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苏州生物纳米科技园 » 2015生物医药领导人年会采访实录

2015生物医药领导人年会采访实录

来源:生物谷 2015-10-28 15:00

10月22日,2015年全球生物医药领导人年会在常熟成功举办。来自海内外近200余位生物医药行业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我国以及全球生物医药领域的机遇和挑战,为产业发展献言献策。

相较于国外比较成熟的市场,国内的生物医药产业可能正处于快速发展、厚积薄发的阶段。经过多年的前期投资和扶植,一批有特色有成果的企业已初露锋芒。BioBAY总裁庞俊勇先生在2015生物医药领导人年会上致辞表示,今年有许多另业内人士振奋的消息,比如百济神州在美申请IPO;药明康德的私有化回归;信达与礼来的战略合作等。这些大事记都暗示着国内生物医药产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在本次领导人年会期间,生物谷等媒体有幸对BioBAY苏虞生物产业园区内的几位企业代表人,以及BioBAY总裁庞俊勇先生进行了采访,听听他们对于这些年来生物医药产业的总结,和对于未来趋势的展望。

接受本次采访的企业代表人有恩赛(基因港控股有限公司)总裁王骏先生、银杏树药业创始人陈力先生、罗氏全球合作部副总裁纪晓辉先生。以下是生物谷整理的精彩内容。

从左至右依次为:陈力、庞俊勇、纪晓辉、王骏

王骏--生物医药产业成果转化是难题

记者:王总您好,基因港控股在生物化工这一领域主要做哪些工作?前景怎么样?

王骏:现在制作化工产品主要有三种。第一个是用传统的化工原料跟化学方法制造;第二个发酵生产,尤其是一些大众的化工产品;第三个应该是过去二三十年发展比较快的,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酶化工。

酶化工总结下来有三个好处,一个是效率高,这个不用多说;第二是经济性比较好,化学方法往往消耗很多原材料,而且会产生不需要的副产品,有时想要除掉这些副产品,成本可能比生产产品还要来得高;第三是绿色环保,酶本身是蛋白质,而一般化学用的催化剂都是重金属,对环境会产生污染,高温高压的各类设备也容易产生危险事故。

记者:国内很多创新型研发企业,都面临着产业化的问题,您从事相关工作多年,应该有很多宝贵的经验,能不能分享一下如何快速从研发项目实现成果转化?

王骏:从实验室技术到工业化技术这一过程其实是非常艰难的。在中国,往往那些做研发和小型工业化技术的企业自己不做大规模生产,而是和别的公司合作,在技术对接的过程中可能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企业在选择合作者的时候需要考虑周全,比如对方的设备、技术是否能够满足项目的需求,是否能承接整个流程,还是只做其中的一部分等等。

另外生物产业还存在技术放大的问题。实验室技术在中试或大规模生产时很可能会失败,这可能需要一些工程方面的专业人才的支持,或者寻求园区的帮助。但这方面人才确实比较少,是很多企业在成果转化时遇到的瓶颈。

陈力--园区支持固然重要,企业还得靠自己

记者:银杏树目前在老年痴呆症和丙肝领域都有自己的新药正在研发,能否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陈力:首先,选择老年痴呆症有几个原因,第一,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做了长时期的相关研究。我来苏州创业之前在中科院工作,原来的研究团队十多年来也一直在这个领域做了很多工作,可以说还是有一定基础的。第二,我们的在研药和国外一些药物的机理不太一样。国外现在除了抗体,还有几个酶的抑制剂在开发,都不算太成功。我们是找到了一个新的切入点,并不是重复别人失败的道路,我觉得还是很有前景的。

在丙肝药物方面,这次上临床的是一个蛋白酶抑制剂,我们在后续还会继续推出其他抑制剂,目标是希望能够单独打造一个治疗方案,就类似吉利德。同时我们可能也会和国内的其他做丙肝药的公司形成联合,中国的市场足够大,还是很有机会的。

记者:陈总您觉得在这些年的创业过程中,园区的支持和扶持对于您和您的企业有怎样的帮助和影响?

陈力:我们之前是在BioBAY苏州园区,现在有意向把产业化放在常熟。在和园区沟通的过程中,我对BioBAY整个服务团队的专业性,印象非常深刻。园区工作人员的素质是非常高的,在国内其他地方,很少能看到有这么专业的一支团队。在我们创业早期园区对于我们一些具体的扶持措施,包括孵化器、公共平台这些服务,都非常有价值,我认为BioBAY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是真正起到重要作用的。

当然政府和园区给的支持多是好事,但做企业的主要还是靠自己。技术和产品是不是有突破性,是不是有价值,这些可能才是最终决定企业生存与否的关键。

纪晓辉--创新的重中之重,是人才

记者:罗氏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大企业,应该也和不少地区进行过合作。您对于苏虞园区的发展,有什么建议或者期望?

纪晓辉: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罗氏全球合作部副总裁,亚洲及新兴市场总负责人。我负责的区域有一百三四十个国家,包括俄罗斯包括巴西包括墨西哥包括南美,新兴市场,包括日本。能够像中国政府这样去全方位的去支持培养创新的国家,真是不多,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去年我们罗氏制药在中国,在制药研发方面,投资了一亿三千万瑞士法郎,可见罗氏对中国的市场充满巨大的信心。

对于苏虞园区来说,我觉得任何园区都需要找到一个定位,是产值园区还是创新型园区。重产值就找成熟性产业和企业,那是最快的途径,未来两三年内的利润、税收增长将会比较明显;重创新那就想方设法引进人才,并且需要给他们时间,特别是生物医药行业,周期很长,3年5年甚至10年。

此外,环境因素和人文素质肯定是投资商和厂商关注的焦点。环境因素包括能不能得到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能否提供从税收商务法律的一体化服务等;人文素质包括务工者的敬业精神,当地的生活保障等。

记者:罗氏在投资或者收购创新技术的过程中比较看重哪些方面?

纪晓辉:这两年全球生物医药的行情都这么好,很多大药企都在寻求投资收购。那么什么样的技术和产品能卖出去或者吸引别人投资,我觉得通俗来说就是看你有没有自己的特色。这个特色可以从很多角度去定义它,比如你有一个平台型的颠覆技术,那肯定能够称得上是特色;如果是在某个比较小的专业领域有突破,这也是一种特色。所以我们看的是你是否能够改变一个产业或者改变一个技术,无论这个领域是大是小。

记者:有报告显示,跨国药企目前在国内的增长是在放缓的,您怎么看这一现象?未来的趋势会如何?

纪晓辉: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中国经济环境本身的一些因素,加之国家出台的政策也表明正在对跨国药企的模式进行评估,种种因素下,肯定会有一段时间严冬。中国生物医药多年来一直保持双位数的增长,到了这个时间,稍稍冷却一下也不为过。对于企业来说,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对自己进行一下审视和调整,对未来的发展方向重新定位和规划。未来政策和环境怎么变谁也不知道,但我们的目标肯定是让中国患者得到有效的药、能够真正挽救生命的药。从这点来说,药企也好,整个生物医药行业也好,他们的前景都是很被看好的。(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