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生物能源政策 » 闵恩泽:让地沟油“变废为宝”

闵恩泽:让地沟油“变废为宝”

来源:广州日报   2013-04-01 10:08

20世纪初,他们锐意进取,开风气之先,他们在各自的行业不懈追求,成绩卓然……今天,让我们走近这些跨世纪的大师,感受他们的人格魅力,重温一个时代的精髓。

闵恩泽,男,1924年2月生, 1951年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学位,是我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上世纪90年代初,他提出发展我国绿色化学的建议,并指导开发从源头根治环境污染的绿色新工艺。21世纪以来,他进入绿色化学中的生物质资源利用新领域,指导学生开展利用油料作物发展生物柴油的生产工艺研究。在国内外石油化工界享有崇高的声誉。

他喜欢京剧,也爱听李宇春的歌;他热衷美食,尤其对家乡的川菜情有独钟,他是我国石油化工领域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也是个爱笑的可爱老人,他是科学大师——闵恩泽。每当提到曾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件事时,闵恩泽总是谦虚地摆摆手说道:“功劳是大家的”。

让废弃油脂变为动力能源

在“地沟油”日益成为社会热点话题的这几年里,年届耄耋的化学家闵恩泽也投入了巨大的研究精力。数据显示,中国人每年消耗掉的2250万吨食用油,其中约330万吨成为废弃油脂,但只要回收得当,再经过几个小时的化学反应,就可以变成清洁、无污染的动力能源。整个回收利用产业还能消除“地沟油”回流餐桌的巨大社会隐患,直接保护中国的食品安全环境。

而这一领先世界、化害为利的科研成果,正是由闵恩泽带领他的研究团队完成的,全称是:“近临界醇解”生物柴油生产新工艺。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该技术已经形成产业链,目前在海南已经有加油站在试点性地输出这样的生物柴油了。

早在2000年,闵恩泽在他编著的高新技术科普丛书《绿色化学与化工》一书中,提到了“菜籽油也能用来开汽车”,把欧洲利用菜籽油生产生物柴油及其推广使用的情况首次介绍到中国。在巨大的需求前景推动下,欧盟以双低菜籽油为原料,美国采用大豆油为原料,精制油料后成功开发了碱催化的酯交换法。但这种转换方式对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成本太高。但是我国也不缺乏生物柴油的原料,如废弃油脂(餐饮废油、酸化油、废动物油),由于原料来源途径多,品质差别大,闵恩泽自然想到了开发适合劣质和多种来源原料的技术。

研制催化剂 保障航空用油

“90载恍如昨日”,忆起自己的年轻时代,闵恩泽感慨良多。年轻时期的闵恩泽从当时的中央大学毕业后,就远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然而,思乡心切,已经升任美国著名石化公司高级工程师的闵恩泽毅然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回到一穷二白的祖国。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就和祖国的炼油催化事业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1948年,我在美国头一回看到催化裂化装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变成清亮透明的汽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回首大半个世纪前的难忘一幕,闵恩泽依然记忆犹新,“我当时就想,中国什么时候也能拥有这种装置?”这一刻并没有让闵恩泽等太久。

闵恩泽至今还记得,1960年的春节,中国石油工业的创建者、独臂将军余秋里找到他,要求尽快研制出小球硅铝催化剂,“库存的催化剂很少了,工业生产即将面临很大的问题,更重要的一点是,没有催化剂,我们就无法生产航空汽油,影响空军飞行,时间非常紧迫”。当时,前苏联对华援助几近中断,将次品催化剂卖给中国,形势非常严峻。闵恩泽带领团队经过四年多的生产会战,小球硅铝催化剂顺利投产,确保了国内航空汽油的正常供应,我国的空军战鹰有了生存的保障。

在余秋里的回忆录中,上世纪60年代的闵恩泽“吃在车间、睡在办公室,和工人一起爬装置、钻高温干燥箱,一心埋头搞研究、搞攻关”,是个不折不扣的“科技帅才”。

说起自己所取得的成就,闵恩泽更愿意将自己所做的归结于“责任”。他把自己一生的追求和国家的建设联系在一起,“或许这就是时代留给我们的财富”。

对闵恩泽来说,对其学术成就的最高肯定,莫过于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状的一刻。站在人民大会堂主席台的中央,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学者操着四川乡音说道,“成绩是属于大家的”。“成绩属于大家”这句话也践行在闵恩泽科研生涯的每个阶段。在淡然对待成绩的同时,闵老对科技创新却有着执著的追求。在他的简历上,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创新脉络:1960年,他捧出质量优于国外产品的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1981年,他研究开发成功半合成分子筛裂化催化剂;1995年起,他担任“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和反应工程”项目主持人……

美好的一天:“从咖啡开始”

“早餐,一定要吃好”,在化学家闵恩泽看来,“一日之计在于晨”,就连吃饭也不例外。闵恩泽的早餐很丰盛,有肉,有蔬菜,有烤面包片,奶酪,还有水果,再煮上一杯咖啡。因为有过八年的美国生活,所以闵恩泽的早餐比较西化。“咖啡可以提神,多少年了一直没有变过”,他笑着说道。闵恩泽热衷京剧,偶尔也会听些流行音乐。他能唱出三个版本的《上海滩》,还对李宇春的嗓音情有独钟。“老师睡前总会放半小时的CD,在音乐声中入眠”,他的学生打趣说,至今无法考证老师从音乐里“得到哪些灵感”。除了这些,安享晚年的闵恩泽还喜欢养鱼,按时给鱼儿喂食,“老师把它们当做生活乐趣的一部分”。

乐享晚年生活之外,闵恩泽依然惦记自己的事业,刚过完90大寿的闵恩泽说,这几年,他一定要完成两个心愿——把自己50多年自主创新的案例写下来;同时在利用生物质资源生产车用燃料和有机化工产品方面继续努力。(生物谷Bioon.com)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