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31个古人类头骨被钻洞 5千年前开颅术?(图)

31个古人类头骨被钻洞 5千年前开颅术?(图)

来源:生物谷 2007-04-07 21:40


31个古人类头骨被钻洞


韩康信,人类学家,2001年6月的一天,他在山东发现了这颗头上有洞的古人头骨。

  开篇

  远古,夜,中原某处的一个部落里。

  篝火边,人们用手里的木棍在地上击打出有节奏的声音,几位男子跳起舞来,部落里一场重要的仪式即将开始。祭祀台前,巫师紧闭双眼,双手将陶器捧起,不停地念着咒语。

一位牺牲者虔诚地目视着前方,巫师将陶器中的水从牺牲者的头上缓缓倒了下来。

  巫师挥了挥手,牺牲者躺下,几位男子将树叶撒在牺牲者的身上,巫师从陶器中捧起药粉,吹在牺牲者的脸。

  一指手指从牺牲者的额头慢慢往头顶划动,留下了红色的印记,在头顶画上了一个圆圈。

  篝火边跳舞的人们,节奏逐渐加快。

  巫师突然全身颤抖,双手用力一挥,几个男子一拥而上,将牺牲者的头按住,仅仅是一瞬间,牺牲者睁开了一下眼睛,让我们看到他惊恐的目光。巫师从半空中举起一把尖利的石器,猛地向他的头颅砸下来。随之听到喀的一声。

  一张照片,韩康信手里拿着一个有洞的头骨,远古声音缓缓褪去,镜头逐渐拉开,韩康信身后的木架上整齐地摆满了头盖骨,快节奏的击打声又缓缓传来,镜头逐渐推近,最后停在了有洞的头骨上。

  韩康信,人类学家,2001年6月的一天,他在山东发现了这颗头上有洞的古人头骨。这是他找到的第31个有洞的头骨。27年来,为了解释先民们头骨上那些神秘空洞的原因,韩康信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求证过程,最终得出的结论,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第一次发现头骨

  字幕 1974年5月 西安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西安工作站

  这里保存了一批重要的人骨遗骸,他们是4000年前的古代人类,出土于甘肃。韩康信,中国为数不多的鉴定古代人类的专家,这次被特别邀请来到西安,因为,这个行业的人都相信,对于如此古老的人骨遗骸,没有人比他更加权威。

  这时,一颗头骨引起了韩康信的注意。

  采访韩:“当时发现呢也没去想、特别地去想这个东西,只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开这么大口呢。”

  年轻的韩康信丝毫没有意识到,从这天起,一个长达30年的谜团由此引发了。

  又见有洞头骨

  字幕 九年以后

  1983年6月的一天,韩康信接到青海考古所的电话,请他到一个叫民和的地方,鉴定一处考古发现。

  字幕 青海 民和县

  到了民和县,韩康信临时布置了一个工作点。青海考古队在这里发掘出一群4000年前的墓葬,出土了大量的人骨遗骸。

  此时,考古队员又送来了一批的人骨。

  刹那间,时间仿佛被这一幕凝固了。

  这个头骨上也有一个洞,韩康信下意识怀疑到,会不会出土时考古队员不小心弄破了头骨。

  采访:“考古的人,他们说,这不是他们弄的,挖出来就是这样的。”

  猛然间,韩康信对自己的经验产生了怀疑。他鉴定的人骨数量至少已经上万,因人为弄破的头骨他也曾见过,可与眼前的头骨完全不同。

  采访:韩“这个洞非常圆,而且洞口的截面非常地整齐,就像现代工厂里的钳工用钻子钻金属器具的钻孔一样,非常整齐,当时觉得挺奇怪的,怎么挖出来的。”

  让韩康信吃惊的事情接踵而来。他又发现了2颗有洞的头骨,洞的形状更加离奇,一个是椭圆形,一个成长条形。这一次,韩康信心中升起一连串的疑问,九年前,在西安看到的那个头骨和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这只是一个孤立偶然的事件吗?

  一脸茫然的韩康信决定将头骨带回北京。(音效:原始部落中原始仪式的敲击声逐渐响起) 再现远古(瞬间)加 办公室韩康信。


韩康信决定将头骨带会北京

  推测是死后取骨

  几个月来,那些神秘的空洞成为了韩康信的一块心病,在这几位4000年前的人类身上,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这些奇形怪状的孔洞究竟是怎样造成的?作为一位资深的古人类学家,韩康信百思不得其解。

  采访: “骨骼并不象受过创伤,或打击以后破裂了,破裂了,那骨头在哪,裂开了,可骨头也没有了,开了个天窗,你说他是怎么打上的呢?也不象。”

  让韩康信感到棘手的就是孔洞的形状,什么样的武器能在头上砸出这样圆润的洞穴,放到今天,人们会想到枪伤,可四千年前人类连铁器都还未出现。

  采访:如果不是人为的,没有其它的原因可解释,为什么呢,有时候动物,老鼠咬人骨头,在墓穴里,也可以咬出洞来,但是,列齿类动物咬骨头,它是磨牙,就是一个骨片,它上下这么咬,里头外头都有咬的痕迹,它这个不是,

  那么,如果排除人为暴力所致,还有怎样的人为目的?难道是有人存心想在人的脑袋上钻洞吗?这似乎更加蹊跷,中国人向来对头颅的重视胜过心脏,何况是在几千年前的蛮荒年代,谁又敢这样做呢?

  然而,有一种情况可能存在,那就是在人死后。

  采访:我在一些资料上看到,尤其是欧洲,有(在人头骨上)钻洞的。

  正如韩康信在资料上见过的欧洲的古人类,他们出于对人骨的崇拜,在死后的人的头上钻洞。

  采访:钻洞的目的就是要取骨片,他在中间穿一个孔,把它磨光了,甚至在上面搞一点装饰,然后穿起来,做一些小的装饰品或纪念品,必邪用啊,西方有这种解释。”

  那么,眼前这几颗古老的头骨,会不会也正如同欧洲人的古老信仰一样,是某种人骨崇拜的结果呢?


古人类头骨被钻洞

  新疆发现14个头骨

 字幕 1989年9月 新疆 和静察吾呼沟县

  新疆考古所急电,和静察吾呼沟县发现一群3000年前的古墓,遗骸800多具,请韩康信连夜赴疆。

  到了新疆,(音乐急促)让韩康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采访韩:“收集了80几个头骨,其中有10几个头骨上有穿孔,有些头骨上有好几个洞,不是光一个洞,有好几个洞,有圆的,有方的,但是洞都比较小。”

  推测新疆死后取骨

  这是一个7岁男孩的颅骨,他的头上就有4个的洞,两个圆形,两个正方形。

  韩康信心头一惊,他不加思索地想到了那三颗青海的头骨,而眼前这触目惊心的男孩颅骨,难道也能用人骨崇拜来给予解释吗?

  发现的14个有洞头骨上,竟然存在着大大小小50几个孔洞,而且每个孔洞的边缘都非常整齐,用手摸着还能感觉到骨质的棱角,就象是用某种锐利的工具在头骨上切割出来的。

  采访:所以,我认为还是死后,经过某种尸体的处理,在骨头上直接刻的,刻的原因,就是想取一块小的骨片。”

  6年前就曾经作过的猜测,到如今显然得到了又一次印证,几千年前,中国西北的古人类也许的确存在着某种古老的信仰——人骨崇拜。

  然而,就在这之后的短短两个月,事情的进展完全超出了韩康信的想象。


韩康信在仔细观看

  青海头骨是生前形成

  字幕 1989年11月 北京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

  头骨的发现本来只是韩康信的一个意外收获,但是,屡屡在不同的地区发现这些奇特的古人头骨,韩康信认为,应该系统整理后,向外发表这项研究。

  这几颗曾经看过无数遍的青海头骨,此时此刻,他忽然意识到与新疆的头骨完全不同。韩康信心头一惊。

  新疆头骨的洞口边缘有一个垂直的截面,而这个圆洞的边缘却非常光滑圆润,这颗头骨上的洞,也是如此,洞口边缘的骨头就项被打磨过的一样,十分圆滑。

  采访:如果是人工垂直刻的化,它那个边缘是直角形状,所以这个边缘摸上去棱角清楚,但是青海的头骨,它的边缘是圆钝的,摸上去是圆的,这个感觉不一样的。不是那个刻上去有棱角的感觉。不一样的。

  同样是头骨上的洞,一个光滑圆润,一个棱角清楚,青海的头骨远远不像新疆头骨那么简单,如果是在人死后,用工具切下骨头,那应该留下整齐的切面才对,显然,死后取骨以及人骨崇拜的说法已经无法解释它们。

  难道这是骨头生长愈合的痕迹吗?想到这里,韩康信心里更加不安,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意味着,这3位男子孔洞形成的时间,不在死后,而是生前。

 

  推测是某种病理现象

  字幕 北京

  新疆事件的出现将韩康信对青海头骨的所有推测,从终点全部打回到起点。这时,已是1991年的初冬。

  字幕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

  韩康信研究头骨的事情,在考古所被人们传开。有的人认为,这并不是他的主业,何苦一定要探个究竟呢,而有的人对却一直悄悄地在等待事情的结局。

  这天中午,研究陶瓷的王教授给了韩康信一个提示。现在的一些疾病也可以引发人的头上出现孔洞,会不会那些古人是生了某种奇怪的病呢?

  采访 韩“你说他病理,什么样的疾病,你得找出造成这种形状可能的病理、病因,当时的病理知识还是比较缺乏,我当时还年轻啊,没有专门收集这方面的知识。”

  本来停滞不前僵局似乎又出现新的转机。

  田增民,北京海军总医院脑科的权威教授,在他几十年的临床经验中,曾见过各种各样的脑部疾病。

  采访田“疾病引起的颅骨穿孔,它那个病理的过程是一点点将逐渐将颅骨腐蚀掉的,最终形成的穿孔形状很不规则,肉眼看上去去坑坑洼洼的,很像海底的珊瑚。而古代人头上的穿孔形状相对比较规则,我个人认为,疾病很难诱发出那样的规则的穿孔。”

  就在田增民的研究结果还未得出之前,韩康信也花了大量的时间,查阅到各种能造成头骨穿孔的疾病。

  (照片字幕 脑部肿瘤 溶骨性脑病 细菌性梅毒 转移癌)

  从若干的病例中,韩康信努力寻找着与古人头骨上相似的特征。在反复的对比后,韩康信的希望落空了。

  采访韩:“你说它病理也不象病理的样子,病理的穿孔各式各样的,梅毒,弥漫性的,转移癌,都是不规则的,但是它有病理的特征。所以象这样比较圆浑的洞穴,不是用病理能够解释的了的。”

  韩康信即将奔赴外地,在出发之前,他决定将头骨送到北京法医鉴定中心做一次鉴定。外伤,曾经是他首先排除的一种推测,如果头骨上的洞真的是在生前形成的,那么,他过去对外伤的判断显然非常草率。


法医鉴定不是外伤

  法医鉴定不是外伤

  任嘉诚,北京市公安局的一位资深法医,他曾经面对各类的尸体,有着一套丰富的现代侦破手段。然而,今天,他面对的却是一个4000年前的头骨,他有些兴奋,这个明显有着重大损伤的古老头骨,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采访18.10一开始看以为它是外伤性质的,就是被别人攻击,或者在意外事故中形成的颅骨损伤,仔细看过后认为不是这样的。

  短短两个小时,几位法医不再讨论头骨上的孔洞,那已经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他们最为关注的恰恰是洞的周边,以及头骨整体的迹象。

  采访:“外伤形成的这种骨折打击、撞击或者车祸、撞击、摔,它都有一个就是围绕骨折的中心或者缺损部位,它有放射性的骨折线,这上面没有,这三个头骨上都没有发现这种发射性的骨折线。”

  法医认为,人的头部如果受到外力撞击时,除了着力点受力以外,它周边的骨头也要分担一部分外力,这样会立刻在破损的部位形成放射性的骨折裂纹。而这个重要特征,3颗头骨上都不具备。因此,任嘉诚认为,古人头上的洞不可能是外伤造成的。

  头骨的研究再次停滞

  得知法医的鉴定结果后,韩康信的情绪十分低落。对青海头骨的各种推测,最终被一一地否定和排除了。到底在几千年前发生过什么?那些神秘的孔洞真的无法解释吗?韩康信完全没有了头绪。

  国外文献的启发

  对头骨的研究在随后的几年并没有任何进展,韩康信如往常一样,又沉静于他的古人类起源研究。时间的流逝似乎让他逐渐淡忘了那几颗头骨。

  这一天下午,韩康信无意中看到了这些的图片。这是南美洲出土的4000多年前古人的头骨,他们头上也有洞,虽然洞的形状显然比青海头骨的规则,但是洞口的边缘也有一圈圆润的骨质。

  韩康信有几分惊喜。法国的人类学家。。。对这些孔洞做了这样的推论,他认为,这是一种古老的开颅手术。

  采访:这才开始感觉到应该另外寻找一些合理的解释,从非病理的,也不是创伤的角度去考虑。

  山东之行

  在去山东的列车上,韩康信满脑子想的都是头骨的事情,曾经对头骨做出的各种推测从他的记忆深处一幕幕浮现出来。普若卡的推想的确给了他一种新的思路,但是,是不是就如普若卡推想的那样,在人类文明还未成熟的时候,人类就有了那样的惊人之举,韩康信从内心深处仍然非常疑惑。

  字幕 2001年的6月临淄 山东考古所临淄人骨工作站

  到了临淄,韩康信立刻开始工作,可是,脑海中对头骨的各种想象仍然在不断地出现。就在这时,助手递给了韩康信一颗头骨,刹那间,韩康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无法按奈心中的惊喜,立刻让大家停下手中的工作,清理所有出土的头骨。

  在中国的东部,在5200年前,也同样出现了这种头骨,

  韩推测是开颅手术的结果

  这个晚上,韩康信独自留在了工作室。

  这是400多个头骨中唯一一个有洞的,这是一位中年男子,他头上这个孔洞如鹅蛋大小,比青海头骨更加规则,甚至与普若卡发现的头骨几乎完全一样,头骨的洞口边缘也有一圈光滑圆润的骨头。

  韩康信反复感觉着这空洞的边缘,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结论。

  采访:当天晚上,我把骨头清理了以后,就写了几百个字的报道,我让他们带到济南去。

  韩康信非常慎重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他认为,这个5200年前的中年男子在生前曾经接受过开颅手术。

  结束语

  2001年的6月,古人类学家韩康信在长达28年的曲折求证后,最终提出了自己的推论,当那个大胆而近乎荒谬的假说公之于众时,引发了各界铺天盖地的质疑。

  五千两百年前人类是否具备如此惊人的能力?还是韩康信自己假想了一个天方夜谭?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