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产品 » 科学,伪科学?印度传统医学在质疑中顶风前行

科学,伪科学?印度传统医学在质疑中顶风前行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4-11-05 09:52

用这些阿育吠陀疗法中使用的草药治疗眼疾在印度依然流行。

图片来源:M. A. PUSHPA KUMARA

几个世纪以来,印度传统疗法——“阿育吠陀”的实践者在给患者问诊时一直遵循着一个原则,他们不会询问患者的症状、家庭历史或其他与疾病相关的重要信息,反而会检查一个人的“原质”或身体类型,借此分出3种神秘的身体特质:风向型、暴躁型或是迟钝型。在进行原质调查时,阿育吠陀医师会使用一份问卷评估一个人的100多项特质,从关节强度、寒冷敏感性到性格脾气、压力容忍度等。根据原质的不同,相同的疾病治疗方法也千差万别。

这种医疗方法与西方医疗方法大相径庭,印度政府正在努力证明这种依然流行于该国的传统疗法存在合理的科学依据。在政府强有力的支持下,刚刚兴起的“阿育基因组学”已说服了数十位来自印度领先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参与,如班加罗尔印度科学研究院以及海得拉巴细胞与分子生物学中心的研究人员。研究人员还基于阿育吠陀的基因特点,发表了相关研究论文,其中一些甚至发表在顶级期刊上。“我们在尝试让阿育吠陀与时俱进。”新德里基因组学与综合生物学研究所牵头阿育基因组学研究的分子生物学家Mitali Mukerji说。

这一行为已激起越来越多的批评性声音,质疑指向从阿育吠陀和其他传统医疗的草药混合物中获取药物的失败性尝试。阿育吠陀在数年前就曾因在一些非处方药物制剂中发现重金属而备受诟病。新德里国家免疫研究所免疫学家Satyajit Rath指出,另一件事情则是生物医学行业历经曲折才揭示了其复杂的草药制剂。在美国密歇根州韦恩州立大学癌症生物学家David Gorski看来,“原质”的前提是不科学的,任何以其为基础的研究都站不住脚。“你可以用伪科学研究样本来研究基因学。”他说,“但这不会让你的研究变得科学。”

另一方面,印度中央政府却对此表现出充分的热情。2007年,印度政府就为阿育基因组学研究设置了种子基金。2012年,政府又拨款1600万美元用于该项研究的5年计划(预计到2017年结束)。而且该资助不可能被取缔:印度当局执政党在一次竞选宣言中还声明会给予阿育基因组学研究足够重视。“不会缺少资金支持。”阿育基因组学追随者、原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总干事Samir Brahmachari说。

阿育基因组研究自2008年开始吸引了人们的注意。Mukerji的研究团队称,人们被划分成3种极端的“原质”,即不同特征占上风的身体种类,分别显示出在代谢、心血管、免疫和精神疾病等若干基因表达方面存在差异,且生化标记如血脂等在3种体质中也存在明显差异。土型原质者的三酸甘油脂、胆固醇以及其他已知心脏疾病标志的水平尤其较高,这与通过阿育吠陀检测到的土型原质存在疑似较高心脏病风险的结论相一致。然而,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很快指出具有该种特点的人通常趋于肥胖,这也可以用来解释具有心脏病倾向的原因。

Mukerji的研究团队并未被此种言论吓住,2010年他们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报告称,与急性高原反应相关的基因变异经常出现在土型原质的人身上,该团队还发现另一种可以帮助人们容忍高海拔影响的基因表达异常则在另一种原质中更为普遍。但怀疑人士却认为,所谓的原质概念对于基因相关研究来说过于泛泛。西孟加拉邦国家生物医学基因组学研究所人口遗传学家Analabha Basu表示,尽管Mukerji的团队做了一些研究工作,这些研究如果是用来寻找基因突变与个体特点之间的联系,则他们的发现可以更具洞察力。“如果你可以直接找出某个土型原质的基因特点,或许可以证明阿育吠陀的预测能力与基因组学研究之间存在较强的关联。”Basu争论说。

来自阿育基因组学前沿的最新研究成果还引起另一争议:即这些研究是否存在足够的同行评议。日前,一个研究团队包括该研究领域最有名的支持者、来自Manipal大学的心脏外科医师M. S. Valiathan,首次发表了把原质分类和科学检测如身体质量指数相结合的文章,研究发表在《阿育吠陀和整合疗法期刊》上,其中的一些作者同样是该刊物的编辑。“他们难道找不到其他的期刊发表这篇文章?”印度科学研究院癌症生物学家K. Somasundaram说。对此,印度Pune大学生化学家Bhushan Patwardhan的回应是,这样的批评很不公正。“我偶然间才成为该文章共同作者之一。”他说,“文章是由牵头的作者递交给这份刊物,而且经过了常规同行评议过程。”

阿育基因组学研究的支持者已经习惯了面对这些质疑。但Mukerji坚持认为,古老的阿育吠陀疗法的预测和原质基因倾向之间存在“明显”的平行之处,其重要性一定会得到证实。她说:“现代医学不能通过观察一个健康人来辨别他可能存在哪种特别的疾病,因为没有区分健康人的方法。”一位广受尊敬的基因生物学家Brahmachari则表示,研究发现的不断积累,让他对阿育基因组学最终说服批评人士持乐观态度。“希望更多研究人员可以加入这一领域,使之成为一项医疗运动。”他说。(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