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Science报道 » Science:新型登革热病毒让登革热防控工作雪上加霜

Science:新型登革热病毒让登革热防控工作雪上加霜

来源:Lifeomics 2013-11-25 14:05

泰国曼谷是我们人类抗击登革热病毒(dengue)的前线,不过这场阻击战让我们越打越灰心。2012年的9月,制药巨头赛诺菲巴斯德公司(Sanofi Pasteur)开发的一款疫苗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这款疫苗预防的是一种困扰了我们人类好几个世纪的热带疾病——登革热。同时我们也发现,登革热给人类带来的影响要比我们预计的还要严重。据今年4月公布的报告显示,每年全球大约有3.9亿个登革热病例出现,这要比世界卫生组织在2009年公布的估计值高出了3倍。在本周举行的会议上,与会的科学家们又公布了最新的消息,他们发现了第五种登革热病毒。这是半个世纪以来新发现的又一种血清型的登革热病毒,这给我们希望用一种疫苗预防所有登革热病毒的计划带来了一丝阴影。

据菲律宾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Manila)的儿科医生Lulu Bravo介绍,还没有任何一种虫媒传染病(vector-borne)能够像登革热这样使公共卫生工作人员感到忧心忡忡。”登革热是一种由埃及伊蚊(Aedes aegypti mosquitoes)传播的疾病,重症患者会有难以忍受的关节痛等症状,所以也被称作“断骨热(breakbone fever)”,目前对于这种疾病还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药物或者疫苗。据泰国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的儿科医生Usa Thisyakorn介绍,虽然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登革热的致死率有了大幅度的下降,但是该疾病在泰国还是导致儿童入院的第一大疾病。

城镇化进程加快了登革热的传播速度。积水的沟渠、废弃的轮胎和肮脏的容器都是蚊虫滋生的极佳场所。正如一位科学家在大会发言上提到的那样,可能是蚊虫的飞行距离增加了,也可能是因为气候变化,总而言之,我们过去那套消灭积水、喷洒灭蚊剂的防蚊方法已经满足不了控蚊的需要了。

马来西亚是一个关键点。据马来西亚卫生部的虫媒传染病专家Mohd Zaki介绍,该国过去每十年都会爆发一到两次大型的登革热疫情。可是自1991年之后,他们每年都会爆发一次登革热疫情。世界卫生组织东南亚地区总干事Samlee Plianbangchang也补充说:“登革热已经从城市传到了乡村,从马来西亚传播到了之前从未见过登革热病例的尼泊尔。”2010年在尼泊尔爆发的登革热疫情甚至都波及到了海拔1400米以上的加德满都(Kathmandu),这里在过去由于气候寒冷根本都没有埃及伊蚊。尼泊尔卫生部的官员Basu Dev Pandey认为:“气候变化可能与登革热转移到高海拔地区有关。”

绝大部分登革热患者的病情都比较轻。不过大约有10%的病例会发展为严重的登革出血热(dengue hemorrhagic fever),此时有少部分患者甚至会因为血管通透性过高出血而死亡。患者终生都会对所感染的登革热同一血清型病毒免疫,但是如果之后被其它血清型的登革热病毒感染,往往都会成为重症患者。所以疫苗生产商一直都希望能够开发出能够同时预防所有四种血清型登革热病毒的疫苗。不过据韩国首尔登革热疫苗组织(Dengue Vaccine Initiative in Seoul)的高级顾问,传染性疾病专家Scott Halstead介绍,由于科学家们对登革热病毒与人体免疫系统之间的复杂的相互作用关系了解得不够透彻,所以疫苗的开发工作一直没能取得太大的进展。“我们必须必需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对于登革热背后的科学问题我们一无所知。” Halstead这样说道。

差一点就被漏掉的这新发现的这第五种登革热病毒血清型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马来西亚的Sarawak州在2007年爆发了一次登革热疫情,登革热疫情监测网(该监测机构由现在已经退休的前马来西亚Universiti Malaysia Sarawak大学的病毒学家Jane Cardosa建立)的科研人员们为一位被称作“登革热4号”的重症患者抽取了血样。可是科研人员们发现这株病毒与所有4种已知的登革热病毒血清都不能起反应。于是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in Galveston)的病毒学家Nikos Vasilakis对病毒样本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结果发现这是一株新的登革热病毒。Vasilakis等人随后又发现这株马来登革热病毒刺激人和猴机体产生的抗体与其它四种血清型的登革热病毒抗体都不一样。如果让之前感染了1、2、3型登革热病毒的试验猴再感染这种马来登革热病毒,病毒的增长速度会明显加快。可是如果让之前感染了4型登革热病毒的试验猴再感染这种马来登革热病毒,病毒的增长速度则会明显减慢。这说明在猴子的免疫系统看来,4型登革热病毒和马来病毒是差不多的。“在鉴定这株病毒方面他们做了非常好的工作,他们的确发现了第5种登革热病毒。”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登革热流行病学专家Thomas Scott这样评价道。

不过我们目前对于这株病毒在公共卫生方面的意义还不太清楚。Vasilakis认为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这种马来登革热病毒在人群中有持续的传播和流行,不过他们认为该病毒可能会在其它的灵长类动物中流行,比如婆罗洲的猕猴种群。对于疫苗开发者而言,这株新病毒绝对是个大麻烦。

据Scott介绍,目前整个登革热研究界都认为现有的防控手段太过简单。而且正处于研发阶段的登革热疫苗也都不太管用。Plianbangchang也悲观地认为,仅仅依靠一种手段是难以奏效的。登革热还将陪伴我们很多年。而且情况有可能会越来越糟。(生物谷Bioon.com)

生物谷推荐的英文摘要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342.6157.415

Surprising New Dengue Virus Throws a Spanner in Disease Control Efforts

Dennis Normile

At a meeting this week in Bangkok, scientists announced the discovery of the first new dengue serotype in a half century. For vaccine developers who have struggled to make a preparation effective against the four known serotypes, factoring in a fifth may be a major headache.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