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CRO/CMO » 不差钱:制药界并购、合作频繁

不差钱:制药界并购、合作频繁

来源:美中药源/路人丙 2016-01-12 10:01

今天制药界大量现金换手,交易频繁。最大的一宗是罕见病大佬沙尔320亿美元收购刚刚从Baxter分出的Baxalta。赛诺菲继去年18亿美元和再生元联手研发后,今天分别和Warp Drive Bio和Innate Pharm签署了7.5亿美元和4亿欧元的研发合作协议。诺华则斥资1.7亿美元联手Surface Oncology,罗氏5.35亿美元收购Tensha,默沙东收购IOmet但未公布交易细节。不仅大药厂积极收购,雀巢健康也以19亿美元的大手笔收购Seres,而年纪轻轻的Juno则以1.25亿美元收购AbVitro。制药工业真是不差钱。

制药行业结构复杂,运作周期很长,但市场和研发形势变换莫测。错过或迟到一次大潮的代价十分沉重,所有没有第一代免疫疗法的企业都有切肤之痛。而现在像IO这样的大潮来的猛,去的快,给厂家判断的时间很短。仅仅三年,PD-1市场已经瓜分完毕,HCV市场的瓜分也基本是这个速度。所以为避免被下一次大潮所抛弃,收购和合作对任何药厂都是必须做的事情。

先进技术或技术平台是收购的主要动机。Warp Drive Bio是比较耀眼的生物制药公司,他们有两个主要技术平台。一个是所谓的SMART平台,简单地说是通过小分子激活无法用小分子调控蛋白的内源性配体,所谓借刀杀人。比如Rapamycin和FKBP12结合后会和mTOR高强度、高选择性地结合,抑制其活性。但mTOR本身因为口袋太平无法用小分子有效调控。据他们估计有10%的蛋白能用小分子调控,10%能用生物大分子调控的蛋白在细胞表面,高达80%的蛋白无法用现有药物调控。他们另一个平台是根据天然产物基因分析寻找新型抗生素。很多天然产物基因存在,但在发酵过程中不表达,所以传统的天产分离只能找到含量较高的类似物。他们这个平台可以找到化学合成困难而发酵表达又很少的天然产物。

免疫疗法技术依然是主要收购对象。Innate的核心技术是双特异抗体,把NK细胞和肿瘤细胞链接起来。去年安进上市的第一个双特异抗体Blincyto是利用T细胞。Surface Oncology的技术可以提高肿瘤抗原的摄取和呈现、抑制免疫抑制细胞功能。IOmet关注的似乎是以IDO为核心的氨基酸代谢途径,而AbVitro则有在单细胞水平高通量测序抗体和T细胞受体的技术平台。

Tensha的主要项目是表观遗传蛋白BET抑制剂,这是表观遗传领域最为热门的一个项目,来自即将接替Fishman掌管诺华研发的Jay Bradner实验室。Seres的产品并非传统药物,而是一些肠道细菌混合物,用于治疗胃肠菌群失调。食品公司雀巢从这个角度进入药物市场顺理成章。

沙尔对Baxalta一厢情愿已经很久,据说Baxalta从Baxter分离不到一个月沙尔就抛出橄榄枝。但Baxalta对几个offer都不冷不热,并于上周花了17亿美元收购了Symphogene的免疫疗法产品线。但沙尔并未放弃。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而且沙尔总部在爱尔兰,税收优势对Baxalta也有一定吸引力。

赛诺菲的收购值得再说一句。按理说他们即不差钱,也不缺人才,但他们似乎对自己的研发体制失去了信心。先是把肿瘤研发外包给再生元,今天又再度大手笔外包肿瘤、抗生素研发。上一个赛诺菲大型药物是波立维,他们似乎在收购研发文化。技术、人才、产品、企业文化、税收都成了稀有物种,制药工业穷的只剩钱了?(生物谷Bioon.com)

相关会议推荐: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