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Science报道 » Science子刊:当心!广泛使用的人肿瘤细胞系U87MG被污染了

Science子刊:当心!广泛使用的人肿瘤细胞系U87MG被污染了

来源:生物谷 2016-09-04 17:03


2016年9月4日/生物谷BIOON/--一种广泛使用的人胶质母细胞瘤细胞系U87MG是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在1966年首先建立的。作为乌普萨拉大学的一名科学家,Bengt Westermark当年参与了乌普萨拉大学构建U87MG细胞系和几种其他的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 GBM)细胞系。

在一项新的验证研究中,Westermark团队发现从美国标准生物品收藏中心(ATCC)购买到的U87MG细胞系与乌普萨拉大学最初建立的U87MG细胞系不是一样的。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6年8月31日那期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Origin of the U87MG glioma cell line: Good news and bad news”。

《科学家》杂志与Westermark谈论起他的团队对U87MG细胞系的最新分析结果。

《科学家》:是什么让你质疑这种细胞系的纯度?

Westermark:在我的论文中我研究过的细胞系当中,U87是最差的。它真地非常难以处理。它生长非常慢---大的扁平细胞,具有较长的倍增时间。在我的研究中,它们总是拖后腿。[几年后,]我注意到人们喜欢这种细胞系。针对这种细胞系,已有很多论文发表了。我开始质疑其中的原因,这是因为我讨厌这种细胞系。慢慢地,我猜测它可能不是U87。它可能是别的东西。最后,我通过基因图谱(genetic profiling)来分析这个问题。

《科学家》:你对你的U87MG细胞系的基因型与从ATCC商业上购买的一种细胞系的基因型进行比较。如果有的话,这两者之间的类似性如何?

Westermark:完全不一样!绝大多数短串联重复序列(short tandem repeats, STRs)是不同的。我认为16个当中就有14个是不同的。完全不一样。我会说,[商业上购买的细胞系是]来自另外一个人。

《科学家》:你能够查明污染是在什么环节发生的呢?

Westermark:不,我们并不知道这一点…我们调查了我将这种细胞系发送往美国之前和之后建立的所有细胞系。这种污染不在乌普萨拉大学发生,而是在某个其他的地方。从ATCC购买的这种细胞系是一种非常不错的细胞系。我理解人们为何使用它。

《科学家》:针对ATCC以U87MG名字销售的这种细胞系,你知道哪些?

Westermark:我们所做的就是进行RNA表达谱分析。它最类似于来自中枢神经系统的细胞。我的猜测是它真地是一种胶质母细胞瘤细胞系。如果你看过你也能够发现的这方面文献,那么人们发现的标志物完全与一种GBM表型相一致,而且人们发现的突变也与一种GBM表型相一致。

《科学家》:针对上百篇发表的含有“U87MG”的文献,应当做些什么?研究人员应当回过头去对它们进行校正还是向前走?

Westermark:我认为我们应当向前走。每当我们读到这些论文中的一篇时,我们应当知道这种限制,因为这可能对很多发表的论文而言是完全不相关的。向前走,不要丧失信心。当涉及人GBM时,使用这些新类型的细胞系[在不含血清的神经干细胞培养基中生长,这会保持肿瘤表型]。这是我们正在我们的实验室中采取的方法…我们正在做的95%的实验都是基于这些新类型的细胞系。在我们的实验室,我们有超过100种这些得到很好标注的细胞系,我们知道它们来自哪儿,我们有病人数据和血液样品。我们真正地知道我们正在研究什么。(生物谷 Bioon.com)

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欢迎转载!点击 获取授权 。更多资讯请下载生物谷APP

Origin of the U87MG glioma cell line: Good news and bad news

Marie Allen, Mia Bjerke1,2, Hanna Edlund1,3, Sven Nelander1 and Bengt Westermark

doi:10.1126/scitranslmed.aaf6853
PMC:
PMID:

Human tumor–derived cell lines are indispensable tools for basic and translational oncology. They have an infinite life span and are easy to handle and scalable, and results can be obtained with high reproducibility. However, a tumor-derived cell line may not be authentic to the tumor of origin. Two major questions emerge: Have the identity of the donor and the actual tumor origin of the cell line been accurately determined? To what extent does the cell line reflect the phenotype of the tumor type of origin? The importance of these questions is greatest in translational research. We have examined these questions using genetic profiling and transcriptome analysis in human glioma cell lines. We find that the DNA profile of the widely used glioma cell line U87MG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original cells and that it is likely to be a bona fide human glioblastoma cell line of unknown origin.

相关会议推荐

2016 下一代CAR&TCR-T研讨会

会议时间:2016.10.21-2016.10.22     会议地点:上海

会议详情:http://www.bioon.com/z/2016car-t/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