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老年性痴呆 » 砸200亿死磕10年,美国雄心壮志要攻克老年痴呆症

砸200亿死磕10年,美国雄心壮志要攻克老年痴呆症

来源:奇点网 2015-12-24 22:16

12月22日,美国国务卿、2016年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发布了一项关于阿尔兹海默症的研究计划。希拉里希望在2025年之前研发出阿尔兹海默症的治疗甚至是治愈方法。希拉里承诺,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每年资助20亿美元的研究经费,确保相关研究有稳定的资金流。

Fighting for us

实际上,在希拉里的计划发布之前,NIH已经计划投入5.86亿美元用于2016年阿尔兹海默症的研究,后来又被联邦政府追加了3.5亿美元,最终一下子被希拉里抬高到20亿美元每年,持续十年,共计200亿美元。

关于希拉里如此重金资助阿尔兹海默症的原因,CNN认为希拉里是出于政治考虑,希望此举能够为自己获得更多来自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的选票。因为,目前的研究表明,在65岁以上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患者中,三分之二以上为女性;同时,从统计结果来看,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美国人更容易患阿尔兹海默症。

当然,希拉里此举必然会有她的政治考量,但是来自现实的影响肯定也不小。

据美国阿尔兹海默症联盟统计,2015年美国有500万人被确诊为阿尔兹海默症,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1400万,而且阿尔兹海默症已经成为美国公民的第六大杀手。目前,每年因阿尔兹海默症等老年痴呆的各项支出超过2000亿美元,预计到2050年这项支出会超过1万亿美元。因此,相较于每年千亿乃至万亿的支出,如果能在十年的时间里,花费区区200亿能够解决问题的话,这个买卖肯定是划算的。

阿尔兹海默症这种能带来数千亿美元损失,又让美国政府兴师动众的疾病,我们必须好好的聊一聊它。

阿尔兹海默症是一种损害,甚至破坏脑细胞的进行性脑部疾病,它是老年痴呆症的一种,但绝对是最主要的一种,因为60~80%的老年痴呆是它引起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记忆、思维和行动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但是疾病的进展通常非常缓慢,持续数年到数十年不等,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的症状会慢慢加重,最终严重影响到患者的工作和生活,甚至导致死亡。

直观图(左上为健康大脑,右上为患病大脑,下方为二者重叠图)

切片图(左为健康大脑,右为患病大脑)

由于阿尔兹海默症导致整个大脑的细胞死亡,因此从整体上上看,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大脑会持续萎缩,大脑皮层就会受到损伤,紧接着人的记忆、思维和计划能力全部丧失;形成新记忆的海马体也收缩,直接导致新的事情记不住;脑室扩大,大脑积液变多。这些变化,造成的后果直接波及全身。

大图为患者神经图,小图为健康者神经图

当科学家在显微镜下看患者的脑组织的时候,看到了更加恐怖的场景。与正常脑组织相比,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神经细胞和突触要少很多;在神经细胞之间有异常蛋白质聚集形成的斑块;已经死去以及垂死的神经细胞发生扭结。

尽管我们已经能看到阿尔兹海默症给大脑带来的损伤,但是我们却不清楚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研究人员认为,阿尔兹海默症与其他慢性病一样,发病机制非常复杂,不是单一因素就能引起的。尽管目前已经发现阿尔兹海默症与年龄和遗传有一定的关联,但是肯定还有其他的因素我们没有发现,因为我们还没办法解释为什么有些人患病,而同样条件的另一些人却正常。

虽然衰老不是导致阿尔兹海默症的直接原因,但是衰老肯定是个极大的风险因子。对于65岁以上的老人而言,每增加5岁,患病的风险翻一番;等到85岁时,老年人患病的风险接近50%了。

据统计发现,家庭成员中有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的成员,患病的风险更高,而且表现出患病成员越多,风险越高的趋势。目前,已经发现4个基因的变异与阿尔兹海默症的遗传和发病风险有关。1987年发现的编码淀粉样前体蛋白(Amyloid precursor protein;APP)基因,这是第一个与遗传性阿尔兹海默症有关的基因;1992年发现第二个跟阿尔兹海默症遗传性有关的基因PSEN1;1993年发现编码Presenilin-2的基因PAEN2与阿尔兹海默症遗传性也有关;1993年发现APOE4基因突变会增加患阿尔兹海默症风险。

尽管已经发现上述基因的变异与阿尔兹海默症相关,但是由于缺乏直接有力的证据,阿尔兹海默症还不能使用基因检测手段筛查,尤其是在65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中。

除此之外,研究还发现轻度认知障碍、心血管疾病,以及受教育程度较低(如果有机会就读个博吧)的人群,患阿尔兹海默症的风险较高。

尽管FDA已经批准了4种治疗阿尔兹海默症药物上市,但是西奈山医院认知健康中心主任Samuel Gandy说,“没有一种药物能够真正改善患者的症状,一旦患阿尔兹海默症超过18个月,用不用药都是一样的。”目前还有三种药物正在临床试验阶段,但是由于阿尔兹海默症进展极其缓慢,很难在数周或者数月的时间段内完成测试,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的试验周期最少需要5年。

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

对于如此复杂的疾病,哈佛医学院神经学教授Rudolph Tanzi认为,阿尔兹海默症的治疗是预算的问题,不是知识的问题,简而言之,限制阿尔兹海默症研究的是经费不足。尽管Tanzi的观点过于乐观,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关于阿尔兹海默症95%的知识都是最近15年发现的。

但是我们要提防的是,这15年获得的知识到底在整个阿尔兹海默症中占几成。这也是持怀疑态度的科学家担心的地方,他们只希望在十年的时间里能够更加了解阿尔兹海默症,在治疗上取得一定的进步,而不是期望十年间来一场重大突破。

实际上这些科学家的怀疑是有理由的,如果你还记得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曾向癌症宣战的话。40多年过去了,我们发现我们对于癌症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不过不要紧,因为美国还启动了60亿美元的癌症研究计划。无论如何,研究总是没错的。(生物谷 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