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坏了三年好一年 原料药市场周期性再现?

坏了三年好一年 原料药市场周期性再现?

来源:www.bioon.com 2007-11-22 09:28

    11月12日,第59届中国国际医药原料、中间体、包装、设备秋季交易会开幕的前一天,深圳会展中心广场已经是花团锦簇。当晚,深圳各大酒店爆满,许多企业举行了客户见面与答谢会。然而,在觥筹交错间,上下游企业的紧张、焦虑情绪弥散于深圳的上空,已经难见企业家们的从容与淡定。 

    众所周知,从去年底开始中国原料药走出了一波难见的行情,在经历三年行业低谷后迎来春天。青霉素工业盐、水溶性维生素、硫氰酸红霉素、泰乐菌素等大宗原料药品种出现了量增价扬的态势。以青霉素工业盐为例,今年7月份,出口最高报价已经达到了17.54美元/BOU,是2004年最低出口价格的三倍多;维生素B2今年8月份与1月份出口平均价格相比上涨了189%。然而,从8月底开始,价值链延伸最广泛、国际市场最具竞争力的青霉素工业盐价格开始回落,维生素价格也稳中有降。在本届原料药展会上,青霉素工业盐的出口报价已经回落到了12美元/BOU左右。 

    “没想到价格下降得这么快,坏了三年仅好了一年。”健康网总经理、本届原料药展会论坛嘉宾吴惠芳道出了众多企业的心声。而此时,业内对原料药市场未来的把握就像是价格飙升时看不到天花板一样,同样不能预测止跌点在哪里,大宗原料药品种表现出的周期性成为行业深层次的恐慌。 

    ▲涨落间呈现周期性 

    根据海关统计,今年前八个月,我国化学原料药类商品出口总额为58亿美元同比增长35%,预计全年增长30%以上,为近年来出口额增长最高。从出口比例来看,抗生素、维生素、有机酸类、氨基酸类、醇类、激素、解热镇痛等品种名列前茅,正是由于青霉素工业盐、维生素等大宗原料药价格上涨,今年的原料药出口已经改变了往年出口量与出口总额不同步的状况。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今年前8个月原料药的景气行情是多种因素促成的结果,充满了痛苦和忍耐。2003年,青霉素工业盐由于产能急剧放大爆发了第六次价格战,到2004年价格已经跌入低谷,每十亿单位徘徊在5美元左右,逼近成本价,一些中小企业倒闭,另一些靠规模取胜的企业咬牙苦撑。与此同时,青霉素工业盐和VC最大的买家印度和美国先后对中国发起反倾销、反垄断调查,给中国原料药出口贸易蒙上了阴影。此后身处内忧外患中的原料药企业在2004年后开始了痛苦的转型,不少企业自觉限产、转产,同时,河南华星药厂第五期生产建设形成了青霉素年产8000吨的生产能力、石家庄制药集团的中润(内蒙古)制药有限公司形成了1万吨的生产能力,形成了新的产业核心层。 

    在国际市场,随着对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和动力能源成本的持续攀升,跨国原料药企业形成了战略调整的动力。2004年底,抗生素巨头荷兰帝斯曼集团(DSM)宣布对其抗生素板块进行改革,2005年上半年陆续关闭了荷兰代尔夫特的青霉素工业盐和6-APA工厂、格罗宁根的头孢中间体工厂,结束与葛兰素史克联合创办的6-APA生产企业。而中国原料药的老对手印度也迫于中国的压力关闭了所有青霉素工业盐工厂,在对我国青霉素盐发起反倾销撤诉后,我国青霉素工业盐已经取得了绝对的国际市场主导地位。 

    吴惠芳表示,结合历史纪录来看,有明显周期性的原料药主要是那些产量大、应用广、在国际市场上有话语权的品种。其行情的周期性主要表现在价格的起伏周期、产能产量的增减周期性。

    ▲谁操纵了周期性 

    事实上,即使在上半年大宗原料药涨声一片的时候,乌云也并未完全消散。在上一届原料药会上,企业患得患失的情绪已经出现。 

    当时,业内人士估算,考虑到出口退税率减少4%和人民币升值超过6%的变化因素,再加上环保控制成本将增长5%~10%,在理论上分析,青霉素工业盐120元/十亿已经是一个摸高的价位,而当时青霉素工业盐的报价已经大大高于这一数字,会给停产企业和资本形成强大的吸引力,而如果一旦引爆市场,中国原料药可能再次陷入价格战的轮回。 

    此后,尽管在7月1日国家公布的出口退税调整目录中,青霉素工业盐与维生素并未在调整之列,但是其他进入目录品种高达8%的出口退税降幅,传达出政府对于高污染行业整治的决心和力度。 

    吴惠芳认为,大宗原料药价格起伏的原因主要有:人民币升值影响到出口价格;一些大宗品种显现出垄断性地位;经过前几年的行业淘汰和调整,市场供求出现缺口,能源紧张价格上扬。而最根本的原因则在于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 

    在上一届原料药展会上,曾经出现过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各展位对价格讳莫如深,青霉素工业盐一度断货。七八月份,内销价格已经高达140~150元/BOU,同时,一些原料药企业开始囤货,期盼下一个涨价周期的来临。 

    “其实,从七八月份开始,外单已经出现只询价不定货。印度四家企业考虑复产,荷兰DSM和墨西哥的企业也在考虑复产。”一位业内人士说。 

    与此同时,上游原料价格的疯长在下游受到阻力,不少制剂企业在拿不到货的情况下,一方面追涨,另一方面又受降价品种导向开始了产品更替。头孢克肟、头孢吡肟等品种在医疗市场走俏,拉动了中间体GCLE成为涨价的亮点,而制剂产品价格低廉的阿莫西林、头孢曲松等品种受到冷遇,其上游中间体7—ACA、6APA价格也呈现下滑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原料药企业开始减产或停产7—ACA、6APA,转而投入生产优势品种。但是,下半年7—ACA、6APA都不同程度出现了市场告急,目前GCLE价格也开始回落。吴惠芳表示,目前抗生素有200多个品种,制剂的自觉调整反映出药品在应用上的可替代性和市场的弹性。上游原料药价格的大幅攀升,在成本转嫁中给下游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如果在终端无法释放,就会形成自然的选择,从而又反向回馈到上游。在我国医疗保障体系日益完善的今天,药品的应用趋向于普及化和重大疾病的治疗领域,如果生产企业仅仅关注市场变化,以逐利为前提,就会形成市场的不稳定与不确定性。 

    ▲结构调整仍然严峻 

    “原料药市场的大起大落把制剂企业坑苦了。”11月14日,国内大型制剂企业江西汇仁集团董事长陈年代出现在深圳原料药展会的论坛上。他表示,制剂企业对原料药市场感到非常茫然,不少企业上半年受到市场缺货消息的引导,在价格高位进了不少原料,现在原料药价格又降了,可谓深度套牢,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 

    事实上,尽管原料药今年呈现了一波景气周期,但是专业人士对原料药行业的担忧一直存在。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高级顾问俞观文表示,对制药企业来讲,涨价是好事,但是这里面应该有一个价格杠杆,企业涨价幅度不能调得太高,只能适当调整,得防备有些企业的恶意冲击。因为,那些停产的企业一旦决定复产,速度会非常快,而且,从产业结构来看,向高附加值转移调整并没有实现,这就使这个行业存在潜在风险。环保、出口退税、反倾销、反垄断等一系列现实问题都可能成为引发新一轮价格战的导火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波行情中,中国原料药企业已经有了理性的萌动,表现在业内主导企业小心地维护产量和价格的平衡,不再像以往那样孤军奋战。同时,立体化营销已广泛应用于医药原料药生产经营企业的市场策略中。在原料药展会上,参展企业已经将展示企业自身形象、推广企业品牌作为重点。 

    “我无法预测明年的原料药走势,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像过去那种惨烈的厮杀可能不会重现,因为随着国家政策的引导,市场将更加规范,向优势企业集中成为必然,企业经营更加理性不容置疑,目前原料药的市场表现是价格理性回归。”山东新华制药总经理任福龙说。 

    在健康网多年跟踪青霉素工业盐的图表上,2007年的市场走势和2003年形成了醒目的“X”形,一条是平行后向下,另一条是平行后上扬,而现在,在上扬的末端已经出现了向下的趋势。“我相信这个行业不希望第二个X出现,因此,全行业必须共同努力,寻找平稳发展之路。”吴惠芳说。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