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人物 » 上海医生难忍“医疗拥挤”煎熬 从大医院辞职

上海医生难忍“医疗拥挤”煎熬 从大医院辞职

来源:中国广播网 2015-01-04 09:42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外滩发生踩踏事故之后,上海的宋冬雷医生在惋惜之余写下一篇文章:国人何时可以远离“医疗拥挤”?他说拥挤是踩踏事故这一悲剧发生的首要条件,我们的医疗拥挤呢,虽然不至于严重到发生踩踏的程度,但是无论对于患者还是医生来说,那拥挤每天都是莫大的煎熬。

不少人对宋冬雷医生并不陌生,2009年,演员赵本山在上海突发颅内动脉瘤出血,宋冬雷就是主治的大夫之一。就在一年多以前,因为忍受不了医疗拥挤,宋冬雷离开了令很多人羡慕的上海华山医院,去了一家中外合资的民营医院担任院长。从体制内到体制外自由执业,他说更能看清楚医疗的弊端在哪里。宋冬雷医生究竟有哪些话不吐不快?

宋冬雷医生刚刚度过了他48岁的生日,就在不久前,他拿到了“2014医生服务创新奇璞奖”,这一奖项肯定的是他运用社交媒体和移动医疗与患者交流互动的举动。这样的举动在一年多以前,他还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时是不会发生的事,那个时候,来自全国各地找他的患者都是慕名而来,他无需打造,美名早已远扬。可是,每天重复战时状态的医疗,让他疲惫不堪。

宋冬雷:从早到晚没有休息,天天如此包括节假日基本上也是如此,所以我们现在都养成习惯,24小时开机,我们手机不会停的,除非在飞机上会关掉,随时应战的这种状态。这种状态对医生也是一种很大的挑战,或者是煎熬的感觉。另外反过来从病人来讲,实际上这状态就是不安全的状态,对医疗也是不安全的,所以我们对病人可能有时候态度不那么好,不那么热情或者是交流的时间不够多等,包括信任沟通不够。天天在踩独木桥,天天在走钢丝,你能保证你不掉下去吗?为什么要造成这么拥挤的状态呢?

也因为这样的医疗拥挤,宋冬雷说,他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

宋冬雷:我跟我们同学说,第一,你们再请我吃饭,我答应了也是白答应的。第二,我说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有请你们吃过饭,为什么,我的承诺都是没有用的,我请你们吃饭,到时一个电话我就走了,你们请我吃饭,我拍拍屁股走了也就算了,我说我请你们吃饭,到时候我走了怎么办,有几次他们请我吃饭,刚坐下来没几分钟,电话响了,医院有事快去吧,那就得走人,有时候回家的时候,经过上海的衡山路回去的时候,看到外面灯红酒绿,我说这种生活好像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宋冬雷曾说过,成功的医改是让医生工作回归纯粹,这份纯粹包括看病的时候心无杂念,只是一心为病人服务,同时不能被社会上的东西迷惑丧失信念。可是,现实的状态令人尴尬。

宋冬雷:在做手术的时候,我们不光要考虑病人的病情,哪个方法对他好,还要考虑病人的钱他能花得起这个钱吗?万一他钱花不起怎么办,他欠费了怎么办,欠了费要花医生的钱的,这个事情是切身利益,其实大家不得不想。第二个,我们现在医患关系不好,病人对医生很不信任,病人过多保护他的权益,医生也会过多保护我的权益,这样我们之间就隔了一堵墙了。

让宋冬雷困惑的是,目前对很多医生的考核体系也让医生无所适从。

宋冬雷:我们现在考评一个医生的水平的话,不是考评你刀开的好不好,你的病发症率是多少,病人对你的满意度是多少,这个指标一项都没有,他只是看你工作了几年了,论资排辈。第二个就是你文章多少,主要在国外英文的,分数高的都是什么?都是基础科研就是搞分子生物学的,搞基因的,搞蛋白组合的,你叫临床的医生去写这些文章,我看这两条途径,第一个就是找人帮忙,找一个搞基础的人合作找人帮忙,我们提供标本,他来做,做完了他写文章给我。第二个就是弄虚作假,我80%的、90%的工作都在临床上,10%的工作在基因上搞突破,这不是笑话嘛?

面对种种困惑,一年多以前,宋冬雷医生离开了华山医院,成为一家民营医院的院长。对他来说,意味着重新创业,意味着体制内的很多优越从此消失,但也让一部分找他看病的患者远离了医疗拥挤。宋冬雷坦言,他一个人确实很难改变医疗的现状,但总有人要先迈出第一步。在电话采访结束后,宋冬雷医生在微信里写下这样一段话:期盼美好医疗在中国的早日实现,因为我的后代还会生活在中国,中国好了,我们老百姓才会好。而对于向往中的美好医疗,宋冬雷写下这样几个关键词:分级,有序,方便,高效,舒心,可选择。(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