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柳叶刀》:牛粪堆上的『致幻』蘑菇可能是抑郁症患者的大救星

《柳叶刀》:牛粪堆上的『致幻』蘑菇可能是抑郁症患者的大救星

来源:奇点网 2016-05-20 19:41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全球有至少3.5亿人受到抑郁症的折磨。他们长期受忧伤、自卑、失眠、厌食的困扰,他们在生活中找不到乐趣和意义。这种状态可能会伴随他们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

幸而普通的抗抑郁药物和认知行为治疗对大部分人都有一定的作用,才部分地缓解了患者的痛苦。然而,有20%左右的患者对传统治疗手段表现出『抗性』,他们患的叫难治性抑郁症。这7000多万的患者只能在抑郁中艰难度日。

我还记得上个月好像有人说黄花菜可以治疗抑郁症,至于行不行我不知道,反正没有找到文献背书。倒是本周二,来自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David Nutt研究团队发现,一种『致幻』蘑菇(Psilocybe mushrooms)有可能成为治愈抑郁症的良药。他们的研究成果刊登在《柳叶刀》的子刊《柳叶刀精神病学》上(1)。

David Nutt(阳台上有个『致幻』蘑菇模型)

这个研究由伦敦帝国学院的Robin Carhart-Harris领导,他们发现『致幻』蘑菇所含的裸头草碱(Psilocybin,蘑菇中一种具有迷幻作用的成份),竟能缓解难治抑郁症患者的疾病。不知道这一消息能否一扫广大抑郁症患者脸上的阴霾,让他们对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期待。

『致幻』蘑菇的艺术照(MARTIN BOND)

据文献记载『致幻』蘑菇作为治愈疾病的药物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但是它的现代药学意义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末才被发现(2)。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Roland Griffiths在2006年发现,服用适量『致幻』蘑菇的裸头草碱之后,会让人感觉生命变得有意义(3)。此后,Griffiths便坚信『致幻』蘑菇在治疗人类精神疾病上会大放异彩。

前人的研究成果,让一些研究人员看到了『致幻』蘑菇的药用价值。在2011年,加州大学的Charles Grob对12位情绪焦虑的晚期癌症患者进行了裸头草碱测试,他发现服用裸头草碱的癌症患者明显感到抑郁和焦急的症状得到缓解(4)。

伦敦帝国学院的Carhart-Harris团队,也是其中的一员。Carhart-Harris在了解了『致幻』蘑菇的裸头草碱研究进展之后,发现没有裸头草碱治疗抑郁症的临床试验。然而,之前有一些零星的研究表明,裸头草碱极有可能具备治疗抑郁症的潜力。于是,Carhart-Harris团队就组织了这个临床研究。

『致幻』蘑菇的生活照

Carhart-Harris招募了12名难治抑郁症患者,6男6女,他们平均被抑郁症折磨18年,其中患抑郁症时间最长的超过30年,最短的也有8年。他们都接受过多次(最少2次,最多达11次)多种方法(最少2种,最多达8种)治疗,包括但不限于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SSRIs)和电休克治疗等,均没有得到缓解。

这12名患者在接受治疗的一周之后,所有患者的症状都有明显的改善。三个月后,5名患者出现不同程度复发,2名患者状况优于服用裸头草碱前,另有5名患者抑郁症完全缓解。面对这种研究结果,Carhart-Harris表示,『裸头草碱的表现不俗。』的确,毕竟所有的患者都是对其他治疗手段没有反应的。

『致幻』蘑菇的裸头草碱不仅具有治疗效果,而且还鲜有传统治疗手段引起的副作用。更让研究人员惊喜的是,裸头草碱的优点还远不止这些,Carhart-Harris表示,『与传统治疗抑郁症需要天天吃药不同,只需要一剂裸头草碱就能达到缓解疾病的效果。』这大概是最令患者欣喜的地方。这大概也是这个初步的研究成果能够刷爆外媒的主要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事情是,『致幻』蘑菇中含的裸头草碱具有强烈的致幻作用,已经被英国当局将其与海洛因和可卡因归为一类,视作A类非法毒品,这可是最严重的一类。据Nutt介绍,裸头草碱的临床研究过程极其艰辛,从申请当局批准开展临床试验,到第一个患者服药,中间隔了32个月。要知道他的另一种违禁药物LSD(D-麦角酸二乙胺,一种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的临床审批只需要6个月。

然而,Carhart-Harris的这项研究也有它的缺陷。例如,研究的样本太小,没有安慰剂对照试验。按说,这是很严重的缺陷,但是考虑到裸头草碱在本研究中用量极大,裸头草碱的提取又相当不容易,以及招募的都是难治的抑郁症患者,所以Carhart-Harris的研究成果还是有极大的参考价值。至少,他们的研究为难治抑郁症的治疗指出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估计这也是它能通过同行评审的主要原因之一。

总之,目前看来『致幻』蘑菇中的裸头草碱极具治疗抑郁症的价值。但是还需要更多更完善的研究来证实这一结论。作为研究『致幻』蘑菇的大牛,David Nutt肯定会对裸头草碱孜孜以求。药物审批的有关部门恐怕在经历这个临床试验之后,也要考虑考虑优化此类药物的审批流程,并制定相关的此类药物监管政策。

友情提醒:此项研究还在试验阶段,请各位朋友不要询问淘宝链接,更不要随便采集牛粪堆上的蘑菇吃。

参考资料:

1.Carhart-Harris RL, Bolstridge M, Rucker J, Day CMJ, Erritzoe D, et al. 2016. Psilocybin with psychological support for treatment-resistant depression: an open-label feasibility study. The Lancet Psychiatry

2.Hofmann A, Heim R, Brack A, Kobel H. 1958. Psilocybin, a psychotropic substance from the Mexican mushroom Psilicybe mexicana Heim. Experientia 14:107-9

3.Griffiths RR, Richards WA, McCann U, Jesse R. 2006. Psilocybin can occasion mystical-type experiences having substantial and sustained personal meaning and spiritual significance. Psychopharmacology 187:268-83

4.Grob CS, Danforth AL, Chopra GS, et al. 2011. PIlot study of psilocybin treatment for anxiety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stage cancer.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68:71-8

(生物谷 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