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功能、新界面、新体验,扫描即可下载生物谷APP!
首页 » 艾滋病 » 植物抗艾滋病药市场分析

植物抗艾滋病药市场分析

来源:华经纵横 2007-02-09 09:14


    当前,艾滋病正以强劲的蔓延之势,强行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而个中主要原因包括现有的抗艾滋病药物不足于与之对抗且价格奇高。鉴此,一些药学界有识之士提议:能否在亚洲、非洲或拉美国家常用草药中筛选出艾滋病的治疗新药——植物抗艾滋病药?在这一领域,我国理应有相当大的优势,但在起跑线上我们已经慢了。

    众所周知,艾滋病系由“人免疫缺损病毒”(HIV)感染所引起。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全世界已有上百万人感染此病。至21世纪初,据联合国卫生署官员统计,全球大约有3400万人感染HIV病毒,其中2600万名HIV感染者集中在非洲南部地区。在已发病的470万名艾滋病人中死亡率高达80%。因此,有一位著名的国际传染病专家称艾滋病为“世纪瘟疫”。

    300亿美元巨额市场

    迄今为止,艾滋病的治疗在临床医学界始终是一大技术难题。尽管市场上已有15~16种抗艾滋病药物,它们大体上可分为2大类,即核苷类药物如齐多夫定,拉米夫定等,以及2蛋白酶抑制类如福地那韦、印地那韦等,但实际上这些药物不仅价格昂贵(如美国一名艾滋病人年均治疗费用约为1.5万美元),而且基本上只能使艾滋病进程变缓而非治愈。

    毋容置疑,世界艾滋病药物市场是一大市场,估计2005年全球艾滋病药物市场总销售额已超过120亿美元。而且据联合国卫生署官员估计,在已发病的480万~650万名艾滋病人中仅有不到40%的人得到治疗,而绝大多数贫穷的非洲艾滋病人迄今仍未接受过任何有效的药物治疗,当地政府也无力提供免费的抗HIV药物。假如世界各地的艾滋病病人都得到药物治疗,有人估计全球抗艾滋病药物市场规模可达250亿~300亿美元。

    目前世界各国临床医学界面临的新问题是,艾滋病常伴随多种并发症,最常见的有卡波腹泻和肺结核等。而现有抗艾滋病药物不仅疗效差而且价格奇高,致使发展中国家的病人难以承受高额医疗费用。有鉴于此,一些药学界的有识之士提议:能否在亚洲、非洲或拉美国家常用草药中筛选出艾滋病的治疗新药,即植物抗艾滋病药。这一提议得到西方临床医学研究人员的赞同。

    我国穿心莲备受推崇

    综合国外消息来源,近几年来西方一些医学研究机构已试用了上百种传统植物药来治疗HIV感染者,有些方案已取得令人鼓舞的治疗结果。HIV感染者不仅生命质量得到改善,而且大大延长了存活期,更重要的是,植物药的治疗成本远比抗HIV药物要低廉得多,平均治疗费用只有化学合成抗HIV药物的1/15~1/20,甚至更低。

    如美国一医学研究机构先后试用了一些我国的传统药物(其中有穿心莲、柴胡、人参、丹皮、半夏、桂皮、生姜、黄芩、甘草、大枣、灵芝粉、香茹多糖、黄花、贯叶连翘、姜黄)以及美洲地产药用植物(接骨木果、美洲黄柏、血根草、猫爪草、松果菊、槲寄生、野茶油、美洲木蓝、芦荟、螺旋藻等),用于治疗HIV病人免疫力低下、易感染和反复腹泻等症,其效果远优于西药的拉米夫定或印地那韦。

    迄今为止,美国与加拿大医学研究人员已开发出多种东西方草药复方抗艾滋病制剂,其作用主要为阻止HIV病毒的体内复制和提高机体的自身免疫力。据了解,美国卫生主管部门均以“替代疗法药物”批准植物药在临床上用于治疗艾滋病。如美国研究人员研制的一种“抗HIV胶囊”,该药内含穿心莲、美洲黄柏、甘草和金丝松桃素。西方药物学界对我国产的穿心莲推崇备至,认为穿心莲提取物有很强的抑制HIV病毒复制作用,其效果甚至胜于近几年开发上市的一些“蛋白酶抑制剂”类抗艾滋病药物(有临床实验数据为证),且穿心莲的治疗成本仅为西药的1/10。近据国外报道,穿心莲提取物能大大提高艾滋病人体内CD4淋巴细胞(一种重要免疫细胞)的数量从而有增强抗病能力的作用。

    植物药初试频频告捷

    目前,国外开发的一种新型“强力抗艾滋植物药胶囊”,已向美国专利局提出专利申请。据发明人透露,该胶囊剂的主要成分为穿心莲(提取物)、高丽参、松果菊、luleurun、甘草、槲寄生、血根草和姜黄等。而一种已上市的简单配方新型软胶囊则内含大蒜油与野茶油,据说这种“全天然胶囊”能治愈令医生十分头痛的艾滋病人反复腹泻的症状。

    近悉美国医药研究人员又开发出一种强力抑制HIV病毒的植物药新制剂并正在向FDA申请新药临床许可证。据发明人透露,该制剂系由一些从植物中提取的“苯菲啶”类生物碱所组成的复方药,其中包括小檗碱、白屈莱碱、珊瑚莱碱、黄连碱和血根碱等。临床试验证实,该天然(植物)生物碱制剂对HIV动物模型有良好治疗效果。经用药以后HIV实验动物普遍大大延长了存活时间,且生命质量大为改善,副作用则比预想的要小得多。有专家预测,该植物提取物(生物碱)制剂一旦获准上市,将成为植物抗艾滋病药的新里程碑。

    我国应尽快奋起直追

    在我国,河南省一些民间医务人员用传统中药方剂治疗艾滋病已取得良好效果。这方面的报道也屡见报端。但在开发全新植物药(或提取物)复方制剂方面我国已落后于西方同行。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国内研究机构缺乏试验用巨额经费有关。我国有识人士担心,很有可能西方国家的植物药治疗艾滋病研究工作将会走在我国前面。这并非是杞人忧天,如银杏叶制剂抗心血管病作用的发现以及紫杉醇、喜株碱、长春花碱等系列植物抗癌药物,均为西方科学家所开发并被我国从西方“倒输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世界头号畅销降血脂药“乐伐他汀”,其主要成分为我国“红曲”米的提取物经半合成而成。我国科学家其实并不比西方同行笨,关键在于缺乏试验所需精密仪器和巨额研究经费。

    建议国内科技最高决策部门应将开发中药提取物抗HIV新制剂作为“十一五”规划的重点课题,以免今后西方科学家一旦开发成功穿心莲、黄芩提取物之类植物抗艾滋病新药并将其返销给我国,赚取高额利润。

    总而言之,植物抗HIV药物市场是一前景光明的大市场,一旦打开了就将很快形成数1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我国企业应尽快制订开发中药抗艾滋病药新制剂的计划。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相关标签

最新会议 培训班 期刊库