上有一定的发明权了,然而Broad研究所或许就会面临长达多年的专利战了。

4、CRISPR技术已经远超其专利所覆盖的范围了

来自学术界和工业领域的研究者们如今已经把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推向了Broad和伯克利专利的范围之外的领域中了,这两个同族专利已经覆盖了CRISPR-Cas9的使用范围,其依赖于Cas9酶对DNA的切割,但还有一些能够提供其它功能的Cas9替代物,同时也能够避开Broad和伯克利之间的专利之争。

最具吸引力的一种替代物就是Cpf1酶,该酶类使用简单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准确性比Cas9要好得多,Broad研究所已经申请了Cpf1在基因编辑领域的相关专利,同时也已经授权给了位于马塞诸塞州剑桥市的Editas医药公司,总的来讲,目前已经有28个和Cpf1酶类相关的专利,但并不是所有的专利都来自于Broad研究所。

当然关于其它酶类的报道也会随之来到,去年12月份,来自伯克利的研究人员就表示,他们发现了两种新型的Cas9酶替代酶,即CasX和CasY酶,而且如今有些研究者已经尝试利用专利未发表的替代物了,在其申请专利后的18个月里美国专利应用程序通常是不会向外公布的。

Sherkow将这种情况比喻为早期PCR开发的时候,PCR即聚合酶链式反应,其作为一种分子生物学的关键工具能够用来快速扩增DNA片段,刚开始很多实验室都会使用一种名为Taq1的聚合酶来完成整个PCR反应,如今如果我们在产品目录中寻找,就类似于在聚合酶的亚马逊仓库中一样,我们能够根据特殊的反应来寻找特殊的聚合酶。

最后Sherkow指出,如今人们往往会拘泥于这场特殊CRISPR专利之战的商业化方面,却忽略了这种特殊基因编辑技术给人类未来带来的广阔应用前景。(生物谷Bioon.com)

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更多资讯请下载生物谷 APP.

参考资料:

【1】Why the CRISPR patent verdict isn’t the end of the story

【2】CRISPR, the disruptor

【3】Broad Institute wins bitter battle over CRISPR patents

【4】Bitter fight over CRISPR patent heats up

【5】Genome-editing revolution: My whirlwind year with CRISPR

【6】The quiet revolutionary: How the co-discovery of CRISPR explosively changed Emmanuelle Charpentier’s life

【7】CRISPR: gene editing is just the beginning

【8】Alternative CRISPR system could improve genome editing

【9】A Programmable Dual-RNA–Guided DNA Endonuclease in Adaptive Bacterial Immunity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1225829

【10】Multiplex Genome Engineering Using CRISPR/Cas Systems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1231143

【11】New CRISPR–Cas systems from uncultivated microbes

Nature     doi:10.1038/nature21059

【12】CRISPR专利争夺战或尘埃落定:张锋团队取得决定性胜利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