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公司 » 葛兰素再度面临换帅压力

葛兰素再度面临换帅压力

来源:美中药源 2016-01-26 11:27

今天《太阳时报》报道葛兰素最大股东之一,对冲基金Och-Ziff资本最近给葛兰素董事会施压要求更换CEO。并说葛兰素已经进入一个战略死胡同,他们希望管理层能早日确定战略计划,要求在第二季度看到清晰的部署。这个基金对该报记者说Witty的离任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

毫无疑问Witty爵士是绝顶聪明之人,但仅有这一点还是不足以掌舵葛兰素这样的跨国药企。Witty受到投资者质疑已经不是第一次。去年5月就有几个大股东要求Witty走人,并给出18个月的时间让Witty证明自己的战略部署。掐指一算,今年11月就是最后期限。几周前著名投资人Neil Woodford再度重申要求葛兰素一分为四的立场,并说Witty的工作做得并不太好。虽然去年上任的董事长公开支持Witty,但这次看来葛兰素换帅不可避免。

新药研发耗时耗力而市场环境瞬息万变,任何CEO只能依靠自己继承的产品线,从中榨出最多油水。对GSK这8年股票有影响的产品都是Witty成为CEO以前就已经开始甚至进入临床的项目,他能做的是像iron chef一样用别人提供的食材做出优质饭菜。但是葛兰素这些年确实表现不尽人意。

在最重要的三期临床葛兰素除了艾滋病药物几乎没有大的胜利。Darapladib、 MAGE-3、losmapimod、和lapatinib都是伤筋动骨的失败,令人怀疑决策层是否有足够的洞察力。而葛兰素对支柱药物Advair专利过期换代产品Breo和Anoro的开发和上市则有点轻敌。现在的支付环境已经不是Advair时代的环境,但他们似乎准备不足。前年放弃肿瘤也是和现在主流研发背道而驰的行为。抗癌是现在新药开发的重中之重,很多原来不太关注肿瘤的药厂都纷纷成为肿瘤药厂。尽管去年葛兰素又重新开始IO和表观遗传药物的研发,但这些项目要影响股票价格还需要几年。对艾滋病资产先是想转卖他人又改主意收购了施贵宝的艾滋病资产也显示战略的不稳定性。制药行业不是一个靠犹豫不决能生存的行业。如果相信一个方向,你需要不怕牺牲、排除万难。

Witty在管理方面的创新比如研发的DPU结构、销售提成与业绩的脱钩虽然有一定道理,但也有很多业界人士质疑这些举措。Witty公开宣称葛兰素将依赖传统的低利锐率、高销量经验模式和现在的现实有点不合拍,虽然10年以后他的理念完全可能适用那时的市场环境。至于收购Sirtris、中国贿赂门、标签外推广被罚我认为并不是他的主要过错。恐怕Witty对新药研发、上市、推广的难度估计不足是他在葛兰素任职期间的主要失误。(生物谷Bioon.com)

http://www.yypharm.com/?p=4991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