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公司 » GEN:2014年制药企业十大罚单,冠军被罚6.5亿美元

GEN:2014年制药企业十大罚单,冠军被罚6.5亿美元

来源:新康界/戴明明 2015-02-06 10:36

对生物制药企业来说,法律的代价是昂贵的,尤其是政府机关机构和法院看到不对劲的时候,无论是作出罚款,还是强制公司支付数以百万计代价解决诉讼的时候。

2014年的榜单总计罚单达到令人吃惊的90亿美元,虽然有99%的罚单企业都认罚了,但是仍有一些企业绝不认罪,案件还在审理之中。

以下是GEN发布的2014年度制药企业十大罚单,其中包括各种类型的罚款、赔款。其中超过1亿美元的赔付案件就有8个。

在TOP10中,有3起案件是由美国以外的机构或法院判决的,包括欧盟、中国和意大利。现金拮据的政府努力遏制医疗费用的支出增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物制药企业的利润有时候是跨越法律的,因为大多数企业在解决争端时,仍然支持自己没有犯法。它们只是担心会有更大的罚单或者判决,在极端的情况下,与政府对抗可能意味着进入不了市场,这样的损失会更大。

中国的罚单反映了习近平主席反腐败行动的努力,陷入反腐案件中的还有几个制药公司,它们急于扩大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市场,但却在政府打击反腐之下支付了相当于5亿美元的罚款,其中有5名高管被判处有期徒刑。

有公司占到TOP10罚单中的两席,另外一个公司三次出现在这个榜单中。

#10. 辉瑞

罚款:3500万美元

日期:2014年8月6日

辉瑞解决了美国42个州的诉讼,起因是该公司免疫抑制剂雷帕霉素的不当营销,辉瑞否认任何不当行为,但是同意解决收购的惠氏在之前有关非法推销雷帕霉素以及超适应症推广的指控。

此外,公诉人还提出惠氏通过利益相关的医生,歪曲雷帕霉素的用途和好处,其中包括误导性的资料介绍,资助医院、移植中心,鼓励医生超适应症使用。

辉瑞表示不会超适应症推广,同时也不会与其他同类产品相比,安全性和疗效没有优势的情况下也不会大肆吹嘘,也不会对辉瑞产品超适应推广进行财务激励,杜绝辉瑞产品的误导性或欺骗行为,不会寻求未经FDA批准的雷帕霉素住院协议或订单,也不会传播未经批准的雷帕霉素推广信息,除非这些信息和材料符合FDA的规定。辉瑞也保证不会影响医院处方行为以及移植中心的临床试验。

#9.武田/礼来

罚金:3680万美元

时间:2014年10月27日;2014年4月7日

武田和礼来在去年继续上诉美国地方法院,两家公司此前被指控隐藏两家公司的抗糖尿病用药艾可拓的致癌风险,尽管美国地区法官Rebecca Doherty将罚金削减了99%,该诉讼仍在患者与美国武田之间展开(案件号:6:12-cv-00064)。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法院陪审团此前曾经做出判决,对武田和礼来分别判处60亿美元和30亿美元的处罚,并赔偿患者泰伦斯艾伦147.5万美元,泰伦斯艾伦在2006-2011年间服用艾可拓后,罹患膀胱癌,那一年,FDA要求艾可拓增加风险警告:服用一年以上可使膀胱癌风险提高40%。

#8. GSK

罚金:1.05亿美元

时间:2014年6月4日

GSK同意向美国44个州支付1.05亿美元以达成当局对其哮喘药Advair和抗抑郁药Paxil、Wellbutrin的非法营销,GSK一开始否认违法。该案中,GSK对营销人员提供奖金以鼓励药品超适应症推广,同时还通过贿赂医生以提高销售。

美国方面称,在1999-2003年间,GSK对儿童和青少年推广Paxil,但是对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却没有说明,该药可能会增加患者的自杀风险,在这方面,GSK方面并没有提供给FDA足够的数据。美国方面还声称,GSK推广Wellbutrin时已经超出了适应症范畴,超出的范围包括抑郁症、减肥、肥胖、性功能障碍、注意力缺陷性多动症、成瘾、焦虑以及双向感情障碍等。

GSK同时还被指控在2000年错误推广哮喘药Advair,直到2010年该药的标签才被更改为哮喘病人首选药,包括不受用吸入糖皮质激素药物和仅使用短效β受体激动剂的患者。该制药巨头也被指控将Advair作为轻度哮喘的首选药的临床数据不足时,并没有告诉医护人员。

#7.辉瑞

罚金:1.9亿美元

时间:2014年4月21日

辉瑞同意和解针对该公司延迟抗癫痫药物加巴喷丁仿制药进入市场的诉讼,不过辉瑞并不成为公司行为不当。辉瑞表示,公司为了结束这起长达12年的诉讼,愿意支付1.9亿美元给那些在2002年11月11日到2008年8月31日期间购买加巴喷丁的原告人。

公诉人称,辉瑞为了维护其垄断地位,一直打压仿制药,同时进行了超适应症推广。购买者认为,辉瑞的行为迫使他们支付了高价。

#6. 远藤国际

罚金:1.927亿美元

时间:2014年2月21日

远藤国际及其子公司远藤制药同意支付1.927亿美元,以解决有关公司处方药Lidoderm超适应症推广的公诉。远藤方面分别向联邦政府和各州分别支付1.377亿美元和3420万美元。该解决方案包括暂缓起诉以及总额达208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1.719万美元的民事诉讼。

联邦政府在2002-2006年间对远藤制药提起控诉,指责公司的产品Lidoderm不符合《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因为它缺乏足够的证据可以用于治疗疼痛,包括非相关的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腰痛、糖尿病神经病以及腕隧道症候群。Lidoderm被FDA批准仅用于减轻与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相关的症状,华盛顿还申诉称一些远藤销售经理指导销售代表通过误导医生超适应症使用,同时也鼓励诊所工作人员推广Lidoderm。

远藤同意解决国内与Lidoderm相关的民事诉讼,政府称,从1999年3月到2007年12月,远藤提交的有关医疗补助和联邦医疗计划中有关非适应症使用的报销,不予受理。

#5. 诺华/罗氏

罚金:21.54亿美元(诺华1.068亿美元,罗氏1.086亿美元)

时间:2014年2月21日

诺华和罗氏因触犯反垄断法被意大利政府罚款2.154亿美元,意大利竞争局称,两家公司勾结意大利国营医疗机构,误导医生使用两家公司的昂贵的眼药Lucentis和阿瓦斯汀。

该机构表示,自2011年以来,两家公司故意以经济原因人为区分两家产品,罗氏从Lucentis收集技术使用费,而诺华直接受益于Lucentis的销售提升。当局认为在2012年间,两家公司共造成了国家卫生服务机构5300万美元的额外支出,而未来每年成本增加可能超过7.08亿美元。

诺华和罗氏立即对提起上诉,不过最终拉齐奥地区行政法院在12月维持了原判。

#4. 辉瑞

罚金:3.25亿美元

时间:2014年11月10日, 2014年5月30日

11月10日,在美国地区法院判处个一起诉讼中,辉瑞同意支付3.25亿美元以解决第三方支付人,包括私人保险和政府机构联合提出的诉讼。第三方认为辉瑞因为超适应症推广加巴喷丁而给他们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公司拒绝承认违法,不过表示会与所有第三方支付人以及州反垄断局解决这一争端。原告提起诉讼后,辉瑞子公司华纳兰伯特同意支付4.3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处罚。

辉瑞的违法行为包括对超出Neurontin成人癫痫和疱疹后神经痛这一适应症推广。这些超出的适应症包括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双相情感障碍,偏头痛等其他疼痛。自2000年华纳兰伯特被辉瑞收购以后,辉瑞停止了超适应症推广。

#3. GSK

罚金:4.845亿美元

时间:2014年9月19日

GSK被中国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处30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因为公司在湖南省的医疗机构向医务人员提供商业贿赂。

根据中国新华社的报道,在一次非公开审判中,法院认为公司以行贿手段提高其医疗产品销售。该罚款是目前以来,中国法院对药企开出的最大的罚单。随后中国官方针对葛兰素史克现金贿赂和性贿赂,开展了为期一年多的调查。此外,该法院还判处了5名葛兰素史克的前高管。

#2. Krka,Lupin,Mylan,Servier,Teva,Neche/Unichem

罚金:4.277亿美元

时间:2014年7月9日

欧盟委员会处罚了一系列仿制药公司,指控这些公司与施维雅达成协议,延迟施维雅的畅销降压药perindopril仿制药的进入,欧盟认为该行为已经提高了公共预算以及违反欧盟反垄断法。

当2003年施维雅失去了perindopril结构式在欧盟的专利时,仿制药竞争者仍然面临众多进入欧盟市场的障碍,从专利工艺刀其他形式专利,2004年施维雅还获得了更高级别的专利保护。欧盟认为,施维雅的专利保护阻挡了仿制药商的努力,在2005年到2007年间,施维雅及仿制药商达成延迟支付的协议,欧盟的医疗支出为此增加了数千万欧元。

所有公司都对此表示反对,它们认为所作的并不违法。施维雅称,专利延长是任何一个创新药延续发展的关键。

#1. 勃林格殷格翰

罚金:6.5亿美元

时间:2014年5月28日

勃林格殷格翰同意支付罚款6.5亿美元,以解决美国联邦和各州针对公司降血脂用药Pradaxa多达4000例诉讼,原告认为,Pradaxa造成的出血情况有时是致命的。

公司坚称已经告知医护人员和患者有关该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同时公司不承认行为不妥。诉讼中,有高达2500例Pradaxa使用问题案例在东圣路易斯法庭上提出,此外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另有1500例出现。

在审判中,法官Judge还对公司开出93.1万美元的罚款,因为公司没有提供Pradaxa有关的市场和研发文件,据了解,Pradaxa在2013年销售高达14亿美元,同比2012年增加了8.8%。(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