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医药经济分析 » 南京医药定增独木桥:冀望战略合作降财务费用

南京医药定增独木桥:冀望战略合作降财务费用

来源:华夏时报 2013-12-12 09:00

历经约五个月时间,南京医药(5.54,0.00,0.00%)(600713)与联合博姿的战略合作事宜还未得到商务部审批通过。因此在2013年12月9日召开的第二次股东大会上,南京医药审议通过了延长非公开发行决议有效期的议案。

在股东会现场,记者了解到,战略合作进程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双方已经开始了前期的交流学习,以便能够在审批完成后尽快进入合作的最佳状态。据悉,联合博姿已派出好几批流通业专家来向南京医药传授经验,而南京医药也向联合博姿介绍了他们独特的药事服务业务。

然而对于现在的南京医药而言,它还面临一个财务费用高企的难题。而这个一直吞噬南京医药利润的“罪魁祸首”仍需等待南京医药此次的定增资金来解决。

最关心改善业绩

淅淅沥沥的小雨驱散了南京的雾霾。12月9日上午9点不到,南京医药大厦三楼会议室内,南京医药高层和联合博姿的代表就已到齐。

记者在股东会现场发现,虽然登记的股东只有大股东南京医药集团和一名持100股的小股民,然而会场却几乎座无虚席。经统计,约有十多家机构的20多位投资者参加了此次股东会。股东会后,南京医药特意为机构投资者设置了交流会。

而首先被机构投资者提及的是南京医药的业绩问题。

事实上,南京医药这几年一直凭借非经常性损益游走于盈亏边缘。2010年以来,连续3年的年报中,南京医药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5亿元、-3.04亿元和-2.92亿元,其中201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还亏损1.83亿元。

而南京医药今年前三季度的经营数据也不容乐观,虽然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近20倍,但是扣非后却录得亏损1197.25万元。而增“靓”净利润数据主要是剥离大量外商禁入的企业。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今年年初以来,南京医药共计继续转让及挂牌拟出售约12家控股、参股公司股权。

对此,南京医药董事长陶昀并未提及改善业绩的具体措施,但他坚定地表示,请大家相信,南京医药会用行动、用一份好业绩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上任后就提出了三点,‘业绩为王’,‘投资要讲回报’和‘盈利光荣、亏损可耻’。相信我们,我们一直在努力。”

提前交流

自2012年12月10日南京医药股东大会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案后,1年时间已过去,然而与联合博姿战略合作的进度却很缓慢。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最早在2013年7月24日的上证e互动平台上,南京医药回复称:“目前公司已取得南京市投资促进委员会和江苏省商务厅的同意转报函件,处于国家商务部审批流程阶段。”然而至今已过去近5个月,合作事宜仍处于商务部审批阶段,而之后还将经历证监会的审批程序。

而联合博姿中国区企业发展总监王述恩也坦陈道:“合作的审批比我们预期时间长。不过双方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而且一些前期工作也在做,主要是为了审批完成后能够很快进入状态。”

“前几个月联合博姿欧洲总部派总监级别的一把手来南京医药交流,下周还会有总部负责供应商关系方面的总监过来与南京医药进行深度交流。”王述恩补充道,“我们还计划建立一个10人左右的专业团队来和南京医药进行现场对接,其中亚太区业务骨干招聘已经完成。”

而在南京医药副董事长梁玉堂看来,南京医药后续还有一些资产剥离工作要做,“根据上市公司再融资政策法规还要剥离其他部分子公司,还要根据对联合博姿的承诺——专注医药流通领域,剥离担保公司、产业园、百货等资产。”

同时梁玉堂还透露称,虽然联合博姿的执行董事长斯蒂夫罗·佩希纳已70多岁高龄,但是他已先后多次到南京与南京各方见面洽谈,可见他合作的意向是很强的。

苦在财务费用

在交流时,陶昀表露了他今年接手南京医药后的心情,“虽然南京医药现状不大好,但我充满信心。南京医药每年有200亿元的销售收入,哪怕就1%的利润率,那盈利也是很可观的。”

而不得不说的是,财务费用高企一直是南京医药的一块心病。它吞噬了南京医药巨额的利润,也是陶昀口中南京医药利润率低的“罪魁祸首”。

“我们公司苦就苦在财务费用。”梁玉堂对公司财务费用高企的事实并不回避,“一是因为短贷长投,之前收购企业都是用的银行贷款;二是因为收购的一些企业,他们本身负担较重;三是因为在创新服务和管理上的投入很大,所有这些都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而且去年以来我们剥离外商禁入资产,其中一些公司其实是盈利的,所以我们在剥离过程中是惨痛的。”

而记者此前也曾从南京医药内部人士处独家获悉:“由于地方政策限制,南京医药在某省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要跟当地医院做业务,每一块钱业务要缴一块钱质量保证金给医院。这一块钱要等到你什么时候不做了才能拿回去。之前虽然会还款慢一点,但是也不会像这样。”他也坦言道,这样做虽然不会产生坏账,但是确实占用了公司的资金。

“一边是占用资金,一边是大举借款产生大量财务费用,利润自然也无法提高。”业内人士分析称,2010年~2012年南京医药财务费用分别为1.83亿元、2.9亿元和2.73亿元,且资产负债率一直徘徊在85%附近,这说明南京医药的付息债务压力很大。截至今年三季度,南京医药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6.99%,比年初还上升了1.99个百分点。而在这些负债中,流动负债占比97.28%,其中仅短期借款就高达30.26亿元,直接导致了1.87亿元的财务费用。

根据南京医药的非公开发行预案,向联合博姿定增所得的10.6亿元资金中,扣除发行费用后,南京医药将用8亿元偿还银行贷款,剩余的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梁玉堂对此直言:“这笔钱对于改善公司目前的财务困境至关重要。南京医药每年将因此减少至少5千万左右的财务费用。”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南京医药与联合博姿的合作何时才能实施还是个问题。(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