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疗改革 » 基层医疗如何焕发活力?

基层医疗如何焕发活力?

来源:南方日报 2014-10-21 09:25

“大医院忙死,小医院闲死”,真是这样吗?为什么患者不相信基层医生而涌向大医院?江门市政协委员朱正君在2014年江门市“两会”上提交的《关于加强江门市基层医疗卫生建设的建议》,被列为市政协十大重点提案之一。目前,该建议已得到承办单位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局回复。

现状

患者不信任,人才留不住

朱正君通过调研并访谈了部分医生,得到的结论是:大医院真的很忙,病人太多,看不过来,无论门诊还是急诊,或是住院,都是熙熙攘攘,甚至排不上队或住不上院;而小医院(基层医院)也并非“闲死”。“小医院看似稀稀拉拉,整体感觉病人不多。但是,对医生来说,病人并不少,因为医生太少了。”相对于岗位而言,一个萝卜一个坑,医生明显缺乏。

“基层的老医生,除了已经安于现状的,多转型或者跳槽到大医院或者发达地区的医院了。新来的年轻医生则以本地人为主,主要是因为医院领导害怕新来毕业生一旦考到执业证后又跳槽,或者外地的忍受不了本地的待遇而跳槽。”朱正君说,在基层医院调研中,从临床一线的医生到医院的管理者一致反馈:待遇太低、技术薄弱、基础设备条件太差、药品器械管制太苛刻,即便是专家来到基层,也未必能够开展起业务,除非少数纯手工劳动科室。因此,在上述诸多原因下,基层的医生明显的紧缺,让群众看病难变得更难。

朱正君调研中发现,不少病人在基层医院看病时不愿意花钱,又急于治好,一不满意,立即转诊向大医院。殊不知,疾病也是有一个治疗的过程的,尽管基层医疗存在诸多不足,但是,常规疾病还是能够处理的,因为前述各种原因,当下的基层百姓对基层医院、医生的技术产生怀疑,导致不断地涌向大医院,形成基层的真空和信任缺失。

声音

硬件好一点,培训多一点

基层医疗工作者,无论行政人员还是一线医生,都有很大抱怨。朱正君听到各种声音。

从收入来说,基层医院从原来的多劳多得,回到“大锅饭”,动力不足。“随着收支两条线的不断推进,医生劳动完成一定指标,即可以获得一定的、相对固定的工资奖金,多干风险自行承担,干多错多风险自己担,你说谁愿意多干? ”

人力方面,基层医院或卫生服务站的工作岗位,每一个岗位仅有一个人来担任,一旦有生病、休息等情况,没有人力替补,只得停诊,对居民来说,就医显得很不方便;而基本医疗设备条件不足,导致原本可以开展的医疗服务项目也不得不取消,基本的医疗项目也无法开展,基层的医疗服务变得形式化、表面化、走过场,基层医疗服务变得薄弱。

基层医疗的另一种尴尬则是,药品等管制不符合实际需求,即使有专家来坐诊也开展不起来。“目前的基药等制定与实际情况往往脱节,患者就医无相应的药物可用,或者被限定,又不开放第三方的药房以供患者选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病也没有办法看,朱正君说,类似的还有器械等,监管应有,但是限制太死,不利于基层发展。

对于基层医务人员来说,渴望业务学习提高技术,却难以实现。比如,人手缺乏,走不开;资金困扰,进修费用高,经济待遇受到影响,不敢进修培训;即使进修回来,工作也无法开展;所谓的学历、资历教育培训,形式化太浓,缺乏实用性,吸引力不足等等。

建议

吸引社会资本,加大扶持力度

朱正君建议,对基层医务人员开展实用性培训,安排上级医院的专家、人才对基层医院进行技术扶持,基层医务人员的待遇应参照公务员,并实行按劳分配、按质分配原则,以激励医务人员的劳动积极性和工作的效率及质量,让基层充满活力。

如何强化基层医疗卫生事业?朱正君建议,基层医生到上级医院进修采取“导师制”培训形式。通过导师的手把手教导,使基层医生获得较强的技能,回到原单位既能开展新的业务技术,使基层医疗水平真正获得提升。同时,大医院与基层医院自由组合或统筹安排,形成类似于医联体模式扶持。“从现有的定点扶持,到自由组合或统筹安排,或交互组合,让大医院与基层医院充分合作,加大人才扶持、培养、双向转诊。让患者能在基层医院解决的,不必涌向或转向大医院。在大医院治疗后有条件转回当地基层医院的,尽量转回。”

此外,朱正君还提议,鼓励大医院专家、人才到基层扶持或开设诊所、承办民营或股份制医院。打破瓶颈,给与优厚的待遇和发展空间,鼓励大医院专家、人才,特别是退休人员、临床经验丰富的人员能够到基层去扶持,或开设诊所、承办民营或股份制医院,充分放开政策,让社会资本能够参与基层医药卫生的建设中。

对于朱正君提出的建议,市卫计局表示,他们正争取财政资金,加强乡镇卫生院建设,去年江门就有5家乡镇卫生院纳入了中央补助范围。而对于基层医疗机构人才缺失的情况,目前重点通过三甲医院对口支援、经费重点倾斜等措施加强社区卫生建设。为了补充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血液,江海区、新会区、台山市、开平市、恩平市、鹤山市等6个市(区)乡镇卫生院,将对连续工作2年以上、具有助理医师以上职业资格的现在岗人员作为短缺医疗卫生人才直接聘用。

对于这部分人才的鼓励,江门已批准各市区公共卫生事业单位实施绩效工资改革,明确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当年的收支结余部分,可提取20%用于绩效工资分配,从而促进医疗卫生机构人员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和能力。

纵深

市政协委员朱正君:

放开市场 规范秩序 加强监管

在朱正君看来,基层医疗卫生之所以缺乏活力,主要是被陈旧性的过时的政策限制了,他提出放开市场的措施,让基层医药卫生事业活跃起来。

市场准入方面,他提出,对基层的医疗设备减少限制,应根据情况配备必要的抢救器械及救护车等必要的设备工具,也要适度放开药品等管制,让药品器械等独立公开透明地购买。

同时,对市场充分放开,特别是对医疗服务价格,从现在的物价局定价,到行业听证,医疗人员和民众参与的形式进行调节,甚至将来价格的波动随着市场的供需矛盾决定,让医疗服务体现出真实的水平。“把药品、器械等加成彻底取消,让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充分体现。与此同时,做好政策的导向,保障基本医疗,与医疗保险、社会保障机构探讨研究,让医保支付能够即时到位,从而保障市场的有序进行,让民众的医疗消费满意度提升,让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大大提升。” 朱正君说,“只有基层医疗市场活跃了,有大量的人才能够扎根基层医疗服务了,老百姓大多数的疾病都在基层得到治疗了,大医院不再拥挤不堪了,医疗专家们能集中精力研究处置疑难重症了,那么,医改的春天就真正来了。”

市场监管方面,朱正君也提出三项措施:一是抓行业监管,注重行业公平,解决好医患双方的矛盾纠纷,实行第三方调解机制,独立运作,资金配套(政府购买服务),避免因为利益之争而失去公信力;二是做好行业监控,避免腐败之风,实施“电子眼”监督策略,可参照交通“电子眼”,实行行业监督无缝隙覆盖,从而保证基层医药卫生建设的廉洁、健康、有序进行;“同时,对民营机构与公立机构相同待遇,注意监督防范过度检查、治疗等现象的发生”;三是充分利用医学会等机构,制定好行业评价体系,对基层医疗进行监督与评价,从而提升医疗水平,杜绝或减少医疗事故的发生,从而提升基层医疗的信誉,保障基层医疗卫生建设的顺利进行。

对于激活医疗市场的建议,市卫计局表示,落户江门的投资32亿元的大型民营医疗机构银葵医院已经获省卫生计生委批准医疗机构设置申请。它的进入,或会改变目前江门医疗市场的格局。(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