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CRO/CMO » 中国临床研究:任重而道远

中国临床研究:任重而道远

来源:生物谷 2014-12-04 12:12

2014年12月4日电 /生物谷BIOON/ --在生物谷、PI医药界和药物临床试验网等媒体以及各界专业人士的大力支持下,首届中国临床研究学术沙龙在北京亦庄成功举办。在全球医药行业风云变幻,国内医疗改革如火如荼的今天,大数据、资源整合成了最最热门的话题,许多医药界同仁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对这一大环境的认识和看法,这就需要一个提供自由交流及沟通的平台,在这种需求下中国临床研究学术沙龙应运而生。北京站活动当天张声鹏,汪金海,夏其奎,尤建国四位行业领头人从国家政策,市场导向,科研趋势,国家环境等角度,分别对四个领域做了充满前瞻性及建设性的演讲。以下是四位领导者的演讲内容精粹:

临管会办法解读与给行业带来的挑战

演讲者:张声鹏

总经理 广州驭时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依照近期国家卫计委、CFDA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出台的《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临床研究项目管理办法》,所有医疗卫生机构均应在2015年2月16日前成立临床研究管理委员会(简称:临管会),且该临管会要在当地医疗卫生机构完成注册,所有在研项目也应在医院临管会完成登记。临管会模式下,将来申请临床研究时,临床研究的科研渠道及GCP机构渠道合二为一,均需要通过临管会下属临床研究管理部门。而临床项目可否在医疗机构开展将由伦理委员会和临管会两堂会审,最终由临管会裁定。但是目前伦理委员会和临管会的部分职能相互重复,有待完善。临管会出台将会使医生发起研究的自主性受到压制,临床研究项目成本也将增加,这对当前正在红红火火开展的上市后临床试验影响最大。"

SMO在中国未来的发展

 

演讲者:汪金海

站长 药物临床实验网

董事长 北京赛德盛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常务理事 中关村玖泰药物临床试验技术创新联盟

"关于SMO的发展自2008年零星开始,2010年开始形成快速发展局面,最近两年更是遍地开花形成了一个高潮,到目前为止SMO模式从业务源头来看有以下几种模式:其一是整体项目管理为主要服务内容,SMO直接和制药企业签署合作协议的CRC服务模式(部分单位要求三方协议:增加研究中心方);其二是以某中心或某几个中心的零星式合作方式签署合作协议的CRC服务模式;其三是个别公司协助医院进行机构认证,自医院层面签署整体性合作运营协议的CRC服务模式;其四是以整体的系统和配套进入医院运营临床研究的模式。

无论何种服务模式,目前来看一个很显着的现象是各个研究中心和临床试验机构已经更多的在关注对于CRC的服务管理模式,甚至很多研究机构或专业科室组建自己的CRC队伍,更有甚者尝试建立SMO,假以时日未来临床研究机构或专业科室是否会慢慢形成自己的供应商体系,CRC服务将更多的由site主导,或许site会选择市场上的某一两家SMO参与,如果这样的发展趋势成主流,将会导致现在的SMO生存现状的变化,加速SMO的行业整合,最终可能出现的结果是SMO需要更系统的服务体系和资金支持,小的SMO将和区域性关系型医院建立捆绑,要不则会消亡,市场上的大型SMO将会以规模和资金优势胜出。当然中国市场的特征就是多层次,分布在不同层次的SMO活下去的能力应该都具体,但如何真正的生存好则不容易,能够怎样的发展好则更为艰难。

因此整体来看CRC的需求将继续快速增长,但SMO的未来不容乐观,核心问题在于SMO本身的低价值创造本质。未来SMO的挑战或机会将集中表现在以下方面:资本驱动、规模效应、互联网变量、价值链整合。"

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中国发展10年

演讲者:夏其奎

临床研究总监/项目评估总监 方恩医药发展有限公司

"国际多中心临床又称IMCT(International Multi-center Clinical Trial),或者多区域临床试验,即MRCT(Multi-regional Clinical Trial)。这都是指在全球多个区域的多个中心按照同一临床试验方案同时开展临床试验。

近10年MRCT在国内的数量级飞速扩大,申报及获批成递增趋势。这有几大原因:1)药物研究尤其是创新药研发日益全球化发展,中国需要融入全球化的环境中获益;2)世界需要中国的加入。中国借助其人口资源庞大、病种广泛、研究费用低、研究者兴趣较高的特点成为国际多中心临床的重要选择点;另外,为了提高时间和效率,国际多中心临床也成为了后续申请进口的铺垫。中国由此获得了和国外创新药物研发同步的机会:同时研发同时上市,无论是研究者还是患者都能从世界药物研发中获益。

中国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MRCT)由2002年的注册管理办法正式定义,由2002年开始MRCT的批准量由2002年的几个、2005年十几个增长至2007年几十个,到2008年开始达到每年100个以上,2010年批准158个。

从临床分期看,早期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申报比例较往年明显增加。全球同步研发策略渐趋前移,从以往在Ⅲ期阶段加入国际多中心逐步前移至Ⅱ期甚至Ⅰ期阶段。在当前法规框架下,尝试在某些领域有所突破,批准了国外尚处于Ⅰ期阶段的更为早期的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

通过所获批的种类来看也是同我国的疾病谱相类似,以肿瘤疾病、循环系统疾病、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内分泌疾病和消化系统疾病为主。众位评审时间7个月。

中国国家药监部门在国际多中心的考虑方面是综合的,第一,希望国际多中心临床在国内开展,这样可以促进与国际临床研发的同步,促进国际间的交流和学习;但是,药监的审评重点还是考虑安全用药为主。由于创新药都是在探索中,无论是剂型、剂量、用药途径、生产质量工艺和生产的场地都是不稳定的,而且既然是探索,就会有多种原因导致临床阶段的失败,例如:某国外产品在临床进行之初是片剂在完成临床试验后成了胶囊,而我国审评过程中考虑最多的就是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所以评审起来很难。

2013年末开始有药监部门的相关人士称药品申报将由原来的"两报两批"变成了"三报三批",这引起了行业热议。所谓的"三报三批"即申报过程中增加了一个IND和一个试验的过程,这在时间上延长了3-6年。我们认为这是药监部门出于对安全的考虑,并且可能还有促使外资转内资或者保护、推进国有企业创新的考虑。但其实我们认为这是一厢情愿,并且脱离了世界研发的环境的。

关于国际多中心项目的管理简要概括,除了必要的管理系统、项目管理知识之外,第一要以国际通用语言为基础,需要具备熟悉国际法规的团队,熟悉国际临床操作的专家,高质量的临床运营团队,能够与国际并轨的高质量数据管理和统计团队等;第二、需要考虑国际多中心的特殊之处,例如:知情同意书的本地化问题,各国临床试验管理体系的不同,伦理委员会的不同;多区域的SOP是不是要统一,血样中心检测如何运输(出口或者进口都不同),数据库能不能统一成一种数据库格式等问题。

2014年11月21日,我们看到国家局发布了新的IMCT的征求意见稿,把有注册需求的国际多中心部分明文规定,这是一大利好消息,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未来的发展。"

临床研究领域的FSP模式

演讲者:尤建国

临床研究副总监 希奥莱姆医药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FSP,Functional Service Provider,顾名思义,是基于职能的服务提供者,也就是说药企需求什么样职能的人力资源,CRO公司就提供相应的人力资源,base在CRO公司使用药企的系统和SOP,在药企的指挥下完成药企项目中相应职能的工作。这和传统大包方式完全不同。

FSP 模式重新定义了药企的用工方式和项目管理方式。在这种模式下,药企会选择一家CRO做为partner,让其提供各个职能的resource,然后由药企的项目管理人员支配这些resource,按照药企的SOP,质量标准,预算,进度来实施项目。从这一点上说,选择FSP模式的药企越多,那些没有被选中做FSP vendor的CRO今后的生意就会越少,尤其是那些不能称之为global CRO的CRO,这对中国国内的中小CRO公司是个很大的打击,他们以后能接到global 大药企们生意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当然也许IV期临床还有机会,也许China Stand Alone Study还有机会,但是的确机会越来越少。所以说FSP是global 药企和CRO玩的游戏,local CRO的机会并不多,当然local CRO仍然可以通过outsource CRA给那些还没有选择FSP partner的药企赚快钱,或者等待local药企也有FSP需求的时机出现。但是单纯做outsource CRA也是有风险的,比如说你outsource 50个CRA 给药企,突然有一天他们说其中20个手头项目做完了,不再需要了,对于中小型CRO来说是个极大的风险(短期内很难找到新客户或者内部的项目吸收这部分resource)。

很多人可能会困惑,既然是用药企的SOP、系统等,为什么不用自己现有的人做,而是要把这些人都转给CRO呢?其实无论是insourcing,outsourcing,还是FSP,药企目的只有一个降低成本。也许月薪不会变,甚至年薪不会变,但是药企和CRO的非工资的待遇是没法比的:office所在写字楼的地段,装修的豪华程度,内部设施的配备,茶点的档次和数量(别小看这个噢,成本不小呢),年会、team building、出国培训、风景区workshop、各种名目的福利补贴等等,大家自己发挥想象力吧,把一个药企的CRA,放到CRO的office后,一个员工能省下多少钱?当然省下的钱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CRO的利润,一部分是药企的利润。

当然,隐藏在背后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在资本主义美欧国家,他们的劳务合同本身就是无固定期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员工会称为permanent employee,而我们叫"正式员工",这个绝对不是翻译的问题,而是背后劳动法规制度差别造成的问题,也就是说从药企在美欧的大老板们的角度,把人力资源通过FSP模式转移到CRO公司,相应的也就转移了招聘的成本和裁员的风险。但是在资本主义美欧国家,想裁员,没那么容易,看看新闻大家就明白他们裁员有多难了(罢工,示威,游行,占领公司总部大楼,堵住大股东家门口……)。所以我觉得FSP中得与其说是Functional, 不如说是Flexible,因为FSP给了药企一种弹性的用工方式,节约成本增加利润还转嫁了风险,你说人家何乐而不为呢?"

下一届沙龙活动订于12月21日在上海举行,并已邀请了四位领域专家进行演讲,内容包括"Future Medical Affairs","浅析FSP模式与传统CRO","疫苗临床研究"及"EDC提高研究效率"。  (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