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人物 » 王旭东教授:中医药文化遗产必须得到有效保护

王旭东教授:中医药文化遗产必须得到有效保护

来源:人民网 2005-03-10 23:51

    今日下午3时,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大会发言。

  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第二次大会发言直播

  王旭东委员在会议上做了发言,以下是讲话全文:

  中医药学术体系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是我国最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的科学门类,它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作出过不朽的贡献,在现代医学较为发达的今天,仍然在为维护人类健康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对于这样一门优秀的科学技术,党和政府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爱护,曾经出台了多项政策法规,直至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保护,在组织、人力物力、经费等方面都予充分的保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中医药学并没有按照自身规律得到充分的发展,虽然在一部分分支学科上呈现着轰轰烈烈、繁荣热闹的景象,但在学科本质上,“继承、发展、提高”三步战略的第一步都没能得到有效落实,很多中医优秀思想、实用技术、优秀人才已经呈现窒息、萎缩、失传、流失的势态。对此,更重要的工作应该是挽救、保护,尤其是有效保护。今年我国已将中医药学列为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五年规划,因此更加需要厘清思想,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保护这一优秀遗产。

  一、当前中医药领域存在的不利于保护的一些问题

  (一)思想窒息,技术萎缩。

  目前中医的临床治疗、科学研究、教育教学等诸多领域,中医最具特色的世界观、方法论、思维方式得不到继承和发扬,审证求因、辨证论证的灵魂没有了,越来越多的中医院已经不姓中了,中医中药可有可无,一切都用西医的一套,中医二字成了装点门面的敲门砖。

  学术界热衷于以现代科学技术研究中医药,忽视了对中医经典著作、学术经验、单方秘方乃至中医思想的研究。中医硕士、博士的研究做到了细胞、分子、基因水平,但却不会开处方看病。中医院里,除了中医、针灸、推拿等科目外,其它技术几乎无人问津。国家每年为中医药科研投入亿万资金,能在防病治病方面发挥作用的却不到20%。中药有丸、散、膏、丹等几十种剂型,炮制方法有灸、炒、煅、淬等几十种方法,现在临床有效运用的又能有多少?

  (二)阵地缩小、人才外流。

  几十年来,中医在医、教、研、药各方面都以西医的模式为标准,不是同一科学体系的标准,必然对中医造成巨大的束缚,加之政策、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导致中医阵地不断缩小。

  针灸是最具疗效的技术,可是近年来综合性医院大量关闭针灸科,因为针灸每次只收几块钱,医院没有经济效益;中医的接骨技术早已获得国际肯定,20世纪80年代初,中医院治疗骨折采用手术的只占15%~20%,其余都是中医接骨技术,而现在即使是全国中医骨伤科基地,采用西医手术都要占85%以上!原因就在于手术收费是中医接骨的10倍。现在的中医院,西医科室和从业人员都超过中医。

  人才外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出国:据不完全统计,现在世界各国中医师和针灸师人数已达23万多人。外流的另一种情况更严重,即流向西医,我对自己的毕业5年以上的部分学生做过调查,大约只有30%还在从事真正的中医职业。有一位已经当了心脏科主任的学生,治疗一位复杂病例长达1年多无效,还是经病人提醒才想起给患者采用中医疗法!

  (三)学术贱卖,被人轻视。

  中医药是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最为丰富的行业,可是至今国家没有对其实行有规模的、主动的专利保护,国外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大肆取用中医药配方、技术、学术经验,部分中药厂家在利益驱动下,主动向外国人提供配方、工艺。原本是中国土产的中药材和中成药,在世界每年400多亿美元的中药交易量中,我国的份额多年来一直徘徊在3%~6%,而日、韩两国却占有80%以上。

  在对外教育上,中医药院校对外国人几乎没有门槛,只要交足学费,任何有大学文凭(无论何种专业)就可读博。相当一部分人只要来中国三次(报名一次、开题一次、论文答辩一次),总共不用半年的学习时间,就可以拿到博士文凭!而这种贱卖的学术,外国人却并不领情,他们反而因此看不起中医教育。

  此外,我国中医药学术声誉有不断下降的趋势,竞争力在下降。

  二、导致中医药领域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

  (一)骨子里的民族虚无主义。

  中医药学遗产面临的最大危害就是民族虚无主义。因为中医属于传统文化,中医也在割断自己和传统文化的关系,改投“现代化”的门下。可是,失去了传统文化依托的中医,就如同离开土壤的大树,只有枯萎和死亡。

  (二)思想上的现代实用主义。

  在“中医现代化”的口号下,采用西方唯科学主义的实践研究成了中医发展的指导思想,把盲目改造中医传统、简单模仿西医当成中医现代化的方向。中医的发展应该是在自身成熟的、完善的、符合客观规律的理论框架之内进行,如果任意突破这个框架,必然违背客观规律。

  此外,法规上的缺位阻隔效应,管理上的现代官僚主义等也是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

  三、保护中医药文化遗产的建议

  (一)将中医药学作为国家政治文化来对待。

  中医药是我国最具有原创性的学术体系,应该作为国家政治文化的典型来对待。西方发达国家对能够弘扬自己国家特性的文化事业,总是以政治的态度,用政治的立场加以推广,甚至作为保护国家利益的工具,制定有关战略来保护。在美国,即使是电影、游戏软件,只要能彰扬所谓的美国精神,就能得到政治文化方面的保护。这种有利于国家利益就给予特殊保护的做法,同样可以作为保护我国中医药学的借鉴。

  (二)加强中医药特殊保护的法律建设。

     中医药独特的理论和方法,与西医有本质上的区别,中、西医药的法律保护制度也应该区隔开来,只有建立中医药特殊法律保护制度,才能够使中医药持续健康稳定地发展。特殊法律保护的内容应包括:保护中医药知识产权、中医师资格认定和执业要求、师徒传承制度、中医药业务、中医药标准、医疗纠纷等诸多内容。

  (三)中医教育要进行伤筋动骨的改造。

  目前的中医药教育存在的问题太多,已经受到无数专家学者的诟病。有关部门要切实采取措施,在本质上进行改革,再也不能培养那些不中不西,不会看病,甚至连中医思维方式都不具备的学士、硕士、博士了。

  (四)中医科研要两条腿走路。

  一方面,中医现代化研究要彻底摆脱“唯科学化”的束缚,在发扬中医优秀思想、推广中医优秀技术上进行研究;另一方面,保护中医特色、优势,对中医体系进行正本清源的清理、继承式的研究要摆上重要位置。“名医工程”、“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之类的研究要纳入国家级的课题。要彻底杜绝中医科研中的虚假行为,使中医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

  此外,还建议以确保疗效作为中医保护的基础,启动中医药特殊保护的国家工程。

  发言人工作单位和主要职务: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

  界别:医卫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