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人物 » 奥博资本王健:“赤裸裸”的投资经

奥博资本王健:“赤裸裸”的投资经

来源:生物谷 2013-08-26 11:40

奥博资本(OrbiMed)是全球最大的专注于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公司。在创始以来的约24年里,奥博管理的资产从零开始增长到70多亿美金,在全球拥有60多人的专业投资团队。奥博亚洲在上海和孟买设有办公室,创建了世界上最早的泛亚洲专注于生物医疗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 总额约2亿美元,目前共投资18个项目。

"过去3个月里,我们新投资了三个项目,接下来,我们投资的频率可能不会减低。"8月16日,奥博亚洲联合创始人及资深董事总经理王健博士与生物谷编辑分享了他的投资经。

当生物谷编辑问及他具体看好哪些细分领域时,王健谈起了奥博亚洲的独特投资思考方式。

市场需求优先

首先,我们投资时侧重于市场需求而非艰深的科学技术,我们被有着爆炸式增长需求的市场所吸引。

时代天使这个投资项目是体现奥博这一理念的很好案例,它是中国隐形牙齿矫治器领域的领军企业。十年前,中国人对牙齿美观并没有很强的概念,绝大多数人不知道世上还有隐形的牙齿矫正技术。但在美国,隐性牙齿矫治器已经是耳熟能详的产品。早前奥博在美国投了该领域的全球领军企业,所以对该市场和技术的发展有着深透的了解。

我约四年前刚遇到时代天使时很兴奋,因为我看到了中国未来即将爆炸式增长的市场需求。我走在大街上就可以看到至少有60%的人的牙齿需要某种程度的矫正,中国人对牙齿美观的关注度正在直线上升。考虑到时代天使产品的适应症、人们的购买力等因素,我估计中国至少有一百多万人是时代天使的潜在用户,这意味着一个近百亿元的市场。

当时时代天使CEO李华敏正带领着20多人的团队奋力面对财务和市场的重重难关,看到他们挤在浦东一个破旧窄小的房间里工作,我为这种拼搏精神所深深感动。2010年初,奥博对时代天使进行了A轮投资,2012年华平投资了B轮。今天该公司正突飞猛进地发展,已占领中国70%强的隐形矫治市场。

我常把爆炸式增长的市场需求比喻成海啸,我们就是要在海啸的路上等着,利用海啸水涨船高。在今天的中国,爆炸式增长的领域很多,例如糖尿病市场。中国已成为全球糖尿病第一大国,患者已接近1个亿,这为糖尿病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如医药、透析等)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

爆炸式增长的市场需求总是有着巨大的驱动因素的,我们会深入探究这些因素。例如,老龄化的大趋势导致许多和老龄化相关的医疗保健需求迅猛增长。中国有约3亿人在50岁以上,未来20年中,中国将迎来加速老龄化的高峰期,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接近20%。老年和医疗费用有着很强的正相关性,老龄化将驱动心血管、癌症、骨骼等医疗市场的持续增长。

城市化是另一个驱动医疗健康市场的大趋势。1990到2010的20年间,中国有约3.8亿新增城市人口,比美国的全部人口还要多,这个城市化的速度在未来的20年还将继续。当人们从农村搬到城市,他们的医疗保健需求从数量到质量都会显著提高。一些所谓的"富贵病",如心理疾病,肥胖症等也会因城市化的驱动而增长。

另外,国际化也是一个势不可挡的洪流。生物医疗产业是个非常国际化的产业,这是因为大多数疾病是不分国界的,在美国能治癌症的药,多数情况下到中国也有效。这趋势会导致更多的海外产品和技术涌入中国,更多的中国资源为跨国企业所利用,更多更大的跨国兼并重组也将发生。

投资即是投人

人们讨论投资机会的好坏时,喜欢专注于技术或市场,而容易忽视"人"的因素,但"人"恰恰是我花时间最多,也最头疼的因素。我们可以把一个市场分析得淋漓极致,设计出天衣无缝的策略,但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人来执行。再巨大的市场机会,再完美的策略,也可以被无能的管理者付诸东流。反之,再严峻的市场,再糟糕的现状,都可以被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克服。

奥博非常注重创业团队,尤其是领军人物的质量。我们发现很难仅仅通过写在简历里的词句对创业者得到准确的评价,而需要与他们深入地交流,在交流中许多不经意的细节常能告诉我们比简历更深刻的东西。一次,我去一个正在融资的公司拜访,他们前一年亏损七百多万美元,以前融资的两千多万美元已全花光,正靠过桥贷款生存。公司门口停着两辆崭新的奥迪,CEO说其实并不需要买新车,更没必要一下子买两辆,但当时遇上买两辆车碰巧有折扣,所以索性买了两辆。这件事反映出,即使在财务上弹尽粮绝的时候,该CEO仍然毫无危机感,也缺乏成本意识。我没投,以后的结果表明当时若投了就亏了。

有哪些素质难以在简历中充分体现出来,但对于一个CEO至关重要呢?常识、领导力、执行力、策略性思维的能力、热情、能量和坚持力等等都是我们非常注重的方面。我们并不需要一个CEO面面俱到,但他至少不能有致命的缺陷,例如CEO不能缺乏领导力。

我曾遇到一个CEO,技术背景很强,人也很勤奋努力,但就是不懂得如何识别和笼络人才,如何激励团队向共同的目标努力。公司里有个及其无能的副总,业绩非常差,从董事会到员工都看得到这副总的巨大问题,但该CEO认为此副总是"自己的人",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他居然说该副总是超一流人才,不遗余力地保护他,并试图给他所有高管中最高的奖金,结果导致公司人心涣散,怨声载道,能人离去。该CEO最终被股东们炒了鱿鱼。

盈利性公司不以赚钱为目的,都是耍流氓

"今天在一个董事会上,一个高管详细解释了扩建工厂要做哪些细节,要花多少钱。我问他能带来多少营业额和利润,他却答不上来。我急了,说:'赚钱是这个公司存在的唯一目的。'其他董事都嘲笑我太'赤裸裸'。我热爱慈善,但认为慈善是个人隐私,没什么好告诉别人的。一个盈利性公司的最终目的就是赚钱。"(链接:http://weibo.com/1661686192/A4BjdlBtm) 王健这段被调侃"赤裸裸"的微博,后面补充回答道,"以慈善为名亏别人的钱是不合道义和逻辑的"。那作为资金管理方,奥博资本赚钱的能力如何?

奥博资本管理的资产超过70亿美金,我们从零开始,一步步专注踏实地走到今天,天上从没有掉下过馅饼。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把钱交给我们管理?最重要的理由是:我们为他们提供了足够高的回报。

我们的团队一方面要敏锐地把握市场需求,另一方面要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来理解科学和技术。奥博亚洲的三个资深合伙人都具有深厚的生物医疗背景,我们经常跟人开玩笑说我们是"教育过度"("over educated"),因为我们三个就有两个生物学博士和两个医学博士,要从技术上"忽悠"我们并不容易。

我们经常遇到一些技术牛人出来创业,其中有个别的满脑子是科技,却不关心如何赚钱,也不问产品会不会有人花钱买。他们喜欢用"划时代","开天辟地"这些很大的词忽悠外行,常借用诺贝尔奖得主和院士等名目试图把不懂科学和技术的投资人弄晕,其实我见到的诺贝尔奖得主或院士参与的公司亏钱的多了去了。

我们热爱新技术,但技术必须能满足市场需求才有价值。复杂尖端的技术往往意味着高成本和研发风险,所以技术本身不是目的,它最终只是赚钱的手段。(生物谷Bioon.com)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本文涉及到的人物(采访对象或原始作者)的隐私权,其联系方式不公开,读者如果有任何学术上的交流愿望或咨询需求,请联系生物谷(editor@bioon.com)代为转达。>

关于王健

王健博士是奥博资本亚洲的联合创始人及资深董事总经理,拥有超过二十年生命科学领域的风险投资、金融以及科研经验。王博士曾任君联资本的合伙人以及博乐集团(Burrill & Company)大中华区总经理。此前他曾任中经合集团(WI Harper Group)董事总经理,管理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在此之前,王博士任职于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王博士曾是艾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ForteBio, Inc.)的董事(艾瑞后来被美国颇尔公司收购)。他目前是博能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Bonovo Orthopedics, Inc.)的董事长,时代天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EA, Inc.)的董事(前任董事长),瑞邦生物医学有限公司(Response Biomedical Corporation, TSE: RBM)的董事以及中美华世通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Waterstone Pharmaceuticals, Inc.)的董事。他也是百华协会 (BayHelix) (中国生物医疗商业领导者的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及前任主席。王博士在诺贝尔奖得主Eric Kandel博士的指导下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神经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曾获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科研奖学金,此外王博士还拥有斯坦福大学MBA学位。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