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研究 » 是什么导致了“夫妻相”的产生?

是什么导致了“夫妻相”的产生?

来源:生物谷 2015-03-24 11:54

 

生活中有种“夫妻相”的说法,即指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夫妻会趋向于拥有相似的面貌。如今这种说法已被科学证实,“夫妻相”并不是人们的主观臆断,科学家已经发现了导致“夫妻相”现象的背后原因。

科学家指出,长时间的共同生活会让夫妻间原本不相同的肠道微生物生态环境变得相似,而肠道微生物也在逐渐变得相似的过程中对夫妇双方的性格、行为习惯等产生影响,即让双方的性格习惯趋于一致,继而导致出现了所谓的“夫妻相”。

肠道微生物,即我们通常所说的“肠道菌群”,其数量超过了人体自身细胞的10倍以上。人们对肠道微生物以往的认识一般停留在:其可帮助人们消化食物,对人体的消化、营养物质代谢等产生重要作用。但随着研究深入,人们发现人体内微生物在炎症、肥胖等诸多慢性疾病和症状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肠道细菌通过影响它们寄主的信号通路或可引发癌症、代谢综合征、甲状腺病变等疾病。

近年来,该研究领域出现了不少亮点研究和突破性成果。

生物谷网站日前刊发的一篇题为“肠道菌群多样性高的个体不易患乳腺癌”的文章指出,在对招募的60名绝经女性进行研究后,科学家发现,绝经后女性机体如携带有多样化的肠道菌群,其罹患乳腺癌的风险会降低很多。(相关研究已刊登于国际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JCEM)上。)

在另一项研究中,人们发现,肠道菌群还会扮演HIV病毒的帮凶角色。来自杜克大学人类疫苗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去年8月中旬公布了他们的一项研究结果: 他们发现机体肠道中的正常微生物群或许在人类机体免疫系统抵御HIV感染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作用。而此前他们开发的抵御HIV感染的抗体并没有有效地控制感染的发生。

研究者说,这些无效的抗体仅仅可以作用于病毒的外包膜gp41蛋白,而该蛋白可以很快发生突变,而且HIV可以逃逸抗体的中和作用,这也就表明,HIV在逃脱疗法作用的过程中可能存在“帮凶”,研究者推测这个“帮凶”或许是机体肠道中的天然微生物菌群。随后他们通过进一步研究实验论证了这个猜测。

而最新科研发现肠道微生物居然可以“指挥”我们的大脑进行工作。寄居在我们肠道内的微生物能帮助解释“发自肺腑”这一古老的词语吗?(注:小肠和大肠均属六腑之一)目前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肠道细菌真的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和神经病学的Emeran A. Mayer教授在2011年7月的Nature Review Neuro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肠道与大脑对话的综述。

这篇文章中指出我们消化系统内的细菌可能在我们生理生长的同时帮助塑造大脑的结构,并且当我们成年时可能影响我们的情绪、行为、感觉。这一观点开辟了一条崭新的方法来认知大脑的功能和健康与疾病的关系。Emeran Mayer教授曾用MRI扫描来查看数以千计志愿者的大脑来比较大脑的结构和肠道内不同细菌的类型的关系。他发现大脑区域间的连接是不同的,是依哪类细菌主导性地寄生一个人的肠道中而定的,所以他推断出特定的某些不同微生物混合在我们肠道中可能帮助塑造了大脑的某些类型。

有关肠道微生物的新发现曾未停止过。在其他研究中,肠道微生物已被一一证明和超重、衰老、免疫等有着不可忽略的关联。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甚至猜测帕金森氏症或和患者肠道菌群有着特殊关系。相信更多关于肠道微生物的研究成果将被陆续揭晓验证其在我们体内的重要作用。

随着基因组测序技术的发展,人们在认识肠道微生物的道路上也加快了步伐。研究人员希望通过研究人类肠道中的所有微生物群落,了解人肠道中细菌的物种分布,最终为后续研究肠道微生物与人的肥胖、消化系统疾病、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免疫系统疾病、炎症的关系提供非常重要的理论依据,达到预防和监控的目的。

围绕肠道微生物与肝硬化、炎症、肥胖、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结直肠癌等消化系统疾病的关系,肠道微生物与粘膜免疫,膳食对肠道微生态的调节作用、肠道微生物与药物敏感性等议题,2015肠道微生物与人体健康学术研讨会将汇聚国内该领域有所建树的生命科学专家与医学专家于一堂进行广泛交流与探讨,希望为提高我国的肠道微生态研究水平贡献绵薄之力。

那么是什么影响了我们体内的肠道微生物生态?

近日,国际期刊cell host &microbe 刊登了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哈佛大学Peter J. Turnbaugh研究小组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研究者通过对近交系小鼠,远交群小鼠和转基因小鼠实验观察,发现肠道菌群受饮食的影响要比受基因型的影响更大。

我们知道,即使同种个体之间的肠道菌群构成也存在着巨大差别,这种差别主要由宿主基因型不同导致还是主要受到外部因素(如饮食的影响),在本次实验之前尚不清楚。而这项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哈佛大学Peter J. Turnbaugh研究小组的实验为我们揭示了真相。

如何吃出健康的肠道微生物群?

既然知道了相比基因,肠道菌群受饮食的影响更大,那么我们如何吃出健康的肠道微生物群?

现摘录生物谷原创文章《人体健康状况晴雨表——肠道菌群》相关内容仅供参考:

“某些蔬菜对健康有益是因为他们对我们的微生物有积极的影响吗?或者是对我们的新陈代谢有更直接的影响呢?有些食物可能会成为我们研究此领域的敲门砖,例如膳食纤维。正如之前杨月欣教授的文章中提到,膳食纤维可作为我们很多肠道细菌的食物。摄入膳食纤维过少会使我们想要的肠道细菌挨饿。可能这些细菌挨饿的时候就要“吃”我们了,一个例子就是他们会吃大肠粘液外膜上的粘蛋白。

来自美国“人类食物工程”(Human Food Project)的Jeff Leach教授也建议多吃蒜和葱,因为他们含膳食纤维很丰富。这些食物富含一类叫菊淀粉(inulin)的膳食纤维, 而菊淀粉可以作为肠道放线菌(actinobacteria)的食物。事实上,菊淀粉被认为是一个益生元,因为它可以“喂养”寄居在我们体内好的细菌或者是益生菌。

大蒜实际上有抗微生物的特性,这个矛盾点可能对我们身体的微生物来讲是件好事。在Phytomedicine 2012 7月份的一篇文章中展示了大蒜可以毁损一些有害的细菌,而有益的细菌会是安然无恙的。

全谷物是另一个好的膳食纤维的来源。但是评估全谷物的好处确实很难衡量。Jeff Leach教授在多篇文章中提过,全谷物的摄取看上去与大数量普氏菌属(prevotella)相关。而普氏菌属已被证实与HIV病人的炎性和风湿性关节炎有关。所以就健康的肠道微生物来讲,是否让全谷物“入队”还需进一步研究。

另一个培养健康的微生物的方法可能是通过饮食来天然培育益生菌。发酵食物,像泡菜、酸奶可能会是更有保证性的益生菌的来源。而科学家们还不是很明确这些食物对于我们微生物的构成有长期的还是暂时性的影响,但是很多的研究中,确实是长期有了帮助。

从流行病学的角度看,似乎有些证据表明吃发酵食物总体是有益的,但是科学家们还在努力研究其原理。

回过头来,大的问题还是我们能否通过改变饮食真正的重塑我们的微生物。但我们目前知道的是短期的膳食干预不会产生显着的效果,而且轻微的变化也不可能会有很大改善。

那么我们到底要改变我们的饮食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重塑微生物呢?Jeff Leach教授在他的文章中提到,拿膳食纤维为例,从每天10-15g变到每天40或50g就有可能看到效果。”(生物谷Bioon.com)

相关会议推荐

2015肠道微生态与健康研讨会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