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仿制药 » 首仿药定价策略

首仿药定价策略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2014-08-15 16:03

争议“超低定价”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正大天晴的重磅新药达沙替尼片“伊泥舒”采用了“疯狂”的定价策略,50mg规格定价在70元/片、20mg规格定价在35元/片,而原研厂家百时美施贵宝50mg的达沙替尼片“施达赛”价格为526元/片、20mg的价格则为260元/片。

由于两者的定价相差近8倍,“伊泥舒”被认为“超低定价”,这也是在正大天晴与双鹭药业关于达沙替尼片首仿的舆论战之后,再次掀起的新一轮争议。

接近8倍的价格差,是不是属于“超低定价”?“其实,我们只是凭直觉简单本能地把它和原研药以及之前的首仿药作对比,感觉差价大就变成了超低定价。何为超低?多少差距才谓之超低?这本就没有标准。”本报特约观察家、资深医药人胡晓春表示,因此说“伊泥舒”超低定价是没有理论基础的,这种说法本身就有所偏颇。

以江苏恒瑞制药的首仿药多西他赛注射液和注射用奥沙利铂为例,其实价格也非常低。多西他赛注射液江苏恒瑞定价为1506元/80mg,赛诺菲为1602元/20mg;注射用奥沙利铂江苏恒瑞定价为339.0元/50mg,赛诺菲为2678.0元/50mg。不难看出,在注射用奥沙利铂的定价上,两者的差价也接近8倍。

然而,对于达沙替尼片的原研和首仿价格问题,有行业人士分析,看似差价很大,其实不然。原因是施贵宝的“施达赛”采用的是买三增九和慈善机构做赠药销售模式,患者每年只要先连续买三个月就可以在往后的九个月内获得免费的“施达赛”,患者每个月实际支出的药费仅为原来每月的1/4。而正大天晴由于商品销售增值税和所得税法律规定限制,只能采取正常的销售模式。初算下来,正大天晴“伊泥舒”的每月药价仅是施贵宝“施达赛”的一半左右。

但在胡晓春看来,与其执着于所谓的“超低定价”,还不如去谈谈原研药的“超高定价”。他表示,开发一种新药耗费固然昂贵,但其实进入中国的原研药通常都不是与国际接轨同步上市的新药,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伪新药。但其在中国的定价,却通常采取了作为新产品的撇脂定价以获取暴利。

快速抢占市场

抛开“伊泥舒”是否是“超低定价”不谈,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正大天晴对于该首仿药的定价策略确实是“向下走”,而不是常见的“向上升”。对此,有行业专家表示,正大天晴的这种定价策略,一旦被效仿或推广,将给医药行业和社会带来深远影响。

“我同意上述的观点,因为这种定价策略是对以往的一种颠覆。总体上是一种正向的影响,利国利民,同时也符合市场竞争法则。”胡晓春表示。事实上,从近年来国家政策导向来说,降价目的显而易见,而此次药企能够主动将首仿药价格下调,自然符合政府的意图。

因此,目前有言论正在“鼓吹”,应该鼓励仿制药超低定价,并希望政府鼓励并推广。胡晓春表示,只要不是恶意地给同行、社会及消费者带来损害,带来药品质量的蒂略,就符合优胜略汰的市场法则。对于这种定价策略,应该鼓吹,国家在不过度干涉市场经济行为的前提下,也应该采取支持鼓励的态度来对待这种现象。

而从企业层面来看,这种定价策略带来的影响有利有弊。众所周知,目前全球医药市场正处于专利药集中到期的特殊时期,近年来国内药企开始在抢仿上发力,即便抢仿成功研发出首仿药,接下来将面临着原研药和后来仿制药的夹攻,竞争可谓是十分激烈。因此,首仿药在价格上做文章,对于药企来说,有利于快速抢占原本属于原研药的市场份额,同时也给其他药企的仿制药设置门槛。当首仿药已经在市场站稳脚跟,再有后来者进入并想打开市场,将更加困难。

“价格策略本身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会反伤自身,但价格作为敏感指数最高的因素,其在市场竞争中的运用非常重要。”胡晓春认为,正大天晴“伊泥舒”的定价策略类同“渗透定价”,是非常厉害的一招,一方面针对施贵宝的“施达赛”是一种强大的攻击,另一方面则是对跟随者的一种有效阻击,这对抢占市场份额绝对有重要意义。

更极端的说法是,正大天晴的定价策略如果被众多具有先发优势的药企效仿,那么可能出现一种有意思的局面:此前药企“一窝蜂”地仿制某个专利到期的药物,现在可能导致排在仿制药进度五位之后的药企直接放弃仿制,进而改变国内仿制药的竞争格局。

运用“地利优势”竞争

不可否认,在激烈的医药市场竞争中,价格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对于药企来说,仅仅在价格上做文章是远远不够的。从现状来看,除价格外,在药企的多个层面也需要同步推进,并充分发挥国内药企得天独厚的竞争优势。

本报特约观察家、力托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医药企业管理顾问杨涛曾指出,国内有少数药企的首仿药能够与原研药进行抗衡甚至是超越,价格因素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在研发与学术等方面也能够达到外资药企的水平,实现真正的专业化。

另外,对于国内药企来说,在我国医药市场的竞争当中,其实有着显着的“地利”优势。对此,胡晓春表示,国内药企开发首仿药,要有效运用国内企业的“地利”,运用好国内药企相对较好的人脉资源、渠道网络资源,并如当前国家出台支持国产医疗设备的使用那样,影响政府出台强制性的政策支持。

“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清醒地认识到国内药企普遍存在的一些‘短板’。”胡晓春进一步指出,首仿药务须在质量工艺制备的提高和学术推广的提升上,进行跟进和发力,否则国内药企所谓的“超低定价”,将会成为另外一种不良诠释。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随着药品专利的集中到期,越来越多的药物包括重磅药物,已经开始掀起一股热浪,而国内药企如果在质量工艺等方面不做提升,不仅可能无法参与这次掘金之旅,就算仿制成功,也可能因为质量工艺以及学术推广等问题,导致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应该客观地看到,药品专利集中到期以及首仿药陆续开发上市,对我国医药行业及市场有着利好。胡晓春告诉记者,一会大幅缩短我们和发达国家在用药水平上的差距;二是从整体上降低药价,而且这种降价比目前政府通过招投标通过政府行为的降价更加合理更加符合市场规律。另外,还将客观地加快药品生命周期的更迭,淘汰一些老化的产品,进而加速化药生产企业的洗牌。(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