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癌症研究 » 超级并购硝烟又起!默沙东艾尔建或830亿美元竞购生物新贵

超级并购硝烟又起!默沙东艾尔建或830亿美元竞购生物新贵

来源:脸谱君/E药经理人 2016-08-05 15:34

“辉瑞和艾尔建的世纪并购失败之后不久,又一桩超级并购交易备受业界关注。刚刚公布二季报并决定更换CEO之后,百健收到了默沙东和艾尔建的非正式收购要约。据外媒,百健可能作价830亿美元,如果收购案最终成功,将成为2016年迄今最大金额的药企并购之一。”

与辉瑞艾尔建的世纪并购最终折戟于美国财政部不同,美国生物制药新贵百健(Biogen)的这桩被交购案最终的变数可能落在百健的董事会和百健的管理层愿不愿意卖。共同之处,艾尔建都在其中担当了重要角色,不过,这次是并购方。

消息是从《华尔街日报》传出的,援引知情人士的话:默沙东和艾尔建均向百健发出了非正式收购意愿,这离百健二季报披露换帅消息仅仅过了数天。消息传出后,受此刺激,百健股票随即大涨9.55%,报330.66美元,整体市值约700亿美元。目前,默沙东的市值1620亿美元,艾尔建市值1010亿美元。

而并购必然有溢价,百健并购案将会是怎样一个量级的并购?分析师Geoffrey Porges表示:“百健为并购者提供了绝佳的产品组合。买手或将需要付出每股380美元,总计830亿美元的代价。”而百健换帅的消息,“这在虎视眈眈的并购者看来简直是贴上了‘待售’的标签”,Porges认为。

随后,另一位接近百健的知情人士对外表示:百健尚未接到潜在收购方的任何正式意向表示,而该公司也并没有主动寻求被收购。虽然一段时间以来有部分百健的同行曾与该公司个别董事进行过接触。同时,该人士指出:之所以没有出现正式收购提议的原因之一在于百健对其在研神经系统的药物产品估值较高,会期待收购提议有较大溢价。

据《制药经理人》2016年全球制药50强榜单,百健位居第22位,其2015年处方药销售额为91.89亿美元,主营收入多来自于其多发性硬化症药品,但需注意的是其中约40亿美元的主营收入将在未来数年面临专利到期的挑战。

1、谁是狩猎者?

不仅默沙东和艾尔建,诺华、辉瑞和吉列德也是可能的狩猎者。对于这些制药大佬来说,有三个因素导致了他们纷纷成为新的并购狩猎者:首先,核心的重磅炸弹药品陆续专利到期,后续的新药品种续不上销售缺口;其次,来自各国的支付方控费压力,使得他们必须祭出抗衰周期的法宝;再次,手握充沛的现金流,使得他们对基于重点产品线补充或者产品线延伸的并购有更多的资源可调配。

虽然百健的表态和少数分析师认为:艾尔建可能无意并购,百健也无意愿被并购,而是继续保持独立。但多数人毫不怀疑艾尔建会加入竞购。在和辉瑞的超级并购告吹之后,业内人士纷纷认为百健会是艾尔建的最佳选择之一。甚至有人认为艾尔建在和辉瑞签订那个失败的协议之前就在一直关注百健了。

前述接近百健的消息人士则称:默沙东对百健的兴趣超过艾尔建。

对默沙东来说,因其生物药类克和糖尿病药捷诺维业绩后续乏力,他们急需一些手段来推进增长。“业务发展是第一要务。我们积极寻求授权和并购来支持我们的管线,同时促进公司发展。”默沙东CEO Ken Frazier5月表示。

但有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默沙东和百健业务重合度太低。”百健多年深耕多发性硬化症,而默沙东从未涉及该领域。默沙东的业务集中在糖尿病、肿瘤、疫苗和急性病/传染病方面,在研发上和百健难以结合。尽管在研发和收入上,并购百健能让默沙东的每股收益提升13%。

并购百健能够一定程度上补足默沙东的弱项——产品管线和未来增长,分析师Tim Anderson认为:“并购百健对默沙东来说将可能是增值行为,公司可以凭借这个举措给投资者讲一个更好的资本故事。”

无论是谁买下百健,这对百健的股价都是利好。分析师Michael Yee表示,并购会将百健的股价推到每股375至475美元。

2、看中的是什么?

无论最后是哪家大佬跟百健走上正式谈判桌,看中的都是百健产品线上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多发性硬化症药物,代表现在;另一个是阿尔兹海默症药物,代表未来。而这两者,现在均有挑战存在。

百健以多发性硬化症药物起家,目前在该适应证上拥有五个主要产品,分别为Tecfidera,Avonex,Plegridy,Tysabri,和Fampyra。其中Avonex是其多年明星产品,而Tecfidera是目前的主要业绩支柱。

自去年开始,百健的多发性硬化症药物Tecfidera销售成绩低迷,这直接导致了其去年11%的裁员,股价更是下跌了三分之一。也正是因此,业内便涌现了一些关于收购的猜想。

严峻的问题摆在百健面前:肿瘤药巨头罗氏想在多发性硬化症领域分一杯羹。分析师认为,其药物ocrelizumab会给百健带来严峻挑战。

尽管今年以来百健业绩趋稳,据2016年二季报,百健该季度实现了主营收入12%的增长;股价有所上扬,凭借新闻的刺激周二收盘价更飙升至330美元,但离去年峰值时的每股股价500美元仍相去甚远。

更大的压力发生在目前在研的产品线上。2016年5月,百健宣布将分拆血友病业务的消息,而这是百健目前增长最快的板块,据了解,这是为了阿尔兹海默症在研项目让路。

随后,百健的原研发负责人Doug Williams和原首席商务官Tony Kingsley接连离职。二季报公布同时,CEO George A. Scangos宣布即将离职。

传送门:《百健研发遇阻 CEO宣布离职》

百健在阿尔兹海默症上疯狂投入数十亿美元,CEO Scangos对此十分执着,在职六年时间也是这一研发计划的最强力推手,甚至在早先裁员和终止早期免疫与纤维化研发项目,只为了节省了2.5亿美元为阿尔兹海默症的研发继续加注。

成效如何?据二季报,百健治疗早期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aducanumab已加入到欧洲药监局的优先药物计划(PRIority MEdicines program),该药物已经进展到了临床三期。

与之相呼应,艾尔建的产品管线上拥有该适应证的药物Namenda,而默沙东也在阿尔兹海默症上有所投入,其正在研发BACE抑制剂,倾向于用于药物组合中。但是必须正视的是,阿尔兹海默症这个制药大佬们的英雄冢,并不是投入够多,就一定有所回报的。此前E药经理人曾报道《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13年战绩:3胜101败》。

换句话说,百健的在研阿尔兹海默症研发究竟估值几何?是此桩并购案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拭目以待吧。(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